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历史军事 > 寻唐 > 第三百零八章:追逐
    (二更兽破功,今天只有这一章了,抱歉!)

    程家坞堡之上,号角长鸣,原本已经关闭的堡门大开,吊桥轰然放下,上千名乡兵手持长枪大盾,在数十名骑兵的引导之下,从坞堡之内鱼贯而出,这才是坞堡之内原本的乡兵。为首两人,一个是李睿,一个是程家坞堡的主人,现在的程家乡的乡长程嘉。

    “李将军神算啊!”看着陷入绝地的费灿和他的骑兵,程嘉叹服不已。

    李睿也是得意异常,这一次他率领八百精锐自深州秘密潜入,没有带任何的辎重,只是带了大量的弩箭。

    八百人,竟然携带了二千张弩,平均每个士兵有近三张。

    当然,弩这个玩意儿,如果没有经过特别的训练的话,也是玩不转的,像程家弩的乡兵们,如果由他们来使,那效果恐怕就要大打折扣了。

    抵达程家坞之后,他又召来了驻守高阳的两百甲兵,合计一千甲兵便是他这次作战的主力。以一千甲兵,一千乡兵,对抗费灿的两千骑兵,听起来有些以卵击石的味道,但设计好陷阱,以有心算无心,在提前布置好的战场之上,费灿却是吃了大亏。

    双方还没有正式接触,费灿已经折损了五百余骑兵了。

    “不要小看他卢龙兵,他们实力犹在,这一仗还有得打呢!”李睿压抑着兴奋的情绪,道。

    “他们插翅难逃了。”程嘉则是兴奋不已。作为第一批向武威节镇输诚的瀛州原坞堡堡主,他算是受到了优待的。这一次如果再立下战功,那上面许他的高阳县令一职,便唾手可得了。

    现在费灿,前后各有五百精锐甲士组成的军阵,左右两边密密匝匝的青纱帐之中,更是遍布陷阱,他们的活动区域便限制在这么小的一块区域之内,根本难以发挥出骑兵的机动优势和速度优势,再加上武威军镇那堪称恐怖的远程打击力量,费灿难不成还能插翅飞上天去吗?

    费灿从地上爬起来的那一瞬间,便已经对自己的处境有了一个清晰的了解。他有些怜惜地看了一眼已经折断了马蹄的自己的战马,这匹战马已经陪他度过了五个春秋,是陪他时间最长的一匹战马,此刻正哀鸣着盯着他。

    费灿从地上捡起了自己的长枪,走到马前,闭上眼睛,一声嘶吼,猛力一枪扎了下去,战马努力昂起的头颅颓然垂下。

    一名士兵给费灿重新牵过来一匹没了主人的战马,费灿翻身跨上马鞍,他的头盔不知跌到哪里去了,发髻也跌散了,此刻,浓密的长发披散了下来,倒是更显出几分凶悍的气息来。

    作为一名久经战阵的老将,他知道麻烦大了。

    后面,是数百名武德精锐组成的军阵,大盾,长枪,弩箭,构成了对抗骑兵的精典阵形,更重要的是,此刻在他们的前面,还有一道坑。

    这些士兵从地下的坑道里爬出来后,并不是向前,而是退到了坑的后面,面对着费灿的这边要矮一些,武德的士兵站在坑道稍高的另一头立起了长盾。这个小小的障碍,现在却成了费灿的难以承受之重。

