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众神权谋 > 第一卷 我不是天才 第0073章 太极炼气珠
    桃花别样红,宗门礼物车,源源不断,进入云谷渊中。万桃英雄会,即将开启,渊中不少洞穴皆被老宗主封印。一人一蟒遭神秘人暗算,落下悬崖,进入北冥蜘蛛阵中。此阵悬浮半空,距地十米,如一蓝紫色的光球将一石头洞穴封印。

    蟒蛇∶“死小孩,我说你怎么一直不还我内丹,搞了半天,你给我吞了!”

    风傲寒惊讶∶“尔是如何知晓的?”

    蟒蛇∶“刚才见你快不行了,我想找一找内丹,于是就控制了一下杀气,谁料你身上竟然发光了,那是我内丹独有的光,因为内丹在你身体里,所以我才能救醒你!”

    风傲寒∶“吾也是情非得已,当时被一只修炼得道的虎怪迫害了,为了自保,才吞下妖丹的。”

    蟒蛇气急败坏,杀气锐减∶“我修炼了500年,你一口就吞了。只有吞了你,我才能获得曾经的地位!”

    风傲寒发现,这蟒蛇只要生气,身上的杀气就会减弱,然后慢慢消失,风傲寒站起身来,拍拍屁股。

    风傲寒∶“那可未必,这内丹吾吞了好些时日了,怕是化了!吞了我,也无济于事。”

    蟒蛇∶“不可能,就你这样的娃娃,要是消化了我的内丹,你早就成杀妖段位了。你体内杀气不足,所以我内丹还在,我感应到了,你这样起码要十年才消化得起我的内丹。”

    话音落,蟒蛇张嘴就朝风傲寒扑过来,风傲寒纵身一跃,躲过了这一大口,蟒蛇一口咬到那阵法的地皮,满嘴的灰尘,它咳嗽几声将那灰尘吐吐出来。当它缓过神来,风傲寒早已跑远。大阵之中,光线暗淡。

    风傲寒在黑暗中一边跑一边说∶“汝要想清楚,吞了吾,尔可就一辈子出不去了,我是你出去的唯一门路!”

    蟒蛇气急败坏,身上的杀气已经消磨得差不多了∶“不管,老子就是要吞了你!我可是兽尊的继承人,不能被你祸害了。纳命来。”

    风前方黑暗,他慌乱的奔跑着。风傲寒知道这样很危险,可是只要停下脚步,又会被这发疯了的大蟒蛇生吞,所以他只能一直冲,一直跑。呼吸急促,汗如雨下。

    蟒蛇身若水波纹,匍匐在地,快如闪电。人类在这种环境下,都是无头苍蝇,而蟒蛇族,不是靠图像辨别猎物,它是靠温度,他能很清楚的感知风傲寒的位置。风傲寒跑累了,速度减慢,这家伙张开血盆大口朝风傲寒冲来。

    风傲寒翻了一个跟斗,终是逃脱魔口。这蟒蛇又吃了一嘴巴的泥土。风傲寒一跟斗虽然躲过了袭击,却被一条大绳子绊倒,摔倒在地。那蟒蛇冲了过来,皮肉被绳子勒住,痛苦的叫了一声,他也躺在地上。

    蟒蛇∶“疼死我了!”

    风傲寒扑倒在地,他摸到了毛毛的东西,他用力抓了一把,借助内丹发出的光,他看清手上全是嫩绿的青草。风傲寒如同一个疯子一般,兴奋的笑了笑。

    “哈哈哈~~~”

    蟒蛇好像被什么东西按在原地,无法动弹,听见风傲寒笑得跟个傻子似的,蟒蛇不禁发问。

    蟒蛇∶“你又笑什么?”

