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我有一个狐妖女友 > 第五百七十五章
    两人话语之间,叶小孤其实一直都暗自拿着月泉金轮比划着希望能够搞懂这东西的玄机。

    只不过这东西到底不是什么玩具合页一类的物件,而是神乎其神的传承法宝。

    月姬话语之间虽是多有隐瞒,但是关于月泉金轮的事倒也没有说谎。

    正如五行灵根各自应着五行灵气所属一样,不同的灵气施展出的道法不同,自然也多有神秘。

    月泉金轮看似不开刃口,没有什么攻击力,实际上却也是一件难得的攻守法宝,拥有破法之功。

    毫不客气的说,如果那姑娘拥有和他一样的修为,说不定一抡起这月泉金轮任由他如何防备都得被一下抡死。

    破尽万法,当真不是说说而已的。

    只不过这东西对于气劲引动要求特殊,必须要满月之时吸收皓月之精,而且不得修炼其他功法,无形之中就将这门槛提升了一大截。

    一般人即便是知道这功法也未必愿意花费这么长的时间,专门侍奉一件法宝。

    叶小孤对于这东西颇为好奇,另外一边,月姬似乎对于潇,湘书院和楚清秋一直颇为在意,拐弯抹角的问了好多关于她的事。

    他其实对那个便宜老婆也是一知半解,毕竟那姑娘也是一个满嘴跑火车的人,说话也是真真假假让人听不得。

    她时而说自己是楚家的养女,时而又哭哭戚戚的说是要为楚家的人报仇,一会儿又要为潇,湘书院的事报仇。

    总之就是在杀他与不杀之间徘徊个不停。

    叶小孤当初和她好也是因为她闹得太起劲儿,他以为是自己和沈文灵走得太近,这姑娘心里憋屈。

    没想到最后真的动了手,得了那好,楚清秋反倒是闹腾得更凶了。

    甚至于时至今日,他都没有太明白她到底是个什么心思。

    “潇,湘书院具体是在什么地方?”

    “你往西边走,见着临江城,然后沿着河一直向前,再顺着山壁一直走到群山深处最高的那一座山峰,见着一个云雾遮掩的山脊那便是凌云渡……”

    话语之间,他对于这些事也没有隐瞒的意思,毕竟都是些人尽皆知的地方。

    月姬听得仔细,那张清丽的面庞略微还带着几分思索的样子。

    他说到了最后,目光落在她的脸上,一时忍不住玩笑着凑过去亲了一下,惹得这姑娘柳眉一皱,径直瞪了他一眼。

    “你真名叫什么?月姬既是名号,你也该有个真名才对。”

    “那你的真名又叫什么?我从来没见过有人叫小孤的。”

    “这名字一听就知道是假的,我小时候无父无母,最后自己给自己取了这么个名字。”

    “你无父无母真名知道自己姓叶的?”

    “这也是我编的,当时脑子里突然想起来这么个姓氏,算是缘分吧。”

    “哼~”

    那姑娘还只当做他是在是消遣自己,这会儿轻哼一声也没继续往下说。

    叶小孤虽然很想和她套套近乎,早点儿让她施展月泉金轮,可是这话也不能说得太明白。

    否则一旦是显了这弱点,只怕这姑娘还得偷偷摸摸的砸他脑袋。

    “这月泉金轮辅助功法是什么?”

    “什么辅助功法?”

    “就是你说那必须初一十五练的那个。”

    “月泉功。”

    “你不是说你不是月泉宗的人吗?怎么还会练习月泉宗的功法?”

    “你管我为什么来这月泉宗练习他们的功法,你这人非但是恶心,一天到晚的事儿还不少。”

    “为夫只是顺口问一句,夫人不要这么见外嘛。”

    “谁是你夫人?!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儿!”

    “你不是我夫人?”

