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我有一个狐妖女友 > 第四百一十章 启程 9
    黑暗之中寂静无声。隐约之间似乎又传来微弱的脚步声。伴随着这脚步声,周遭的声响逐渐响起,眼前也逐渐恢复了光亮。微风伴随着清新的青草香气,再次触及鼻息之间。突然失去了感知,转瞬之间又充斥在脑海之中形形*的一切,一时之间难免让叶小孤有些愣神。“狗东西~?”耳边传来了陈瑶关切的话语,叶小孤迷糊着眼睛看了看眼前的陈瑶和柳生烟,随口应道。“没什么,就是有点儿打瞌睡。”这话一出口,陈瑶扬起手照着叶小孤的脸上就轻轻的扇了一下,轻斥道。“啪~.............”“还打瞌睡吗?”叶小孤多少也算是缓过神来,嘴角微微一扬,看了看四周,随口应道。“你们洗好了吗?”“什么洗好了?”陈瑶皱着眉头,看着叶小孤一脸疑惑的问了一句。叶小孤闻言,下意识的伸手想要指着一旁的小河,说一句。但是一转过头,那条不算是多宽敞的小河竟然一转眼就消失不见了。而叶小孤所在的地方也并不是郁郁葱葱的草原,而是早已离开的那小院之中的厢房。眼前这锦被尤且带着些许体温,叶小孤一脸错愕的看了看床边的陈瑶和柳生烟。却发现两女都守在床边,脸上难掩关切之色。一时之间,反倒是让叶小孤有些摸不着头脑,含糊的问道。“这里是哪儿?”“康伯约的院子啊,还能是哪儿?你别装糊涂了,赶快起来想办法啊。”陈瑶皱着眉头,推攘了叶小孤一下,虽然话语之间满是催促,但是眼里却也难掩不安和关切。叶小孤见着两女目光之中的不安,当下也不好显露太多,脸上挤出一丝笑意,伸手就将陈瑶抱进了怀里,随口说道。“我这真是有点儿糊涂了,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都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叶小孤虽然脸上带笑,但是这话说起来却也让陈瑶和柳生烟揪心不已。陈瑶皱着眉头不说话,反倒是柳生烟轻声说道。“你先前站在院子里就晕倒了,把我们都吓了一跳。”叶小孤闻言,暗自皱了皱眉头,只不过脸上也不显分毫,看着柳生烟笑了笑,随口说道。“多久的事?”“这有什么多久的,那康伯约刚走,你追出去就晕倒了。”柳生烟看着叶小孤,开口应了一句。叶小孤闻言,脸上虽然平淡无波,但是心里却是早已泛起了惊涛骇浪。明明已经经过了三天,康伯约这院子之中的阵法已经早就破开,自己已经翻过了小山,到了那一片草原。为什么现在柳生烟却说康伯约刚离开?心中惊骇难言,叶小孤脸上却是分毫不显,自顾自的抱着陈瑶亲昵了一会儿,才缓步走出了房间。言谈之间,叶小孤掩饰得十分细致,陈瑶和柳生烟的脸色也平复了许多。而就在叶小孤缓步走出房间,看着院子里的金丝竹的时候,心中再次微微一跳。原本十分繁茂的金丝竹,此刻竟然树叶枯黄,似乎隐隐已经有了些换季之相。一时之间,叶小孤也顾不得安慰陈瑶和柳生烟,直接快步冲到了前院。果然.........................前院的橘子树上硕果累累,各显金黄,而那原本盛开的海棠却是早已衰败,只剩下枯枝残存。就在叶小孤难掩惊骇之时,院前的照壁之后,康伯约缓步走来。依旧是灰布长衫,只不过没有了那乱糟糟的花白胡须,看起来年轻许多,也帅气了不少。见着叶小孤脸上惊骇难言,康伯约嘴角微微一扬,轻笑着说道。“年有四季,月有盈缺,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研究魂魄吗?”叶小孤微微皱了皱眉头,暗自在手中蓄积雷光,目光之中的杀意却也丝毫不曾掩饰分毫。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叶小孤也知道是康伯约动的手脚。“第三千七百二十三个轮回,你也这样动手了。看起来已经快到本心所在了。”叶小孤手中雷光乍现,康伯约却是不紧不慢的走向叶小孤,随口说着一句。手中雷光虽显,但是相较于杀了康伯约,叶小孤更想知道眼前是什么情况,更想知道在草原小河之中的陈瑶和柳生烟去哪儿了。虽然这种感觉很模糊,但是叶小孤隐约之间,就是感觉这里很虚假。或许是因为叶小孤已经离开过一次,或许是醒来之前的青草香气太过清晰。总是叶小孤就是认为这里有问题。康伯约面色平淡的走向了叶小孤,也没有在意叶小孤手中的雷光,随口说道。“大道至高,分化万千。我却只能困守于此,不过与这些魂魄为伍,我亦欣喜若狂。”“所谓御魂之法,第一是显魂。魂魄有三魂七魄,也有七情六欲,但是最终会有一个本心之念。”“人之初,本心显。这本心不受后天的教育,家境,各种机遇变化而变化,是进入轮回的本真。”叶小孤微微皱了皱眉头,看着康伯约信步走了过来,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康伯约似乎并不意外叶小孤的表现,自顾自的接着说道。