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宫斗第一疗程 > 第九十章 剖腹
    产房中,梁贵人的嘶喊声不断传出来。川贝贝暗暗握住拳头心中焦急。

    陆太医脸色惨白地走出来,神色凝重地道:“梁贵人昏过去了,催产药灌下去却没有半点作用,微臣等……束手无策!”

    太后倒抽一口凉气,而那边皇上已经疯子一般冲了进去。太后连忙吩咐人拦着,只是哪里还拦得住?幽暗血腥的产房充斥着一种颓败死亡的气息,李嬷嬷坐在床头不断地为梁贵人揉着人中,揉着眉心、揉着太阳穴,然后拍打她的脸颊,眼泪已经掉下来了,口中喊道:“娘娘,再坚持一下,不能睡!快醒来,孩子马上就要出来了,再坚持一下……”

    而梁贵人此时嘴唇乌黑,脸色白得跟宣纸一般,发鬓凌乱。纵然是初冬的天气,她依旧一身的汗水,头发凌乱地黏在额头如同刚从大水里捞出来一般。她气息微弱,眼睛半合着,而此时的她已经是半点反应都没有了。

    皇上冲到她身边抱着她,嘴唇都哆嗦了:“照棠,能听到朕的声音吗?快起来!朕在这里,不要怕,不要怕,为夫会一直陪着你……”说到最后,他的声音带着压抑的呜咽,躺在床上的是他的妻儿啊!他本满心欢喜期待的新生命,却想不到等来的是这种局面。

    也许是夫妻同心,梁照棠听到皇上的喊声渐渐地恢复了神智,她微微睁开双眼,气若游丝地喊了一声:“皇上……”

    她一醒来立刻便有太医上前灌参汤,梁照棠睁开眼睛,瞧着皇上,眸子里带着无尽的依恋和不舍,还有深深的痛楚。参汤灌下去之后,梁照棠似乎恢复了一些力气。她握住皇上的手,断断续续地道:“我,怕是不行了……答应我,不要为我伤心……,好好地……”

    “不许说话,不许说话,留点力气!”他俯下头亲吻着梁照棠的脸颊,然后对着她隆起的肚子怒吼:“你快点出来,别害死了你娘亲,出来啊!”

    梁照棠虚弱地摇摇头:“不要骂他,他比我还痛苦……!”母子连心,她不为自身而伤心,只为孩子终究无法来到这个世界而难过。

    太后到底担心儿子,男人进入产房乃是自古以来的禁忌,她上前拉着皇上劝说道:“皇上,你先出去,你不能留在这里。”

    皇上哪里愿意出去?倒是陆太医上前道:“皇上,微臣有事要跟您说一下。”

    皇上闻言,心里也猜测到应该是说照棠的情况,他便俯身对她道:“为夫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陪你!”

    梁贵人已经疼得说不出话来了,面容微微扭曲眨了眨眼睛,算是应了。

    陆太医道:“由于梁贵人中毒,这种毒如今还没入侵心肺,理当要封住她的穴位,防止毒素继续蔓延……”

    “那立刻为她封住穴位!”皇上不等陆太医说完便立刻道,若是这样做能有一线生机,他当然是要立刻去做。

    陆太医为难地说道:“问题就出在这里。如今催产药已经服下,宫口却没有开,生孩子的事情旁人是帮不得的,必须要梁贵人自己用力。所以封住了穴位,固然之是可以阻止毒素蔓延,可同时也会让她丧失力气,孩子也无法出生。如今胎动已经消失,胎儿可能已经在腹中窒息,可无论胎儿是否活着都必须要把他生下来,梁贵人才有一线希望。”换言之,就是左右为难了。

    众人脸上一片颓然之色,皇上痛苦地道:“那是不是要朕亲眼看着梁贵人在朕面前死去?”

    太后脸色苍白对着门外苍天道:“哀家一生信佛,晚年一直茹素,为的就是皇家血脉。老天爷啊,您休要太狠心了!”

    川贝贝沉吟了半晌,上前问陆太医:“那如今的情况,是否控制住毒液运行就能让梁贵人顺利产下孩子?”

    陆太医回答:“阻止毒液运行必须要封住穴位。但是,就算有不用封穴也能阻止毒液运行的方法,按照梁贵人如今的体质和胎儿横胎的问题,梁贵人也无法顺利产下孩子。”换言之,就是无论如何都是死!

    川贝贝问道:“那若是剖腹把孩子取出来呢?”

    众人愣住了,齐刷刷地看着川贝贝。

    太后怒道:“你休要乱说,这话能胡说吗?”把肚子剖开人都死了,莫非是要杀死大人再把死婴取出来么?

    陆太医道:“古籍上倒是有剖腹取子的例子。但是如今太医院里的太医,都没有人可以做到这一点。”

    川贝贝横了横心道:“我可以做到!”

    此言一出,众人又是一愣。皇上猛地站起来,也顾不得君臣有别,拉着川贝贝的手臂急急地问道:“你懂?你真的懂吗?你能确保梁贵人平安吗?”

    “皇上,急病乱投医不是一个好办法。你休要慌张,且听太医说说还有什么办法。”太后蹙眉道,略有些不悦地瞧了川贝贝一眼。

    太后活了大半辈子,对川贝贝的话自然是不相信的。虽说川贝贝医术是不错,但这把人的肚子剖开,说什么都是一件违反生长规律的事情。

    刘贵妃也劝道:“此事非同小可不能逞强。贝贝你不要因为心急乱了神智。”

    赵景明显然也十分担忧,对川贝贝摇了摇头。

    川贝贝见众人都反对,自然是不敢再说了。只是要她眼睁睁地看着梁贵人和孩子的生命在她眼前消散,她做不到。

    正当犹豫不决的时候,产房里传出了碧桃的惊呼声:“太医,太医,快来啊,出大红了!”