    这姑娘话说得顺嘴了,径直就骂了他一句,叶小孤这时也一改先前的随和,咧嘴一笑之间眼底的冷色却丝毫不加掩饰。

    月姬明明受了委屈,这会儿也不敢吱声,只能低着头不做言语。

    偏偏他还颇为嘚瑟的揉了揉她的肩膀,轻笑着玩笑道。

    “先前听你叫过爸爸,这会儿想听你叫声夫君。”

    “……你是不是要逼我自绝于此?”

    “那我肯定是舍不得的。”

    他脸上的笑意未尽,说起话来好像是嬉皮笑脸的那一双眸子却看得她心里直寒。

    叶小孤也知道她的心思,看了看这千工榻,随口说道。

    “我知道你心里委屈,不过你起了杀心想要动手的时候应该就想过后果了。”

    “我想过后果?当初即便是我不杀你,你姓叶的又怎会放过我?”

    “就是不放过你,就是要你做我老婆,你又能如何?”

    “呸!恶心人!”

    “我就是恶心你,你打我啊。”

    明明他想要安慰这姑娘两句,不知怎么的说着说着好像就停不下嘴似的,顺带着就讥讽了她几句。

    月姬一时也是气急,不管不顾的反手就是一巴掌!

    只不过这一巴掌还没有落实,就被他顺手接住,随手就往自己身上按了按。

    “摸摸,是不是感觉很有劲儿。”

    “……”

    这姑娘本来还以为他会怎么收拾自己,没想到这会儿他还闹这么一出,一时也免不了满是鄙夷的白了他一眼。

    她的手被牵到他腰上,自然也顺手摸了两下他的腹肌。

    叶小孤似乎是颇为得意,咧嘴笑着还拽着她的手顺着又摸了一圈儿,随口说道。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挺结实的?”

    “有病~”

    月姬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本来想抽出手离开,但是手刚一摸到他的腰腹丹田所在,立刻又感觉到了那种气劲翻腾不休的感觉。

    “你这是?”

    “怎么了?是不是特别的结实有力。”

    “你这丹田气海之中的气劲都闹成这样了,你就感觉不到?”

    “气劲?”

    叶小孤故作诧异的摸了摸自己的腰腹,本就是自己设下的局,此刻脸上自然是满不在乎的样子。

    “区区小事而已,我修行的功法特殊,这动静还算是小的,要是以前说不定现在这气劲都已经冲出来了。”

    “哼~你觉得我会不会信你?这气劲若是冲出来,只怕非得让你肠穿肚烂不可。”

    “这你都知道?那你帮不帮我?”

    “帮你?好啊!原来你一直想要我用月泉金轮帮你疗伤!”

    月姬也不是蠢笨的人,这会儿听着他这么说,自然也知道他的心思。

    或许是因为话都说明白了,叶小孤也没有多隐瞒些什么,大大咧咧的就躺在了榻上,说道。

    “用月泉金轮化去我腰腹之中的气劲,当初我元体经脉尽断,丹田气海被毁,如今这气劲蓄积其中对我也不是好事。”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帮你?”

    “你凭什么不帮我?”

    他轻笑着反问一句,随意的招了招手,气劲引动之间,月姬应势就摔进了他的怀里。

    本来还闹闹嚷嚷的两人,这会儿一时还沉默了一下。

    那姑娘默然无语,叶小孤倒也没闲着,仍旧是继续他的攻心之策。

    “好事都已经成了,你说说你以后是不是得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

    “我随着谁也不会跟你这个畜生在一起!”

    “那还感情好,省得以后还得摆双筷子,以后你若是结婚了,我去你夫家吃饭也给他宣传一下你喜欢什么样的姿,势。”

    “……姓叶的,你以后这样就能威胁到我,逼着我帮你炼化气劲?”

    “为什么威胁不到?但凡你有个挚友亲朋的,我都带着你去说两句,我看你还熬不熬得住。”

    “畜生!”

