傲宇阁 > 历史军事 > 大良医 > 第二十四章:便宜师侄
    刘仁礼腾一下站起身,看向周恒。

    “竟然真的有命案,周公子先随本官去看看。”

    周恒起身,朝着刘小姐抱拳施礼,得到刘小姐的认可,是最重要的,毕竟有可能她是短期内的金主啊。

    “今日暂且告辞,刘小姐的病症,周某心里已经记下,先处理完之前的患者,会尽早设计所需的手术室,并且去打造相应的器具,之后回来跟刘小姐设计手术方案,诊治病症不是大夫一人的事儿,你对周某的信任至关重要。”

    刘小姐微微欠身,低沉的嗓音再度响起。

    “一切仰仗周公子,我信你!”

    短短几个字,让周恒愣住了,瞬间周恒严肃了几分,没多说其他,只是用力点点头,这信任太可贵了,患者信任医者治疗效果事半功倍。

    周恒没敢耽搁,赶紧快步下楼,跟着刘仁礼朝前院走去,一进前院正厅,就看到何捕头焦急地来回踱步。

    见刘仁礼出来,何捕头躬身施礼。

    “县尊大人,那酒肆中确实死了人。”

    “快,详细说说。”

    何捕头起身,说道:“属下到了那酒肆见门上带锁,找了一个锁匠,将锁打开。拆下门栓和门板后,成群的苍蝇飞出,此时发现店铺内有六个大缸,浓烈的酒味中混杂的尸臭味道更甚。”

    “尸臭混杂酒味儿?”

    “是,属下觉得怪异,命人将所有大缸的盖子掀掉,在靠着西侧门口的那个酒缸中发现了一具尸体,此人脚朝下被丢弃在酒缸中,一只手臂裸露在酒缸外,已经腐败被蚊蝇啃食成白骨状,不过此人其余的部分浸泡在酒缸中得以完整保存。”

    周恒眯起眼睛,一只手臂被苍蝇啃食干净,死者的死亡时间不短,这个天气至少在七至十五天才能白骨化,铁匠所说的半月左右没开门,看来酒肆关门的时候此人就被害了。

    刘仁礼起身,瞪圆了眼睛追问道:“此人既然尸体保存下来,那是否让人辨认了?”

    何捕头点点头,“此人就是酒肆的东家——陶泽琨。”

    刘仁礼没了最初的慌张,稍微沉吟片刻。

    “可曾带着仵作去看过现场?”

    “仵作周易安已去现场记录过,人此刻就在厅外等候。”

    刘仁礼一挥袖,“那就传进来,说一下他的判断。”

    周恒抬头看了一眼二人,似乎这个时候说走不合适,不过他真的不想被卷进这个案子里面,遇到尸臭和他们说了,只是不想之后惹麻烦。

    何捕头抬头看看刘仁礼,又瞄了一眼周恒。

    “大人,那酒缸和现场的物证属下都已经运回衙门,只是刚刚周易安有个不情之请,他听闻周公子在,说是想让周公子帮着过去看看,您看这......”

    周恒脸颊一抖,未等刘仁礼吩咐,赶紧施礼。

    “大人,断案的事儿,我参与不合适,今日先告辞了,回去我还要设计手术所需器械,还要找工匠打造。”

    刘仁礼一看就知道周恒要跑,一把抓住周恒的手臂。

    “别急,帮着去看看耽搁不了多长时间。”

    周恒一脸的苦瓜相,“可是,该给梅园的贵人换药了,我已出来得太久......”

    刘仁礼朝何捕头一扬手,“让师爷亲自走一趟,和梅园的管事说一下,周公子需要帮着衙门查看一下,让他们稍后。”

    何捕头抱拳称是,快步出去了。

    周恒张张嘴,瞬间蔫儿了,没人权啊,这就被扣到这里了,早知道今天打死也不说那尸臭的事儿。

    刘仁礼瞥了一眼周恒,笑了起来。

    “走吧,跟本官去看一下,那个周易安对你的尸检判断极为推崇,说是很多理论虽然在典籍上没有,可这番判断更为准确。”

    周恒敷衍地笑笑,心道这些知识当然准确,古今中外结合几千年的经验,不准确才出鬼了。

    二人出了厅堂,就看到门口跪着的周易安,周恒知道仵作在古代是极为低下的工作,不过如此长跪有些让人摸不到头脑。

    刘仁礼看了一眼,地上的周易安。

    “周仵作这是何意,头前带路去看看尸身吧!”

    周易安赶紧伏在地上,说道:“大人,小的实在是佩服周公子,想要拜入周公子门下,多日找寻无路,没想到周公子今日来衙门,小的斗胆想要拜师。”

    周恒此时已经不是脸颊抖了,瞬间感到脸上有些抽筋儿,这特么都什么事儿,报个案被卷进来,当一个无偿劳力,这会儿有冒出来一个想要拜师的。

    如若不是想着刘小姐医治的大笔诊金,周恒真的想拂袖而去,不过别说他还真不敢,周恒扶起地上的周易安。

    “你叫周易安是吧?”

    “正是,求周公子收了我这个徒弟。”

    “不要说拜师收徒,如若你们衙门有事儿,或者你有什么不明白的,我们之间可以讨教,无需如此正是,古人有云三人行必有我师,何必拘泥于形式?”

    周易安摇摇头,“不行,传教授业这就是恩师所为,怎能忘本?”

    周恒一时间真的不知道说什么,毕竟想掐死这货的心都有,这是耽误自己赚钱,再者但凡扯上仵作验尸,在古代有啥好的,身份瞬间被拉低啊。

    见周恒如此犹豫,刘仁礼忍不住说道:“周易安你容周公子想一想,这样苦苦相逼也求不来结果。”

    周易安一听赶紧爬起来,朝着周恒再度施礼。

    “易安真心拜师,虽然易安身份低微,可对仵作一行是真心的喜欢,能遇到周公子这般如此技艺高超的人少之又少,所以今日有些忘形了。请周公子见谅,若扰了周公子的清净,易安万死。”

    说到最后,周易安有些哽咽,周恒紧蹙眉头,这个心性确实不错,稍微顿了顿,俯身将周易安扶起来。

    “我是医者,只是对尸检有些自己的看法,这不足以为师,不过祖父曾经写了一些关于尸检方面的书籍,可惜月前一场大火将所有吞噬。”

    周易安和刘仁礼一脸希翼地看向周恒,听到大火吞噬,差点儿眼珠子瞪下来,这就没了?

    瞬间周易安手脚冰凉,这真的是大悲大喜啊,刚刚知晓有传世之作,奈何已经付之一炬。

    周恒接着说道:“我忙过这段时间,按照记忆誊写一下,如若你喜欢我就代替祖父收你为徒。”

    周易安长大了嘴巴看向周恒,刘仁礼抬脚踢了一下周易安。

    “还愣着干嘛,见礼啊。”

    周易安扑通一下跪在地上,浑身战栗泪眼婆娑,砰砰砰磕了三个头。

    哽咽地说道:“是是是,易安拜见,拜见......”

    突然周易安卡壳了,一脸疑惑地看向刘仁礼,问道:

    “大人,这要如何称呼周公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