“为了找到本心,我将你们三人的魂魄放入了醒世瓶之中。在这个青瓦白墙的小院里,你们会有不同选择和表现。”“或是最简单的失控成狂,杀伐异己。”“或是心念执着,相守终老。”“亦或是灵机一显,从五行八卦,周天变化之中找到出去的方法。但是无论是如何找寻,破阵的异象也好,出去见到的场景也罢,都是你们想象而成。”康伯约说到这儿,抬起头看着叶小孤笑了笑,随口说道。“我一直在看着你做出的每一个选择,每一个喜怒哀乐,每一个心理变化。你的魂魄被我一点点拆解至今,经历了无数的选择亦或说是轮回。”“但是我一直很疑惑,也很困扰.....................你的本心是什么?”话语落罢,康伯约脸上的笑意骤然阴冷了几分。叶小孤微微皱了皱眉头,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淡淡的说道。“陈瑶和柳生烟在哪儿?”康伯约闻言,脸上的笑意更显,随口说道。“第一千八百六十四次,看来你对于自己的东西的确十分关心。你每次回到这个起点大部分都会问我这样一句。”“她们的魂魄已经洗出来了,非常的漂亮,远比我想象之中的漂亮。”康伯约简单一句说完,自顾自的走到一旁的橘子树前伸手摘了个桔子,自顾自的剥了一个,随口说道。“御兽和御魂都差不多一个路子,找到灵魂深处的恐惧和渴望。”“对于妖兽,我们可以鞭打它,训斥它,给予它血肉,给予它天地灵宝,加以驯化。”“魂魄也是如此,我需要找到你的本心,知道你的恐惧和渴望,才能真正驾驭你的灵魂。”这番话,康伯约说得万分自然,但是在叶小孤而言却根本没有什么心思去细细听着康伯约啰嗦。叶小孤心里只是有些担心陈瑶和柳生烟,顺带着还有些难以言喻的烦躁不安。康伯约自顾自的吃了一瓣桔子,似乎味道不错的似的还点了点头,随口说道。“你现在心里一定有些不安,有些烦躁。”“醒世瓶之中的净水,来自于净水禅院。当初万道盟成立,我门中十万门徒全数被不净斩杀殆尽。后来为表歉意,他给了我这净水。”“净水涤魂,加上我的御魂天演术,可以显出人之本心。”叶小孤微微皱了皱眉头,到底还是忍不住袖中的唐刀一激,随手一扬,指着康伯约说道。“你.........................”“嘭~...........”一语未尽,叶小孤胸口如遭重击,直接倒飞出去,一下子摔在了地上。康伯约自顾自的又吃了一瓣桔子,也没有看叶小孤一眼,淡淡的说道。“你不耐烦,我观你轮回万余次更加不耐烦。”“你也别想着动手了,这里是我醒世瓶。不说你现在只是魂魄,就凭你那点儿修为,在面前连让我正眼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你就别白费力气了。”“不过既然你在轮回之中提前苏醒过来,想必你的本心已经逐渐苏醒,感觉到周遭的变化。”“所以说魂魄才是这世间最为玄妙的东西,不是吗?”话语之间,康伯约随手将手里的桔子皮扔到了叶小孤身上,尤且将籽吐到了叶小孤脸上,随口说道。“别挣扎了,显出来。既然进入了我的醒世瓶,你就别想着能够出去。乖乖的成为我的奴隶吧。”叶小孤微微皱了皱眉头,隐约只感觉心里越发的烦躁不安,甚至连眼前的康伯约似乎都变得十分的模糊。康伯约依旧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但是在叶小孤的眼中康伯约就像是坏掉的电视机里的画面一样,不断的出现重影。康伯约身上的衣袍不断的变化,他的模样也不断的变化。花白的胡须时有时无,时而是八字胡,时而又是络腮胡。这变化之外,院子里似乎也不时有人来来去去。刚开始还是陈瑶,柳生烟和叶小孤三人,过了一会儿却又开始不断的有其他人的身影。男女老少,妖魔鬼怪,他们的身影飞快的在院子之中闪过,一时之间让叶小孤感觉头昏脑涨,分外的头疼。就在叶小孤有些受不了想要闭上双眼的时候,脸上突然被人猛踩了一脚。“滚出来!!!”诚如康伯约所说,这上万次的轮回,康伯约修行御魂之法以来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次的轮回。叶小孤就好像是一个从悠悠岁月之中一直不断轮回至今的绝强命魂一般,他身上有太多的后天情绪和后天的经历。饶是康伯约用了御魂天演术和加了净水的醒世瓶,都难以轻易找到叶小孤的本心。这个过程不说叶小孤,就是康伯约自己都十分煎熬。偏偏御魂天演术施展之时,魂魄相连,康伯约必须一直看着叶小孤不断的轮回,一直到最后的本心现身。上万次轮回,不断的延绵发展,虽然只是魂魄之中的假想,却也经历了千百年之久。这千百年,康伯约只能看着叶小孤不断的做出选择,不断的逃离这青瓦白墙的小院。其中的烦躁不安,饶是以之为业的康伯约都难掩烦躁。心中难掩的烦躁到了最后,康伯约甚至不顾忌讳,直接狂踩了叶小孤几脚。真正的本心一般都需要经过御魂天演术不断的制造轮回来选出本心,如果轻易打扰,其实反倒是可能让情绪干扰本心的演化。