    他是实在没招,毕竟两人认识也多久,偏偏这体内的气劲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汹涌暴起。

    如果是寻常,或许不必说这些惹人厌的言语,只不过如今,他还真是顾不上这么多了。

    腰腹之中的气劲不断的循环往复似乎本能就聚集在此,只是可惜丹田气海尽毁,已经没地方容纳这灵气了。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s://m..com

    其实如果他能够炼化灵脉灵气,加以强化自身,说不定身体强度够了之后也可以容纳这些灵气。

    只不过暂时他还没达到那个境界。

    怀中的月姬一直冷着脸不做声,叶小孤也实在是熬不住,顺手就捏了捏她,玩笑道。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com/

    “你真要害死我?谋杀亲夫?”

    “姓叶的,你再捏一下,我便是咬舌自尽都不会帮你!”

    “是吗?这么刚烈?”

    玩笑之间,他还真就是又捏了一下,惹得那姑娘柳眉一皱回头瞪了他一眼,偏偏他还嬉皮笑脸的亲了她一下。

    “不开玩笑了,你摸一下,真的很疼。”

    眼看着那姑娘面色渐沉,他也不敢继续开玩笑,毕竟两人也不太熟,要是真的咬舌自尽了,事儿可就大了。

    他伸手拽着月姬的手,摸了摸自己的丹田所在,那姑娘自然是不愿意,一直往旁边缩,奈何他非得拽着她,一时倒也没逃掉。

    修行了寒川劲,在北域之时他身上的气劲就已经和肉身炼化为一,所以现在肉身的力量已经算是无比。

    月姬一脸嫌弃的摸了两下,眼底却也难免闪过几分惊讶。

    毕竟叶小孤此刻这腰腹之间的肌肉线条实在是太过明显,那肌肉的质感和其中隐隐的爆发力就像是一个小火炉让她实在是感觉有些诧异。

    积蓄其中的力量,竟然只凭着一只手摸一下就能感觉到!

    这会是何等的力量?

    修行之人打坐运气,但是灵气引动其实颇为讲究机缘和悟性,也就说寻常凡俗之人是感受不到灵气的。

    但是此刻,她却分明的感觉到了叶小孤丹田气海之中汹涌的气劲,好似万川归于海一般,磅礴无尽让人心生震撼。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特有劲儿,一会儿我伺候伺候你?”

    “……你体内的灵气怎会如此浩瀚,近乎显于外相?”

    月姬白了他一眼也没有和他开什么玩笑,柳眉一皱,目光也落在了他的丹田气海所在。

    毫不客气的说,现在如果有个修行入门的弟子,他只要坐在叶小孤身边就跟待在灵脉旁边的效果相差无多。

    这样强悍的灵气外溢,隐约可以想见叶小孤的修为强悍,更多的却是一种不安。

    修行之人气体相生相伴,如今他的身体锁不住气机,已经算是大疾!

    “有什么法子吗?我打算你先给我消除一点儿气劲,让我有个缓和的空间可以炼化气劲。”

    “你想我死不成?我如今不过结丹境的修为,你要我施引月泉金轮为你消磨灵气?那灵气反噬直接就能让我死!”

    “那还有什么法子吗?”

    “没有,你直接去死吧。”

    “夫人真是这么狠心?”

    “哼~”

    话语之间,月姬还是不改口,这不屑的轻哼一起,反倒是让叶小孤脸上笑意微微一滞,眼底闪过一丝冷色。

    “夫人真要看着叶某去死?”

    “要死早点儿死,别在面前碍眼。”

    “那这可是你逼我的,我有一门功法算是昔日炼化气劲所用,一直没想和夫人练练。如今迫不得已,别怪我。”

    “你什么意思?别动手!我救你还不行吗?”

    “晚了。”

    这话语之间,她本来还想求饶一句,不过叶小孤随手一挥,纱帘径直一掩倒也没等她喊叫两句。

    小楼外的无声虽是没有听见什么动静,不过这回儿也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门窗紧闭的小楼,目光之中倒也看不出什么情绪。

    当初和楚清秋修炼盘龙御凤诀的事发后,其实对于叶小孤而言算是一笔意外之喜。

    原本需要花费数百年时间才能炼化的灵脉,在修炼盘龙御凤诀的时候竟然快了百倍不止!