    众人闻言心都吊在嗓子里去了,出大红!而且是在孩子还没出来的时候就出大红了,是否意味着毒素已经去到胎盘,对胎盘造成无可逆转的伤害了?

    川贝贝一惊,再拖下去照棠和孩子都会死的。她在太后和皇帝面前一跪,连续磕了三个响头道:“皇上,太后,请让我去试试。若我失败了,我愿意自刎谢罪,一命赔一命!”

    赵景明想冲上来阻拦,见川贝贝态度坚决,只好止住了步子。

    碧桃跄跄地冲出来哭喊道:“没呼吸了!”

    川贝贝再顾不得那么多了,急忙推开面前的一个宫人要冲进去,却被赵景明一手拉着手臂,他看着她着急问道:“你要去干什么?”

    川贝贝来不及跟他解释,竟也不知道为什么力气会这么大,一甩竟就把甩了赵景明,一个踉跄,她急声道:“我进去看看!”说罢便飞奔了进去。

    “哀家也去看看。”太后怕是不放心,也跟了进去。皇上也再次进了产房。

    梁贵人躺在床上仿若败絮一般,全身都被汗水浸透了,身边围着两名太医在抢救。川贝贝挤上前去,施展心外压抢救,嘴对嘴的人工呼吸,太医都愣住了,不知道川贝贝在做什么。

    太后与刘贵妃也进来了,身后还跟着几名嫔妃。本来尊贵如她们是不该进来的,但是生死关头谁都顾不得了那么多了。

    而梁贵人在川贝贝的抢救之下,终于抢回了一口气。太医骇然地看着川贝贝,这分明是没了呼吸啊,怎么会起死回生?

    太后狂喜道:“活过来了,活过来了!”

    川贝贝抹了一把汗,回身跪在太后身前道:“太后,求您让我试试,准备剖腹产吧!”

    太后见她救醒了梁贵人,沉吟了一下问太医:“你们可还有什么法子?”

    两名太医连同刚才在外面回报情况的陆太医,都一同跪下面色颓然说道:“微臣无能!”换言之,他们是没有任何的法子了。

    救人如救火,太后也深知这个道理。她向皇上问道:“你怎么看?”

    皇上之前听到说没呼吸了心中早绝望,如今看到川贝贝三两下救醒了梁贵人,便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川贝贝身上。他慎重地点头:“朕认为应尽力一试!”

    川贝贝松了一口气,急忙回身命人准备东西。自然是没有手术刀的,但是在皇宫内要找一把锋利的匕首不是难事。不一会儿针线、高度烧酒、火盘消毒、还有剪刀全部齐活。如今最艰难的就是没有麻醉剂。川贝贝看着陆太医:“你们刚才说的封穴能否让她没有知觉?”

    陆太医道:“可以!”

    “好,劳烦各位太医为梁贵人封住穴位!还请各位回避。”她又命人先给梁贵人灌一碗参汤吊神,才开始准备手术。

    为了不打扰手术,皇上依依不舍出去了,刘贵妃也扶着太后出去了,宫人搬来几张椅子让主子们坐着。只是皇上和太后都坐不住,在门口不断地徘徊。

    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里面却悄无声息。大家心里其实都已经绝望了,这中毒、横胎、早产加上见大红,孕妇基本是没救的。

    皇上杵在门外,紧蹙眉头死死地盯着产房的紧锁的大门。他心里有一种迫切的期望,他希望立刻可以看到川贝贝走出来然后跟大家宣布:梁贵人活过来了!

    “太后,不用太担心。先坐下来休息一会,梁贵人一定会吉人天相的!”刘贵妃扶着太后劝道。

    太后全身无力地坐在椅子上,脸色苍白呼吸有些困难起来。只是梁贵人在里面生死未卜,她强撑着自己的身子罢了。

    她面如死灰地道:“太医说孩子是救不活了,如今只盼着梁贵人能平安度过这一劫。”

    皇上自梁照棠怀孕开始便期待了许久,知天命之年,却只有三个孩子,说什么都过不去。这次他甚至连名字都起好了,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都叫景安。如今孩子不能安然,希望母体安然吧!

    大家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川贝贝身上,但是谁都知道这个希望是多么的渺茫。

    皇上一直蹲坐在门口,凝神听着产房里的动静。仿佛只要有任何的风吹草动,他便要立刻冲进去。就这样过了约莫大半个时辰,屋内还是没有任何的消息。

    太后有些坐立不安了,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回头对一位嬷嬷道:“赶紧地,去把哀家的佛珠给哀家取来!”

    嬷嬷急忙应声而去。过了一会便见嬷嬷取来一个金黄色的锦盒,打开锦盒一条沉香木佛珠就静静地躺在锦盒内,太后双手合十念了一句,然后才伸手巍巍的取起佛珠闭上眼睛,一手捏着佛珠,一手竖起来放在下巴对下的位置,口中也默默地念了起来。

    此时产房的门打开了,李嬷嬷急匆匆地走出来。她本是帮梁贵人生孩子的,但是如今已经沦为川贝贝的跑腿丫头。

    皇上立刻站起来,一把拉住她问道:“怎么样?”

    李嬷嬷福福身子急道:“皇上休要问奴婢,奴婢去取热水!”说罢又急匆匆地走了。

    热水取来之后,门又关闭上。方才川贝贝说过谁都不许进去打搅她,否则会有滋生什么细菌病毒引起危险。所以即便皇上多么的想冲进去瞧瞧里面的情况,却也不敢轻易违背川贝贝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