    他的骑兵想要击破敌阵,就必须要跃过这个坑道,但问题是,现在他无法加速,在没有速度的情况之下,他的骑兵很难一鼓作气冲过去。

    而在他的正前方,另外数百甲兵,也是同样的阵仗。

    费灿更清楚,他很难在短时间内击溃这样的一支精锐,一旦被缠上,后果不堪设想。

    而两边密密匝匝的青纱帐里,狡滑的武德人不知道设下了多少圈套,绊马索,坑道,抑或是其它的什么东西,都会让他的骑兵寸步难行。

    “左右分兵,擦着前面武德人军阵的边掠过去,不要去与他们纠缠,我们去攻打他们身后的乡兵。”霎那之间,费灿便知道除了这样一条路,他再无别的道路可走。

    哪怕这会让他付出极大的代价。

    在李德的眼皮子底下,费灿的骑兵一分为二,剩下的一千多骑兵,列成了单薄的纵队,擦着武德士兵的军阵与两侧的青纱帐之间那狭窄的空地飞速地冲了过来。

    他选择的道路是前方军阵的两翼,擦着武德军阵的边上向前疾冲。

    冲锋的卢龙骑兵将随身携带的小盾努力挡住朝向武威军阵的一侧,伏低身子,拼命地摧动战马。

    现在他们只要速度。

    弩箭呜呜的鸣响,卢龙骑兵下饺子一般地落下马来,他们有的是被弩箭命中要害,有的则是战马受伤倒地。

    让李德微微色变的是,那些跌下马来的卢龙骑兵们,只要还能动,都是沾地便起,举着盾牌,挥舞着手里的刀枪,嗷嗷嗥叫着义无反顾地冲向了军阵。这让军阵里的弩箭不得不分出一些来对付这些冲锋者。

    射击飞奔的骑兵的弩箭,顿时便弱了不少。

    “果然有两把刷子啊!”李德伸手摘下了挂在鞍鞒之上的大刀,笑对着程嘉道:“程乡长,接下来就要看你的了。”

    程嘉此刻倒是紧张了起来。害怕倒是未必,因为他也能看出,对方现在不过是拼死一搏,优势仍然在他们这一边,但对方这个架式,是很明显地将矛头对准了他,虽然他的左右,现在有上千名乡兵组成的军阵,但他心中却是一点把握也没有。

    听到李德的话,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高举起手中的横刀,厉声喝道:“老少爷儿们,打赢了这一仗,每人赏银十两。”

    这笔钱,当然是他自己拿出来,上千名乡兵,便是上万两银子,这对于一个坞堡土财主而言,也是一笔巨款了。

    但是转回头想一想,如果能在李睿的面前好好的表现一番,这些钱他是不在乎撒出去的,死多少人他也并不在乎。

    只要他还活着去攫取胜利的果实就好了。

    而此刻,他清楚地看到,后方李睿的那个殂击的军阵,此刻已经越过了壕沟,正在向前挺进,两个军阵合拢在一起,便会与他形成前后夹击之势。他只需要多挺一段时间便够了。

    费灿付出了近三百人的代价,冲到了程嘉的乡兵面前。

    “穿透!”费灿长枪戟指,怒声大喝。

    他的时间不多,在他的后方,武德的两个军阵已经合二为一,正大步向前逼来。

    几乎在他大吼的同时,李睿也是高高地举起了他的大刀,一声长啸声中,竟然仅仅带着身边的数十名骑兵,迎面冲向了呼啸而来的卢龙骑兵。

    两军重重地撞在了一起。

    跟随李德的这些亲卫骑兵的确很是骁勇,但毕竟只有数十骑,虽然他们如同一柄烧红的火钳一般直接杀进了对方的腹心,但更多的卢龙骑兵却是呼啸着掠过他们,杀向了程家坞的乡兵。

    当李睿穿阵而出,身边已经少了十余名袍泽,勒马回过头来,他却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程家坞的乡兵或者对卢龙军队有着先天的畏惧,或者是因为他们的确还不够强大,也或者他们被卢龙人此刻绝对求生的凶悍所吓着了,哪怕程嘉开出了重赏,哪怕程嘉自己奋力地组织堵截卢龙骑兵,但程家坞的乡兵,依然被一击而溃。

    费灿冲开了程家坞乡兵之后,头也不回地绕过了程家坞堡,绕了一个大圈子,向着远方狂奔而去。

    虽然突出了重围,但费灿来时的两千骑兵,此刻只剩下了最多千余骑。

    “李将军,程某惭愧。”程嘉垂头丧气地来到了李睿的面前,在他的身后,那些惊惧的乡兵们,此刻仍然乱成一片。

    李睿却不以为忤,乡兵也就这水平了。这一仗能让程嘉看到他能组织起来的乡兵在真正精锐的军队面前不堪一击的现实,也能将他内心深处也许还藏着的一些小小的心思给打击得再也不复存在。