只不过康伯约也实在忍不住心中的情绪,狂踩了十来脚,把叶小孤都踩得满脸是血,奄奄一息之后。康伯约才活动了一下脚踝,朝着叶小孤吐了一口口水。“呸~”青石地砖上血色斑驳的叶小孤,依稀见着康伯约厌恶的表情,心中无悲无喜,甚至毫无感觉。康伯约发泄了一番,随手理了理袖口,自顾自的转身打算继续施展御魂天演术。“..............................这是?”只不过就在康伯约转身之时,突然却发现整个院子里竟然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鬼妖魔!就在康伯约错愕之时,身后一阵浅薄的黑气缓缓蔓延而起,那透骨的寒意袭来,康伯约只来得及惊慌的惊叫一声。“啊!!!”.....................................................................................................................................................................................................龙门集市之中,依旧是人来人往,多见灵光异宝,看起来分外热闹。天色向晚,龙门集市之中的人流也不见少多少。而在这人流之中,一个不算大的小摊子前,一个简陋的小木盒划分了几十个小格子,装着几十支不同样式的头钗。店家一袭灰布长衫,花白的胡须看起来有些邋遢,眉目之间隐约还算帅气。而小摊前,一个高高瘦瘦的光头男子,模样还算是俊逸,怀抱着一个模样可人,身形娇小的女子。身旁尤且还有一个身形高挑,多见有致的俏美女子。这人流之中,这四人就这么站着也不见言语,也不知道过了三分钟还是五分钟,似乎一直都不见动弹。龙门集市之中,人来人往十分繁忙,也没有人会留心这样看似寻常的四人。只不过很快这里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哗啦~................”小摊子上的木盒直接掉在了地上,满地的首饰发出几声脆响。那个原本还面色如常的店家,突然身上裂开了一道道裂痕,裂痕之中不辨颜色,单单只是漆黑如墨。裂痕一起,不过转眼之间,这好好的一个大活人,转眼就像是花瓶一样碎裂成块,摔在地上也不见血色,直接化作了飞灰转眼散去。众人见着这异象,正好奇的拥上来看热闹的时候。那小摊前的三人之中,那穿着红艳锦衣,身形娇小的女子一下子从男子怀里跳了出来,拉着身旁的两人就往外跑,转眼就消失在人群之中。徒留下满地的首饰,闪动着点点光华。...............................................金凤头钗在昏黄的床头灯下显得不算是特别亮眼,但是上面细致的纹理和流畅的线条,也算是彰显了这头钗的不凡。“别看了,快给我戴上。”柳生烟从洗手间里走出来,一边用毛巾擦了擦头发,一边看着叶小孤说道。叶小孤随手将金凤头钗放在了床头柜上,嘴角微微一扬,轻笑着说道。“大晚上的还打扮什么,一会儿不是耽误正事吗?”“呸~”柳生烟见着叶小孤脸上的笑意,就知道他没想好事。这金凤头钗也的确很讨柳生烟喜欢,当下柳生烟也拿着这金凤头钗细细的看了看。叶小孤也没有和柳生烟闹些什么,转过身看了看正在打呵欠的陈瑶,随口问道。“这么说是瑶儿救了我们?”陈瑶白了叶小孤一眼,说道。“是我救了你,你这狗东西又能怎么样?我叫你今晚把你的大小姐赶出去,你愿意吗?”叶小孤听到这话,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一时也不好应声。反倒是柳生烟皱着眉头,看了看陈瑶一眼,暗自掐了掐叶小孤的腰。眼见着柳生烟生气,叶小孤也只好转过话题,说道。“不开玩笑了,说起来这康伯约为什么会死了?按理来说这人应该比乾元白更厉害吧,几乎可以说俗世之中无人能敌才对。”“我怎么知道,我一睁开眼就拉着你们跑出来了。”陈瑶又是懒懒散散的打了个呵欠,随口应了一句。柳生烟看了看金凤头钗,皱了皱眉头说道。“我倒是没有什么奇怪的感觉,我就一直梦见自己在水里游泳。”“游泳?!那不是都给康伯约看完了?”叶小孤闻言,这个时候倒是分外的紧张的说道。陈瑶一听这话,起身反手拿着背后的枕头照着叶小孤就是一通砸,连声轻斥道。“就这点儿事能让你这狗东西紧张。我看以后你不待我好,我也出去给你戴着帽子。一天找几百个人给你戴着,让你好好显摆。”叶小孤伸手挡了几下,听到陈瑶的话,却也忍不住嘴角微微一扬,轻笑着将陈瑶抱着怀里,玩笑道。“我今晚就让你试试几百个人伺候你的滋味儿。”“呸~”陈瑶小脸儿一红,看着叶小孤轻啐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