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众神权谋 > 第二卷 邪皇墓凶 第0139章 天降奇物
    漆黑如墨的天穹,突然开启一条天痕,一道红芒划破虚空,来到此间。上古传闻。“吞天降临,毁灭生灵。孰若得之,必定灭之。”

    林中静谧,院内杂乱。风傲寒盘腿床榻已入定。整个近里城中的人,均仰望天穹,如此特殊的流星,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对于一些专研仙道的人来说,这夜景的确百年难得一见。

    一条黑狗从狗洞钻入卫龙居所中。这小黑狗,身材娇小,十分讨喜,浑身无一根杂毛。黑狗直奔风傲寒的房间而去。郭林与张桐铭正仰望天空,没有人注意到这一条小狗。

    小狗口吐人言“主人!主人!终于找到你了!”

    风傲寒已经入定,无法听到小狗的呼唤。风傲寒体内的气旋越来越快,他的气息也越来越紊乱。

    黑莲子:“别喊了,入定一时半会醒不来。”

    渡魔书“你是什么东西?”

    小黑狗:“你二位!不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吗?不会自己查?”

    渡魔书:“那日风傲寒强行冲破屠城女妖的结界。自从破壁之后,老朽能力下降,着实担忧,查不到。”

    小黑狗用力一跳,爬上了小床榻。床下散落着几片菜花蛇鳞。小狗来到风傲寒面前,他朝风傲寒吹了一口气。风傲寒眼皮底下的眼珠,不停转动。几秒后,风傲寒咳嗽了几声便醒了。

    风傲寒舒展眉睫,瞳仁闪过一丝金芒。小黑狗直接扑到风傲寒怀中,风傲寒吓了一跳。小狗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风傲寒,伸出舌头舔了舔风傲寒的,风傲寒觉得小狗有些可爱,又有些烦人,他摸了摸小狗的头,准备将狗放一边。

    风傲寒:“哪来的小奶狗?真是讨喜!”

    小黑狗:“主人,是我啊!”

    风傲寒听到小狗口吐人言,吓了一跳。这熟悉的声音,让他直接想起一位故人。

    风傲寒:“帝江?”

    小狗“是我!”

    小狗乖巧的摇了摇尾巴,风傲寒哭笑不得。

    风傲寒“堂堂十二巫祖,怎么成了这般模样?”

    “我在乾坤葫芦中,装了太多药材,赤脚大仙发现了,非要替太上老君出头,他将我关在琅嬛山。你说巧不巧,我在琅嬛山看到一面镜子,那镜子说你有危险,我只有投胎才能来帮你,我才变狗一世,来凡间助你历劫。”

    风傲寒:“太上老君借药给我,本就是说好了,这赤脚大仙出什么头?”

    小黑狗:“主人,我下凡之前,明明查清风狗蛋事件的来龙去脉,可是下凡之后,有神将我的记忆取走了。”

    风傲寒:“那镜子说我有什么危险?为什么你只有投胎了,才能帮我?”

    小黑狗:“镜子没有直接说。对了,还有一件事,据可靠线报,今日您有大劫。”

    风傲寒“啊?”

    小黑狗跳下床榻。画眉提前回家,他踏入院中,只见郭张二人正在望天。画眉疲倦,他准备回房休息,刚推开屋门,就看见风傲寒在与狗对话,画眉揉了揉眼睛,张大嘴巴,双手不停鼓掌。

    画眉一脸羡慕:“师父!厉害啊,可以跟蛇对话,还可以跟狗对话!我也要学!”

    画眉准备去摸小狗,刚刚走近,那小黑狗,呲牙咧嘴的,装作凶狠,吓得画眉连连后退。风傲寒无奈的摇了摇头。

    风傲寒:“不熟的狗,可不能乱摸,上次大温泉,这次卫龙居!”

    就在这时,院中传来一句。

    “跑!”

    郭林:“风傲寒,快出来!跑~”

    听郭林的声音,看起来很急切,风傲寒跳下床榻,走出房门,画眉想凑个热闹,他跟在风傲寒的身后。他走入屋子,郭张二人已经不在院中。

    一阵强烈的热流从天而降,冲击着风傲寒的太阳穴,空气瞬间变得干燥,风傲寒猛然抬头一看。一道火流星从天而降,风傲寒想跑。已经来不及了,那血红的流星已经来到跟前。

    风傲寒双手抱头,闪避一旁。

    天火流星与空气摩擦,发出刺耳声音,热流让人难受。画眉抱着小黑狗蹲在墙角瑟瑟发抖。

    火流星改变了形态,变成一束强光,红如鲜血,万般耀眼,宛如地狱之光,又像九霄神芒。“轰隆隆”一声巨响。红芒降房屋,瓦砾瞬间炸得四分五裂。一束红芒进入风傲寒的右手,他痛苦得仰天长啸。房屋炸裂,房梁炸成木屑。

