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位面跑腿平台 > 101章 还有没有王法的!
    两人身上的阵纹似乎被某种深奥的力量唤起,一道一道似乎以某种规则次序泛起亮红色,似乎互相吸引一般。

    但毛大夫身上的纹路亮到大半时却停了下来,而于宴祖身上画有的阵纹还在继续变红变亮,马上就要遍及全身了。

    其实这也难怪,毕竟毛大夫身材发福得比较厉害,而在胖子身上画阵纹费的材料肯定会比较多,这就导致了施法时需要的灵力也要更多一些……

    俗话有云曰:男胖短女胖深男女都胖要离婚,写书苦写书闷本书作者重半吨。

    “这对子母换神符,对灵力的要求还真是有点高啊,只可惜我这具身体的灵根被限制得太厉害了。”毛大夫长叹一口气,“不过这躯体用了这么多年,要舍弃的话,一时间还真有点舍不得啊……”

    话虽如此,毛大夫却是脸上突显狠厉神色,右手一翻,不知从哪抽出了五把手指大小的袖珍匕首,迅捷无比地插入双肩与大腿根部,然后犹豫了一会,在颜翠梅难以置信的尖叫声中,直接插进了心尖处。

    随着最后一刀的刺下,毛大夫全身的灵气大涨,身上画下的纹路,已然全部亮起。

    毛大夫全身如痉挛一般抽搐了起来,伤口处却诡异地地白肉翻起,一丝鲜血都不见流出来。

    他闭上双眼,头上贴着的符纸似乎被一只无形之手揭起一般,浮动在空中,缓缓地向着于宴祖额头上的那张符纸飘过去。

    在两张符纸重合上的那一刻,于宴祖胸口处佩带的那个硬币,突然间就打出了一道绿芒,直击两张符文。

    那是钱倩倩之前送给于宴祖的那枚硬币。

    原本他只是随手放在钱包之中,在黄贝贝给他的那道灵符自燃之后,于宴祖将原本系在灵符上的红绳保留了下来,系在了钱倩倩所赠的那枚硬币,继续挂于胸前。

    如果有人问起,于宴祖是打死都不会承认,他是嗅到了红绳上那淡淡的幽香,想起这红绳也是贴身给黄贝贝戴了十多二十年,才鬼使神差之下起了这个念头。

    穿梭到了神念世界的时间,他全身上下的衣物都没有跟着进来,而是在这世界上直接为他重新生成了一套更符合当地风俗的衣物。于宴祖也一直也都没留意到,除了手机之外,这枚硬币与这根看着就十分普通的红绳,却是一道随着他过来了……

    于宴祖似乎做了一个梦。

    他站在一边朦胧的空间之中,脚下的是一大块礁石,占地只有几十平米的大小,却是平稳异常,站在上面时,纵然四周是一片看不到尽头的海洋,时不时掀起惊涛巨浪,亦会觉得无比的心安。

    于宴祖就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是几秒钟,也可能是几万亿年,总之他根本就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似乎也并不觉得这样站在发呆有什么问题。

    直到身边不远处显现出了一个矮胖子,于宴祖才似乎从亿万年的慒逼中回过神来:“这是哪里?”

    他突然发现自己不但可以说话,还可以动了,之前的回忆顿时也全都涌了进来,提防地退开两步:“你想做什么?”

    “你居然在识海中开辟了这么大的一块立足之地!”那矮胖子自然就是毛大夫,惊疑地四下打量着,“不是说人界灵气不足,修者传承凋零,远不复中古时期的兴盛么?你是如何做到的!”

    “是啊,倩倩也觉得宴祖哥哥好厉害的呢!”一个声音脆生和地应道。

    毛大夫悚然回首,只见到一个一米四多、扎着双马尾的小女孩在对着于宴祖甜甜地笑着,白里透红的皮肤让人忍不住地想去亲近,端的是可爱非凡。

    但他却根本就没有一丝想与对方亲近的感觉,甚至还感觉到了一股透心的凉意从心下升起。

    这不是于宴祖的识海中?难道刚绘制的阵纹出了问题了?他的元神离窍时迷路了?

