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90章 蓝玉的唯一生路
    太师,那可是三公之首,当朝一品,柳淳却说,让自己的格局变小了,难道老子真的那么高大了?

    不得不说,这个马屁拍得有水平!

    蓝玉眉开眼笑,“小子,你说太师都小了,是不是该封王啊?”

    要不是打不过他,柳淳能掐脖捏死蓝玉。

    大明朝的官员到国公一级,就到头了,仅有的几位王爷,诸如徐达、常遇春、邓愈等,全都是死后追封的,难道你姓蓝的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活够了?

    似乎蓝玉也觉出来了,他讪讪笑了笑。

    “那个……封不封王,也没什么,没什么的。”蓝玉无奈挠了挠头,很苦恼道:“柳淳,你说我接下来该干什么?”

    “侯爷是真的问我?”

    “嗯!”蓝玉点头,“我从捕鱼儿海回来,一路就在想,论功劳,我灭了北元,抢回玉玺,也算是到头了。论起官爵,回京之后,少说也会加封个国公。什么金银财宝,美人府邸,我也什么都不缺,这往后的日子,我该怎么办?难道就像中山王似的,深居简出?可我比徐达年轻了那么多,让我在府里待着,坐不住啊!”

    “唉!”柳淳叹口气,人常说性格决定命运,蓝玉的悲剧的确跟他这个人个性有关,立下了泼天大功,他要是老老实实,像徐达一样会做人,未必会死。

    可他闲不住,什么事情都要掺和,有朱标在,还能替他周旋,等朱标一死,老朱不放心他,太孙朱允炆忌惮他,被前后两个老板盯上,真是想不死都难!

    柳淳有心帮蓝玉,可他又不能直接告诉他,过两年,朱标就要死了,你跟太子绑在一起,也是死路一条……信不信,假如柳淳敢说半个字,蓝玉立刻就能把他当成试图谋害太子的逆犯,直接咔嚓了。

    “侯爷,我倒是想问问你,你自己想干什么?或者说,你还有什么事情放不下?”

    “这个嘛……”蓝玉沉吟道:“你刚刚跟我说了,本爵比肩古之名将,我也有心流芳百世,你说本爵写写兵法怎么样?”

    “好啊!”

    柳淳眼前一亮,这家伙还不算太笨,关门著书,至少能免去很多麻烦,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可蓝玉自己先摇头了,“我跟你讲啊,兵书上面,之乎者也,好多东西我都看不懂,让我著书,只怕会让人笑话哩!”

    柳淳摇头,“永昌侯,你这话就错了,写兵书不是为了让后人猜谜,而是为了练兵,为了打仗……依我看,你只要把自己的练兵方法,打仗心得,原原本本写出来,就是一部好书!怎么挑兵,怎么训练,怎么筹备作战,怎么探查情报……这些才是最基本的东西,至于什么谋略算计,写的人太多了,侯爷何必跟他们一样俗气!”

    “哎呦!”

    蓝玉抚掌大笑,“这个我还没想过,小子,你说的有理,回头我整理一下,就,就写一部《常氏兵法》吧。”

    “等等!”柳淳不解道:“侯爷不是姓蓝,怎么不叫蓝氏兵法?”

    蓝玉深深吸口气,探身道:“小子,我这些本事,都是跟我姐夫学来的,假如他还活着,哪里轮得到我啊!”

    又一次提到了常遇春,蓝玉真是万分感慨。

    “你刚刚不是问我,有什么事情放不下,写兵书是我临时想到的……还剩下的有两件事,都跟我姐夫有关,其一呢,你也知道,太子妃是我外甥女,假如有朝一日,太子继位,她就是正宫皇后,常家的那几个混小子就是国舅了,皇亲国戚,贵不可言。我姐姐死的时候,就把他们托付给我,我这个当舅舅的,也算尽了心力。”

    “再有,就是跟随我姐夫的那些老部下了,他们出生入死,替我姐夫挡了不知道多少刀剑。如今天下承平,没有人管他们,我怕这些老兄弟会受到委屈,到时候,我没法跟姐夫交代。”

    “所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更何况蓝某能有今天,全靠姐夫的栽培,我不能辜负了他!”