    风傲寒听到了铁块撞击的声音,蟒蛇被套风傲寒的绳子困住了。蟒蛇倒下,那光亮也消失了,二者再次陷入黑暗。蟒蛇火冒三丈,风傲寒就在不远处,可是他就是吃不着。

    风傲寒∶“这种阵法要用石灰地才能大成。如果不用石灰,只能困三天。这是一个小阵法,并没有害人的功效,汝说吾该不该高兴。”

    蟒蛇∶“那又如何,我乃兽子,你只是个人间小孩,饿三天,我今日定要把你灭了,解气。”

    风傲寒∶“想清楚,吞了吾,被困三天,不吞吾,被困三个时辰。”

    蟒蛇趴在原地不动了,也不知他是被绳子捆住,还是被别的东西压住了。风傲寒盘腿坐下,蟒蛇控制内丹,风傲寒身上再次发光,接住微弱的光芒,风傲寒清楚的看见捆在蟒蛇身上的是数十根铁索,那铁索的铁环,每一个都有风傲寒巴掌一般大。

    蟒蛇∶“你又干什么?”

    风傲寒:“等!太阳下山。”

    蟒蛇∶“我记得我俩掉下悬崖的时候不过是正午十分。这里又看不到外面的世界,怎么知道啥时候太阳下山啊。”

    风傲寒∶“用汝鳞片切割大网漏洞之时已经花费不少时间。”

    风傲寒拿出乾坤葫芦,抖出来一枚发光的小珠子,风傲寒将珠子放在手心中,接着开始运转杀气,自我疗伤。刚才治疗蟒蛇,当了媒介,身体被大量杀气穿过,差点一命呜呼,可是因祸得福,风傲寒意外发现自己,体内的杀气也获增了不少。

    风傲寒本想着拿帝江之戒,传送回藏金洞府,可他吞了蟒蛇的内丹,答应给蟒蛇治病。他实在是做不到,独自离去。

    【天庭视角】

    太上老君端坐三十三天之上大赤天太清仙境,他焦急的在兜率宫寻找东西。

    太上老君∶“我那太极炼气珠了?”

    小童子∶“被大神家的坐骑与乾坤葫芦一并借走了。”

    太上老君:“唉!老夫这记性,应该先把东西取出来,再借给他们的。”

    【北冥蜘蛛阵中】

    风傲寒的杀气与真气开始并行,两股气流在他的体外形成了一个屏障。屏障转动慢慢形成了一个球体,球体又将这气流转入风傲寒的天灵穴,这是一个危险的过程。这个世界,不适合练真气,风傲寒每练一次,身体就会虚弱几分,无奈之下,风傲寒只好专心练杀气。此间杀仙,皆用六大元素控制自己的杀气走向,可风傲寒直到今日都不知,自己到底是用什么情绪修炼的杀气,他只好迷迷糊糊的用真气的修炼法门来修炼这陌生的杀气。

    时间如白驹过隙。太阳即将落山。

    盘腿修炼的风傲寒此刻就像黑暗中的一团火焰。妖兽修炼杀气和妖气,两气最后凝结成一枚内丹。人修炼杀气,杀气会凝结出杀魂,杀魂是武器,也是命脉。蟒蛇的内丹在风傲寒的体内,蟒蛇尝试着去感受风傲寒的五脏六腑,他惊叹到这小孩的体质,他发现风傲寒的身体里面加固着一个封印,那个封印后面似乎隐藏着什么秘密。

    蟒蛇:“小娃娃,和你商量个事。我当初犯事多,被大鹏仙人惩罚,关在那个温泉中,后来卫龙将封印解除,将我放了出来。我本来是想当大鹏真人的坐骑来提高我的安全度的,现在内丹都没了,大鹏真人肯定也不会要我了。卫龙是你徒弟,内丹又在你这。我当卫龙的坐骑于情于理也是过不去的。”

    风傲寒闭着眼睛∶“有什么直说!”

    蟒蛇∶“其我是被仙蛮大陆上的兽族赶出来的。我就是借着点名气活在这个大陆上,手底下一帮兄弟,头上几个长老。白猿他知道我没有内丹,就没了实力,还背叛了我,想抢我位置。我当初为何会被大鹏仙人封印了,就是因为我吞了几个飞扬跋扈的坏人,大鹏仙人收了钱,替人消灾,本想将我杀咯,他见我有慧根,这才留我在汤山磨去邪气,等邪气磨完,就让我当他坐骑,跟他修仙。所以。”

    风傲寒∶“所以什么?”