    顷刻间,浓烟四起,烟尘弥漫,失去视野。风傲寒所在的屋子,坍塌化作废墟。风傲寒被埋在了废墟之下,刚才的坍塌,摧毁力度宛若八级地震。一道杀气光波,已卫龙居为圆心,向四周散开。

    郭林与桐铭公子在院外立刻卧倒。烟雾弥漫,大地震荡。天穹之上,缝隙消失,红芒消散,留在天上的只有繁星朗月,墨色天空。

    一名穿黑斗篷,戴蕾丝面具的少女骑仙鹤,悬浮于卫龙居所之外,刚才的一幕,全被她看在眼中。少女慌忙从腰间她拿出一个瓶子,打开瓶盖,念了念咒语,瓶子开始吸食浓烟,烟雾由浓变淡,完全消失。那少女才骑仙鹤离开。

    两层楼一个院的别致住处,此刻已经变成郊野垃圾场。房屋变废物,谁能罩得住。烟雾散去,大地不颤抖。郭林与桐铭公子咳嗽了几声,互相对视。

    郭林“那玩意砸中了卫龙的家。”

    张桐铭“风傲寒还在里面!”

    院已成废墟,围墙坐石梯,几人走入院中,来到风傲寒被埋的位置。郭林喊了几声,没人答应,他急坏了。就在这时,下方传来一声男孩的哭泣声。

    “呜呜呜呜~”

    郭林趴在地上,发现地上有一个地缝,能看见下面的情况。那哭泣的男孩,正是画眉那个小道士。

    郭林:“画眉!你师父怎么样了?”

    画眉:“呜呜,师父晕了,身上有很多血!老大,我好可怕!老大救救我师父!”

    桐铭公子眉头一皱,心中一紧,他杀气溢出,化为一条铁索。他念了念咒语,那铁索化为机械手臂,将木材石块慢慢挪开,不一会儿,地缝就变成了脸盆大的窟窿。

    桐铭公子:“小画眉,别害怕,我和郭林在这了!马上救你出来!”

    画眉:“呜呜~~师父,他的躯体变得好冷!师父他是不是快死了!”

    地缝之下,画眉哭声不断,他怀中的小黑狗,突然口吐人言。

    “别哭了,不会死的。他俩会救咱们出去。”

    画眉被这狗子吓了一跳。直接将小狗扔到一边。小黑狗倒地,在地上打了一个滚,接着摇了摇脑袋。画眉在云骨渊生活了很多年,很少有机会出去,像这样怪力乱神的玩意,还是将他吓得不轻。

    画眉:“妖怪?别..............过来!”

    小黑狗:“吾乃帝江,风傲寒是我主人,因为犯了点事情,才变成这样的!”

    画眉:“师父他浑身是血,脉搏虚弱,你看看他怎么了?”

    帝江:“我就四只狗爪子,怎么看啊?”

    就在这时,风傲寒的手指轻轻弹了弹,他恢复了些意识。

    画眉“师父你没死?吓死我了!”

    风傲寒虚弱的笑了笑,口角流出一道鲜红,他用带血的手指艰难的在地上画了一个符咒。帝江明白风傲寒在干什么,他走到那符咒面前吹了一口气。片刻之后,符咒中央冒出一阵青烟。

    一个小老头顺着青烟,从地上冒了出来,他身子还没完全出土,脑门就先撞到房梁上。“哎哟!”老头一手摸额头,一手拿拐杖。拐杖上用青竹藤绑了一个小葫芦。

    小老头:“此乃何处?尔等何人?”

    小老头扭动着肥胖的身躯趴在地上。他看了一眼风傲寒,又看了身边的小黑狗,他发出笑声。

    “哈哈!”

    桐铭公子正在废墟外面搬杂物,突然听到废墟下方有声音,他停下手中的活计。

    桐铭公子:“郭兄,你听到了没?”

    郭林:“听到了!下面只有风傲寒和画眉啊,哪里来的老人家?”

    桐铭公子:“咱们快点挖!”

    废墟之下。

    帝江:“土地佬儿,你笑什么?”

    土地:“听闻有一大仙得罪了太上老君,被贬下凡。看你一身龙气护体,想必就是您吧!”

    帝江:“有什么办法让我们出去?”

    土地:“这个浑身是血的小童,好像在哪里见过,对了那次他问我哪里有山洞,我跟他说猫耳洞,他困住了两个神行者。逃过一劫。后来自己又搬到猫耳洞去住,还改名叫藏金洞。你们这是怎么搞的,这是什么地方?黑漆麻乌!”