    只不过当初修炼的时候也算是凑巧,所以只在幻月引之中修炼了二十来年,刚好炼化了大半的灵脉,剩下的就没有继续炼化。

    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余下的小部分灵脉就跟着开了瓶盖的酒一样,即便是他没有刻意引动,酒香还是自己跑了出来。

    甚至于没有三五天就已经逼得叶小孤险些爆体而亡!

    腰腹暴走的气劲如此强悍,以至于他三番四次的借故离开,以至于现在连无声都晾在了一边儿。

    转眼日落西沉,天际晚霞似火,略带着几许暖意洋洋。

    无声抬起头看了好些天的天空,这会儿见着远处的晚霞反倒是随手将手中的黑伞撑开。

    这黑伞刚一打开,整个空间突然莫名一颤!

    远处的小楼檐角之上的揽风铃一下子就停滞半空,而在小楼之中叶小孤正好也施展了一次幻月引。

    两相叠加,这一次凝滞的时间自然是更加漫长几分。

    只不过这会儿他也没有察觉,自顾自的搂着月姬,不舍得又亲了两下,轻声道。

    “见着你这可人儿实在心喜,为夫布置下幻月引,让我们一起逍遥逍遥。”

    “……”

    那姑娘迷迷糊糊的眯着眼睛,这会儿还是忍不住有气无力的推攘了他一下,眼角眉梢还残留着几分不满和余怨。

    叶小孤嬉皮笑脸的抱着她又腻味了一会儿,引着她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腰腹丹田所在,玩笑道。

    “夫人不是想叶某死吗?如今再看看我这气劲是不是消散了不少?”

    “……”

    “早就你帮我,你非是不愿。如今正好让你接了清秋的差事,让我将剩下的这些灵气全都炼化干净。”

    “姓叶的,你少得意。”

    “我得意了吗?你看你这迷糊的样子真是讨喜得很。”

    说话间,叶小孤咧嘴一笑,说是不得意,那双眸子里却少不了嘚瑟几分。

    月姬本来和他也没认识多久,如今被他收拾得这么惨,心中免不了泛起恨意绵绵。

    偏偏这绵绵的恨意还没化作什么举措就被那山呼海啸似的动静给震碎一团。

    他本就是个中老手,收拾一个没见过世面的雏儿到底还是手到擒来。

    而在这热闹的小楼之外,无声随手将黑伞收起来,眼前不知何时突然出现了一个穿着黑灰道袍的壮硕汉子。

    见着方清城,无声似乎并不奇怪,自顾自的还抖了抖黑伞,惹得那黑伞之中的精怪不耐烦的伸出爪子摆了摆手。

    “成了?”

    “还没有,进度比想象之中要慢上不少。毕竟人心不定,到底不似一颗颗黑白分明的棋子那般规矩。”

    “呦呵~还挺享受的?”

    方清城自顾自的抬起头看了一眼那已经凝滞的小楼,虽是门窗紧闭,他似乎轻易看穿了里面的动静。

    那目光穿过了门窗不算,甚至清楚的捕捉到了幻月引之中的那毫秒凝滞之中的空间,其实力可见一斑!

    无声似乎并不在意方清城的言行,自顾自的收起雨伞就要离开。

    一时反倒是让方清城皱眉道。

    “人还没带到,你就要走?”

    “不要带了,他出来的时候自然会去找木应雄,我对这些毫无艺术感的事,实在是厌烦了。”

    方清城闻言咧嘴一笑,回头又看看远处的小楼,玩笑道。

    “这不是挺艺术的吗?瞧瞧这掰扯的,咋能这么韧性?”

    “……听说你和关山河闹翻了?”

    “哼!他那种死不悔改的老骨头,死后也不得轮回!”

    无声挑了挑眉头,这会儿倒也没有多说什么,自顾自的杵着黑伞,信步朝着远处的走去。

    他一离开凝滞的空间,周遭的虫鸣鸟叫再次响起,他的脸色似乎也缓和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