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 955威胁
    “姐姐先别这么早下结论呀?一会看看不就都清楚了吗?

    说实话,毕竟姐妹一场,扳不扳倒谁的,妹妹还真就无所谓,也不在乎,

    关键是,今天得让大家都了解一下当年事情的真相,将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都摆在明面上,让皇上来定夺不是?”

    李淑妃神神秘秘的说完,头也不回的吩咐道,“崔公公,把人带过来吧,咱们领着他一起去见见皇上。”

    很快,伴着李淑妃话落,就见崔公公从拐角处一闪走了出来,

    后面不出所料,果然还跟着一个浑身被包裹的很严实的人。

    两人来到曹贵妃身边,没有作丝毫停顿,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一路被李淑妃带着朝着书案后的大渝皇走去。

    “天哪,这位又是谁呀?今天可注定真是个不平静的日子,只这证人看着就接二连三的没个完呢。”

    看冷不丁又进来一这个包裹这么严实的人,殿里众人登时就愣住了,反应过来,已有人在下面开始小声议论起来了。

    “是呀,就这身打扮的,想来定不是什么简单人物,最起码也是不想让外人看到自己的长相才是……”

    “说不得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怕别人找上门来报仇吧……”

    “罪臣张思德,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很快,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就见那包裹严实的男人,已轻车熟路的来到正中间,高声跪拜起了上座的大渝皇。

    这声音一出,如此的熟悉,自是让在场不少人都大吃一惊,

    “天哪,这……这不是太医院前些日子致仕回老家的张医正吗?这个时候他怎么回来了?”

    “是呀,皇上刚才不还让鲍统领去寻人呢吗?这鲍统领还没出发呢,他怎么就自己跑回来了……”

    “皇上,臣妾这几日身体有些不适,本只是将张医正从老家请过来,想为自己切切脉,不料,这人刚刚进宫,臣妾就听说皇上您刚才也有意寻张医正,

    这不,想着皇上面前无小事,臣妾就赶紧把人顺便也给您送过来了。”

    见不仅是众人,连皇上也是一脸惊诧的看着下面的张医正,李淑妃忙从旁娇声娇气的补充道。

    “嗯,你这话倒是提醒了朕,没错,朕确实要寻他来着,”

    经李淑妃这一提醒,大渝皇也是一个恍惚,瞬间想起刚才杜太医提的事,连忙清了清嗓子,扬声问道,

    “张思德,朕现在问你,刚才杜太医指认你当年在皇后娘娘的补药里加了不该加的东西,你可认罪?”

    “皇……皇上……,臣……”

    面对着大渝皇的指责,张医正刚要开口解释什么,

    不料这边他刚一开口,就听旁边的曹贵妃已先他一步厉声阻止道,“张思德,你可想清楚了,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最好在心里掂量掂量,再往外倒。

    可别胡言乱语,到时候再惹得自己后悔?

    毕竟就像这书房外的红梅一样,虽然开时香气凛人,但是也莫忘了事前栽种她的人,和自己本身的处境不是……”

    曹贵妃这话显然是意有所指,甚至里面夹枪带棒的还有些威胁的意味,

    果然,她这话音一落,张医正往地上一趴,竟哽咽着半天没有敢继续说话,

    半晌,方模棱两可的回道,“皇上,老臣无话可说,一切听从皇上发落,倘若皇上有事让臣去做,或认定臣有罪,臣定是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见张医正这么快就变了卦,吞吞吐吐的想反悔之前的决定,一旁的李淑妃登时就不愿意了,也从旁喊道,“张思德你可是想好了,少在这冠冕堂皇的说些有的没的,糊弄皇上,

    今天能将你领进去面圣,可是给你的最后的机会,

    如果你还执迷不悟,一味的替某些人遮掩,别怪到时候事情查出来,本妃也救不了你,

    你自己好好琢磨琢磨吧,是那梅儿姑娘重要,还是你的家人重要,想想你那刚满周岁的一对小孙子,虎头虎脑多么可爱,

    现在可正是需要你这个爷爷庇护的时侯,别到时候稀里糊涂的丢了命,和你阴阳相隔才好……”

    当然了,李淑妃这话明眼人一听也自是明白,这话也是再明显不过,你曹贵妃不是拿着那叫梅花的女人威胁他吗,那我就拿家人威胁她,看到底是哪头轻哪头重。

    果然这边李淑妃话一出,张医正登时就一颤,起身就准备说什么。

    不料,他这刚要张口说些什么,一旁的曹贵妃又听不下去了,指着李淑妃直接当面锣对面鼓道,“李秀儿你什么意思,你这是故意在和本宫唱反调,威胁利诱他是不是?”

    “姐姐这话说的,这招不是姐姐您教妹妹的吗?毕竟这么些年,您利用梅儿姑娘,威逼张医正做的事还少吗?”当着众人的面,李淑妃可是一点没有要让着曹贵妃的意思,直接反唇相讥道。

    “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拿那梅儿姑娘威胁过他,明明是他自己愿意的好不好……”顺着李淑妃的话茬,曹贵妃脱口而出道,

    结果话说了一半,这才方意识到自己好像中了李淑妃的道,气得她扑上去就要找那李淑妃算账,“好你个小蹄子,我说这几天怎么看着那么老实,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原来是做小动作,偷偷去调查本妃去了,

    怎么,凭着一个张思德,你就准备诬蔑本妃、趁机胡言乱语扳倒本妃是不是?

    看本妃现在就撕烂你的嘴,让你再说不出那些子废话来……”

    说完,人刚要扑上去,就听上面忽然一声大喝传来,“住手!”

    大渝皇气得拍着桌子,喘着粗气指着二人骂道,“你看看你们成什么样子,一个个恶语相向,和外面那些市井泼妇有什么区别?”

    “皇上……”挨了骂的曹贵妃不服输,刚要开口辩解两句,却被大渝皇一瞪,不容置疑道,

    “都闭嘴,在朕准问完话之前,你们谁再开口说一句话,现在就给朕滚到冷宫里去,朕这一世都不想再看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