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女生亚博游戏网址 > 造神:溺宠小魔妻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当族长对上罂粟
    族长看向小宝,嘴角上扬,“你为何要偷看我?”

    小宝:“我疯了?我偷看你?我是在瞪你。”

    族长撇了撇嘴,“死鸭子嘴硬,像我这样的人,你喜欢就喜欢了。”

    “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你就是承认了吧。”

    小宝掏出一面铜镜,杵到他面前,“看看你的这张脸。”

    “再想想你的性格,有哪一点值得人喜欢了?”

    族长只看一眼铜镜,就嫌弃的撇开眼,“脸确实是没法看。”

    “可是我的性格怎么了?不是挺好的吗?”

    小宝咬牙冲他笑笑,“是啊,性格好啊,好得很!”

    族长满意的点了点头,“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承认喜欢我了呗?”

    “那方才还嘴硬,罢了,我知道你在害羞。”

    小宝:“......”

    听不出好赖话也就算了,怎么就能变成夸他性格好就是喜欢他了呢?

    小宝轻呼了一口气,呼~不与傻瓜论短长!

    族长金眸生光,“被我猜中了,说不出话来了?”

    “那给你一个逃离的机会。”

    逃离?小宝心中的不虞立即消失,“什么意思?”

    族长:“意思就是,你去通知后面的队伍,让他们全速前进。”

    “三日后抵达京城。”

    现在整个妖族都已经知道了狮族族长要攻入京城。

    也知道双方的实力悬殊。

    所以,都提前备好了受降书。

    族长让几个人去前面的城镇拿受降书,自己的队伍则开始抄近路。

    这日,千人的队伍在小路上疾行。

    闭目的族长突然睁开了眼睛,眼中有些烦躁。

    朝后摆了摆手,示意后面的队伍停下。

    自己却突然飞上上空。

    拦住了正在朝南方飞行的罂粟。

    罂粟不耐烦的说:“当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拦我的路了。”

    族长:“阿猫阿狗?罂粟,你不觉得你太狂了吗?”

    “上面的那些神也不知整日里都在做什么?”

    “竟然让你这等货色在人间蹦跶了这么久。”

    罂粟这才正眼看了他一眼,看到他的金眸后。

    嘴角讽刺的弧度疯狂上扬,“我当时是谁呢?”

    “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那个自以为是的傻子吗?你的东西现在在我那。”

    “我用的很是顺手。”

    族长被他踩到了痛脚,不再多言,直接朝他攻去。

    罂粟心心念念的都是与司尧在一起的云若梵。

    根据那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丞相所言。

    梵梵和司尧应该已经在一起一段时间了。

    不知道梵梵会不会再次爱上他。

    所以,为了节省时间,选择虚晃一招,乘机逃走。

    然没飞出五丈远,族长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

    罂粟怒了,“别给脸不要脸。”

    “你以为,你还是当初的那个你吗?”

    “你若再不让开,我会让你魂飞魄散。”

    族长双手环胸,“哦?从来都是我威胁别人的。”

    “现在也终于有人敢威胁我了。”

    “不过我虽然不是那个我了,杀了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倒是你,这么着急,是去找那云若梵?”

    “我特意把他们放在同一张网里面。”

    “那个网,我可是用了与太虚神甲同样的材料制成。”

    “司尧越是挣扎,那网就会收的越紧,所以,当日他们二人就紧紧的抱在一起了。”

    “现在他们更是日日四目相对。”

    “早该产生感情了,你啊,又晚了。”

    “啊,不对,这一世是你将她抚养长大,即使这样,还是没能让她爱上你呢?”

    “你还不明白吗?不是你的,可是强求不来呢!”

    这下换罂粟被踩到痛脚,朝族长攻来。

    族长挥了挥手,无数个银色小球朝罂粟攻去。

    罂粟冷哼,“花里花哨”

    看着上方打起来的两人,小宝打马走到大宝的旁边。

    “这天下,果然也只有族长能与罂粟一战了。”

    “只是不知他们谁更厉害一些。”

    小宝的话音未落,罂粟雷霆一掌劈向族长。

    族长轻松躲过,掌风飞到了后面的山上。

    山头顿时不知所踪。

    族长挥着衣袖,小球便围在了一起,产生飓风。

    罂粟听到一声面具的龟裂声,连忙有些惊悚的后退。

    面具的正中央已经有了一道裂痕。

    身上的衣衫更是被削掉多处。

    族长有些不耐烦的说:“我现在有些事情必须要去京城。”

    “没时间在这陪你耗着,你若识相的话,就先回你的老巢等着。”

    “等我的事情完了你再与云若梵,司尧去清算你们之间的爱恨情仇。”

    “到时我绝不插手,至于现在......”

    族长说着再挥衣袖,一道飓风擦着罂粟的脖颈而过。

    罂粟只觉脖中一凉,他伸手摸了摸,摸到一丝粘稠,放到眼前看了看。

    嘴角笑意肆意残忍,“方才我还顾及了你祖辈的面子,没曾想你竟如此的不识抬举。”

    “那就不要怪我没给你机会了。”

    等他的事情了结?那梵梵可能都要与司尧再次成婚了。

    罂粟抬了抬手,无数的死尸游魂扑面而来。

    朝族长狠狠的压去。

    族长瞬间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而且死尸和游魂还在源源不断的出现。

    族长身上的银光也被黑暗的气息所笼罩。

    小宝心里咯噔一下,族长能挺过来吗?

    她自然是希望族长能赢,一是因为罂粟这些年一直对她娘亲纠缠不休。

    又总是害她爹爹受伤。

    二是?没有二,仅仅是上面的一个原因就够了。

    狮队们同时出手,齐齐飞上天空。

    抽出宝剑迎战,不知是什么材质的剑,一旦刺入死尸。

    死尸便会化成一滩尸水流下。

    而一旦刺入游魂,游魂便瞬间魂飞魄散。

    罂粟眼中闪过一丝凝重,这样消耗着实大了些。

    没想到这家伙还有后招。

    任凭外面的狮队厮杀,里面的族长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尉迟问小墨,“我们要帮族长吗?”

    小墨思索了一会道,“虽然不想帮。”

    “但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那罂粟着实可恶,不能让他太嚣张。”

    说完正想飞身而上。

    被团团围住的族长终于有了动静。

    一道银色外圈泛着淡淡的金色的强光,刺穿了死尸和游魂的身体。

    散发出来。

    将方才还似乌云蔽日的上空照亮,似乎太阳一般耀眼。

    接着便是接二连三的强光,从那包围圈中射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