    蟒蛇∶“内丹是妖兽修炼根基,也是武器之一,既然你吞了我的内丹,不如以后你来保护我,我就不去当那什么大鹏仙人的坐骑了,我就跟着你修仙。”

    保护一个卫龙已经让风傲寒烦恼,如果在带上一条大肥蛇,后果不敢想象。风傲寒想起家里面还待着一个巨人将臣。难道要让这蛇和将臣住在一起吗,将臣一定会把他煮成蛇汤。风傲寒摇摇头。

    风傲寒∶“容吾虑考虑。”

    蟒蛇∶“你想过治好我后,将我送去何处吗?”

    风傲寒:“当初走时,看汝可怜,便一起带了,没顾虑那么多。”

    蟒蛇:“带我一个不多,反正我能住在你这仙葫芦里,我跟在你身边借助你的杀气修炼如何!”

    风傲寒睁开双眼,手中杀气收回体内∶“什么叫借助?”

    蟒蛇∶“就是把你当成一枚修炼的灵石,然后我天天跟在你身边,什么都不做就能修炼,你修炼就等于我修炼了,此乃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双修啊!”

    风傲寒∶“不行!汝当吾听不懂,汝想把吾当无限续杯的酒水!怕汝把吾吸干!就像女鬼吸食男儿的阳气。再说了,我们都是男子汉,你要是女的我可以考虑考虑。”

    蟒蛇∶“怎么会?我只是在你身边修炼,因为我的内丹在你的体内。你懂吗?我专注修炼杀气,没有专注修炼人身,所以我还没定性,若是你不嫌弃,我定能修炼成个大姑娘。”

    风傲寒站起来双手交叉放在怀里“不妥!不妥!你性格那么差,又那么懒,万一再出落成一个丑姑娘,我后半辈子的幸福就没了。啥都别说了,咱们还是当兄弟吧!”

    蟒蛇∶“我内丹在你肚中,你平日里有个病呀痛呀的,我都能帮你治。战斗的时候,我就是你最强辅助啊,百里之内,给你加血的那种。”

    风傲寒∶“吾有病痛不需尔!”

    蟒蛇∶“那个,我当你坐骑这总行吧!”

    风傲寒淡定∶“吾有坐骑了,名唤帝江。”

    蟒蛇∶“啊!他在何处啊?”

    风傲寒∶“尔跟着吾也是吃苦的多,伙食也不好。”

    蟒蛇∶“吃苦算什么,我连老鼠都吃!”

    风傲寒∶“简直无法交流。不是都说了吗!咱们当兄弟!”

    蟒蛇“兄弟靠谱吗?白猿跟我一百多年的兄弟,还不是想杀我就杀我。”

    风傲寒“怎么能拿我跟畜生比,我可是你真正的兄弟。”

    蟒蛇“那我也是畜生啊!不对不对,我是灵兽!那你当哥哥,还是我当哥哥?”

    风傲寒“我还有几个朋友,不如到时候,拜个把子,抽签决定啊。”

    蟒蛇点点头,身上的杀气开始变强,它身上的光芒越来越弱了。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动物的嚎叫从近处传来。

    风傲寒∶“尔叫唤作甚?”

    蟒蛇惊讶∶“不是我喊的!”

    话音落,一阵阴风吹来,风傲寒感觉后背汗毛竖起。他朝着蟒蛇的位置慢慢走去,地上有铁链,他摸着铁链往前走,这时从空中坠下了一些东西,这些东西软软的黏黏的,它们不偏不倚的掉在了风傲寒的肩膀上,风傲寒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肩膀,接着闻了闻自己的手,觉得那些黏液恶臭异常,令人反胃。

    风傲寒朝地面吐了一口唾沫。

    蟒蛇∶“兄弟,你又怎么了?”

    风傲寒∶“碰到不干净的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