    帝江:“刚才天空砸下一个红色的流火,接着房子就倒塌了,现在是在废墟下方。”

    土地:“这小童是在哪家仙宗下修炼,为何会画这个符咒?”

    帝江:“别看他是一个凡人,他的背景比我的还要强大。你救了我们,日后他恢复身份,重重有赏。”

    土地:“赏什么?”

    帝江:“或者加官进爵,或者仙宝无数,或是一座仙府!”

    土地:“好好好!一个房子而已,看我的!”

    土地拿出那拐杖,在地上画了一个圆圈,接着他将一粒种子埋入地中,他取下拐杖上的葫芦,盖子打开,葫芦中流出特特殊液体,液体倒入圆圈中。

    他趴在地上开始念咒语。地面开始抖动,一盏茶的功夫,地里长出一株大树,这棵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成长,越长越大。直接冲破废墟,大树上的叶子宽大如床,风傲寒三人躺在叶子上面,直接被送出底部。

    土地:“三位再见,老夫去也,记得日后的赏赐啊!”

    张桐铭挥舞流星铁,移动瓦砾,谁料地面突然颤动,二人吓得退后,几秒中的时间,一棵藤蔓大树,破土而出,轰隆隆,瓦砾四处乱飞。藤蔓越长越高,二人看傻眼了。这时,他们发现风傲寒等人躺在树叶上。风傲寒来到地面,那大树瞬间停止生长。

    二人冲了过去,将画眉与那小狗抱了下来,接着又将风傲寒抬了下来。二人将风傲寒抬到卫龙的房间中。这时,卫龙带着店里的伙计回家了,卫龙推着一辆小木车,脸上挂着笑容。

    刚推开门,卫龙被眼前的一幕吓傻了。

    卫龙:“哪来的树?”

    算盘:“老板,这房子是租来的,塌了!要赔很多钱!”

    阿火:“怎么只是风傲寒的屋子毁了,其他的还好好的?”

    算盘:“围墙也没了,大门也没了,就剩下个厨房,跟两层楼了。刚才天空中下了流星雨,会不会是流星雨干的?”

    卫龙大喊:“师父!师父!”

    郭林冲出房门:“在这里!”

    三人急忙冲入房间,进入房间,风傲寒浑身是血的躺在床上,画眉用热水给风傲寒处理伤口。

    郭林:“可否让你两个伙计去买些药材来?”

    算盘:“遵命!”

    卫龙:“为什么不请大夫?”

    郭林:“这里的大夫,哪里有我的医术好,按照这个单子上,将药物抓齐!”

    算盘:“老板!我以前在雀烈家打工,这几味药药材不便宜啊?”

    桐铭公子从腰带中取出几枚金币:“拿去!”

    算盘接过钱财带着阿火立刻夺门而出,直奔药店而去。郭林用剪刀将风傲寒的裤子剪开,画眉拿着温水与棉布给风傲寒擦洗身子。郭林摸了摸风傲寒的腿,又检查了其他部位。

    郭林:“伤到腿了,还好骨头没断,休息一个月就能痊愈了!接下来的日子里,风傲寒只能拄着拐杖了。”

    画眉:“马上就要初选了!”

    桐铭公子:“还有镀家龙穴的事啊!明天他们就派人过来了!风傲寒现在都没醒,这可如何是好!”

    这时,风傲寒的双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老化,皱纹满满。郭林看着风傲寒的双手,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这时,地面突然冒出一阵青烟,土地公,抱着一个大包袱出现在众人面前。

    桐铭公子:“你是何人?”

    土地公:“此物是那小童的,我放着这里,后会有期!”

    土地将渡魔书放在地上,土地公化作一缕青烟离去。帝江将那包袱叼了过来,放在郭林的脚下。

    画眉:“桐铭哥哥,那个老爷爷,自称土地公!”

    桐铭公子:“神仙!这世间真有神仙?风傲寒到底是什么来历,有神仙相助?”

    帝江:“别猜了,猜不到的,到时机了就会告诉尔等!”

    郭林:“这狗子成精了,会说人话!”

    帝江:“我叫帝江,我日后会变回人形的!”

    桐铭公子蹲下来,摸了摸小黑狗。

    桐铭公子:“这狗子,很可爱嘛!”

    郭林打开地上的包袱,里面装着一本渡魔书与两瓶药水。郭林打开瓶子,接闻了闻,闻了半天,也没闻出个所以然来。

    郭林:“这是何物啊?”

    渡魔书:“风傲寒朋友给他带的药水,一瓶是喝的,一瓶是用的,可以治疗他的双手!”

    这时,孟丫头回到卫龙居所,二人有说有笑,手中提着刚刚买来的衣服。她俩推开门,只见院子中出现一棵翠绿的大树,大树底下,残垣断壁,一地鲜血。

    孟丫头:“走.........错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