    蓝玉提到的这两件事,一个是照顾常家人,一个是庇护常遇春的旧部,全都跟他姐夫有关……听到柳淳的耳朵里,很不好受,你丫的就是大傻子!

    光想着你姐夫,怎么就不想想你自己?

    都到了这个份上,还瞎掺和,是要出人命的!

    常遇春也真是有福气,都死了快二十年了,还有人成天念叨着他!

    柳淳也不知道是该敬佩蓝玉,还是该骂他了。

    “小子?你是不是想说我太傻了?”蓝玉自嘲一笑,“小子,你不知道,当年蓝某还不到十岁,父母都死了,是我姐姐带着我,讨伐为生,她好容易讨到一点粮食,都给我吃,自己吃野菜,树皮,吃得肚子老大,身上都肿哩!后来我们遇到了姐夫,他原本是山贼强盗出身,因嫌弃旧主缺少大志,只懂打家劫舍,才逃了出来,投奔陛下。故此姐夫治军,最为严谨,对待老百姓也算客气。我们姐弟跟在军中老营,算是有了一口饭吃。那时候姐姐天天没日没夜,替军中将士洗衣服,两手十指都搓破了,新伤接着旧伤,赶上冬天,手,手指都肿的跟红萝卜似的!”

    蓝氏姐弟,绝对是苦孩子出身,最大的奢望,就是能吃饱肚子。他们在军中卖力气干活,洗衣服,放马……老天保佑,常遇春看上了蓝氏,从此姐弟俩彻底改变了命运。

    “我不记得父亲什么样了,姐夫就是我半个爹!为了他,哪怕把一条命扔了,姓蓝的都不会皱眉头!”

    帐篷里陷入了沉默,柳淳无奈摇头,有些人就是明知道不妥,也要一条道跑到黑!

    “侯爷,太子殿下,早已经过了而立之年,和太子妃感情甚笃,我以为侯爷大可以不用担心。”

    蓝玉沉着脸没说话,因为跟他讲这话的人太多了,老生常谈而已!

    “那个……至于侯爷想庇护那些武人,容我说一句话,只是把他们提拔到高位,未必是好办法。侯爷该传承的是武夫的精神!”

    “精神?什么意思?”

    “办学!”

    “办学?你是说,让他们给我当学生,让我教他们打仗的本事?”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

    蓝玉思量半晌,摇了摇头,“小子,俗话说,天地君亲师,师徒如父子。假如他们拜我为师,而后又进入军中领兵……这些人,算不算蓝某的私党?朝中的那些文官会怎么看?我提拔故旧已经招来了非议,若是再重用自己的学生,你想让我被吐沫星子淹死啊?”

    柳淳朗声一笑,“永昌侯,你若是随便收学生,自然会引起非议,可若是收几个好徒弟,那就不用担心了。”

    “什么叫好徒弟?我看你小子就不错,怎么样,要不要管我叫师父?”蓝玉大喇喇道。

    柳淳被问得脸涨得通红,他现在还不确定蓝玉能不能脱险,拜他当师父,岂不是找死吗?

    “那个……我不够资格的!”

    “什么资格?”蓝玉急吼吼道:“我收徒弟,你小子又这么机灵,正是最合适的人选!拜师,现在就拜师!”

    这家伙又来了不讲理的劲儿,柳淳哭笑不得,“我的意思是永昌侯要收皇家子弟为徒!”

    “哦!”蓝玉一惊,“什么意思?”

    “是这样的,我听说陛下有意把晋王,秦王,燕王的儿子招入京城,同太子的几个儿子一起进学……若是侯爷能奏请陛下,为几位公子增加武学课程,由侯爷亲自教导,从皇天贵胄开始,培养尚武精神,自然不用担心日后武夫被欺凌,侯爷意下如何?”

    柳淳还没有讲出最关键的一个原因……如果真的这么干了,朱允炆就要拜蓝玉为师,而朱允炆素来讲究尊师重教,师徒名分定下来,看他还管不管蓝玉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