    毛大夫费了这么多心思,最终驱使元神侵入了对方的识海,为的就是撕裂吞噬掉于宴祖的元神,获取其记忆的同时占据对方的身体,再借助之前得到的人界穿梭符阵去到人界,摆脱本体的控制。

    可是为什么他的识海中会多了个小女孩的?

    还!是!这!么!幼!齿!的!小!女!孩!

    以前只听说过有钱人会在金屋里藏娇,结果今天他才算是真正的大开了眼界:谁TMD还会在自己识海里藏一个幼女的?

    人界没有相关律法的吗!也不管管的?

    毛大夫一时间有点崩溃。

    于宴祖在这里似乎所有的反应都会慢上半拍,此时才讶然问道:“钱倩倩?你怎么会在这里?这是什么地方?我不是去到了某个神念世界做任务了吗?你什么时候也跟了进来?”

    说着他也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不太对,双手摸了摸自己全身上下:“我怎么好像感觉不到自己的体温了?”

    “宴祖哥哥你傻啦,这不是你的肉身!”钱倩倩上来牵着于宴祖的手一个劲地猛晃,“你现在的状态啊,是元神!是神魂!是灵体!是魂魄!随便你怎么称呼都行,反正其中的区别宴祖哥哥你一时也弄不清楚。这里是你的识海,一般来说是你的元神所处之地。如果宴祖哥哥没有练过相关功法的话,这里就是一片大海,宴祖哥哥根本就没有办法能察觉到这里的呢!”

    与钱倩倩有了肢体接触后,于宴祖似乎感觉到对方手上传来一阵凉意,意识也清醒了很多。

    他见到钱倩倩也很是开心,把她小脑袋按入怀中一顿乱揉,直到她的两条马尾都立了起来形成了感叹号进行抗议才放手。

    “那你又是怎么进到我的识海中来的?”于宴祖好奇地问道,然后指了指毛大夫,“那个死胖子又是怎么来的?”

    死胖子……

    毛大夫眉头直跳,恨不得立马冲上去,直接就把于宴祖的神魂给吞食掉。

    但一来对方在识海中开辟出的立足之地远大于他的想像,元神估计比他还会坚韧不少,二来对方还有个莫名其妙的帮手。

    在识海里有帮手,谁能想像得到?比汤锅里钻进了一只大老鼠更让人崩溃的是,打开锅盖时却有一只肥硕的老鼠从滚烫的汤锅中窜了出来……

    虽然他在魂体离身之前就使用秘法强行临时增强了元神,但却禁不住人家在识海里还藏有一个怎么看怎么古怪的小女孩啊!

    钱倩倩扁扁嘴:“我怎么知道他怎么来的。我在给宴祖哥哥的那枚硬币中留下了一道副神魂,在你遇到致命危险时会出来帮宴祖哥哥——哦,说起来那枚硬币可以暂时作为我神魂的临时的躯体使用的,宴祖哥哥可要保留好哦!”

    呃,原来他平日间除了把一个风华正茂楚楚可人的女鬼放在裤兜里,还将一个小女孩的身体带在胸口前,于宴祖突然感觉自己有好像是个变态……

    “我遇到了危险?”于宴祖微微眯起双眼,“倩倩你是说,这个矮胖子?”

    “是啊,为节约能量,倩倩在硬币上设置的是每过十分钟就接收一次外界信息,我也是才发现他想吞噬宴祖哥哥你的元神,还好我也赶得及进来了!”钱倩倩有点委屈,“人家还是第一次来到宴祖哥哥的识海呢,他就在旁边跟个电灯泡一样的杵在那里,多煞风景啊!宴祖哥哥,我们把他扔下海好不好呀?”

    毛大夫迅速地退开几步,喂喂喂,还有没有王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