    再说了,这一次围歼费灿的骑兵,可不是眼前这一招,这是一个连环计呢。

    “程家坞的乡兵们表现还是不错的。”李睿笑着道:“特别是程乡长,更是表现英勇,手刃卢龙骑兵多人,这一点,我一定会写到战报里去的。”

    “多谢李将军,惭愧,惭愧!”听着李睿的表扬,程嘉只觉得脸庞有些发烧。

    “程乡长,组织大家打扫战场吧!”李睿道。

    “李将军,那些卢龙骑兵怎么办?”程嘉小心地问道。

    李睿一笑道:“他们跑了,我们就不用管了,剩下的事情,自然有别人来做。”

    对于李睿来说,他当然想把费灿的部队都给留下来,而为此,他也着实费了一番心思,但他不得不承认,费灿和他的骑兵,不但异常坚韧,而且反应迅速,而费灿也是一员很厉害的将领,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便能找出唯一的一条有可能突出包围的道路。

    “公子说卢龙军队绝对是当世强军,此话的确不假。”李睿在心中想着,以后碰上了任何一支卢龙军队,万万不能有丝毫大意,必须要提起十二分的小心来对付他们。

    一口气逃出了十余里之后,费灿这支仅剩下一半的骑兵,才终于缓了一口气,他们不得不停下来休息一会了,他们的战马再这样跑下去,指不定就要废了。

    “费将军,稍事休息,咱们不如杀一个回马枪,现在那些人只怕正忙着庆贺胜利了,我们杀回去,替战死的兄弟们报仇!”一名校尉走到费灿的面前,大声道。

    费灿没有答他的话,而是出神地看着远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费将军,小小的挫折算得了什么?当年我们打契丹金帐的时候,一战便战没了数千兄弟,最后不也是打赢了吗?”校尉道。

    “杀回去,杀回去!”校尉的话,激起了费灿身边一批老兵们的傲气来,这些人异口同声地向费灿请战。

    费灿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大败之后还有如此士气,当然让他很开心,但此刻,他想到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

    刚刚结束的那一仗,程家坞堡明显是猜出了他的想法,因而设下了一个圈套让他去钻,而这些士兵,并不是柳成林的部下,李睿这样级别的将领,他还是知道的,深州兵马出现在这里,只能是专门针对他的。

    如果这一切都是柳成林设计的话,那么,一直缀在他身后的李德的那支骑兵去哪里了?他们真被自己骗到别的地方去了吗?

    “李德的骑兵在哪里?”他突然回头,问刚刚请战的那名校尉。

    那名校尉一楞,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地面便传来了微微的震颤,对于这些老练的骑兵而言,这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喻。

    “有敌来袭,准备战斗!”费灿一声大喝,率先翻身上马,千余骑兵齐唰唰地翻身上向。

    左侧的地平线上,一支乌泱泱的骑兵,正如同海潮一般,滚滚向着他们奔来,正是李德所统率的游骑兵。

    “不要恋战,走!”费灿大呼一声,打马便走。

    他的军队刚刚经历了一场激战,喘息未定,碰上李德养精蓄锐的两千余骑兵,一点胜算也没有。

    一场追逐与逃亡的把戏在瀛州开始上演,费灿带着他的骑兵,努力地向着石林方向逃窜,只要能逃到石林,那里遍布的大裂谷,将会为他提供最好的保护,不熟悉大裂谷地形的人到了哪里,便会如同进了秘宫,到了那时,才是他反击的时候。

    不过正如费灿所想的那样,他的骑兵跑不过养精蓄锐的对手,逃亡的路上,他不得不一次次地分出一拨拨的骑兵去堵截,拖延李德的主力。

    当他看见石林的大裂谷的时候,还努力地尾随着他的骑兵,已经只剩下了六七百骑了。而身后,李德的追兵又已经地平线上露出了他们的身影。

    骑兵们惊魂未定,却又带着一些劫后余生的感觉冲进了大裂谷的一个入口,缀在最后面的费灿,恶狠狠地看着越来越近的李德的骑兵。

    “来吧,追进来,追进来杀我吧!”他在心里念叼着,这里是他的主场,这里的每一个出口,每一道裂谷的走向,都刻在他的心里,只要到了这里面,他就有把握让李德有进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