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历史军事 > 寻唐 > 第九十六章:纸上学来终觉浅
    苏宁对于王氏的仇恨之情,可谓比天高,天海深。以至于他在得到了李泽和王夫人的确切地址之后,第一时间便派出了刺客和自己身边最为精锐的军队。哪怕现在正面临着与卢龙张仲武的大战,每一个甲士,每一个精锐的战斗力都是弥足珍贵的。但在他看来,只要还有一个王氏的后人在为王氏焚香祷告,让王氏的香烟继承,他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便都会向外泛滥恨意。

    他要让王氏一族在这个世界之上完完全全的消失踪迹,唯有如此,才能让他心中恨意稍平。

    至于李澈所说的李泽手中拥有一支不错的武装力量,他更是哧之以鼻,这个外甥什么都好,但做事就是少了一股决绝的气势,瞻前顾后,老是想着这也要,那也要,什么都想顾全了,做到了,这怎么可能?

    李泽手中能有多强的武装力量?无外乎就是那些稍微受过一些武装训练的本地青壮了,最强也不过是自己麾下那些府兵的水平罢了。外甥终究是没有真儿八经的打过仗的人,无法了解职业兵与业余兵在本质之上的区别。

    一个职业兵能够很轻易地击败或者杀死好几个府兵,这可不是单纯地打架,而是性命相搏,精巧的杀人技术,先入为主的气势,相互之间在生死之间磨练出来的默契配合,能让一千个职业军人轻而易举地击败上万人的民壮队伍。

    战场之上真正面对面地击杀的对手其实并不太多,那些有着大斩获的战争,更大的胜利其实是在决战之后一方溃逃之后才能获得的。而真正左右战场局面的,永远都是那些职业兵。

    三百甲士,而且是自己身边最精锐的三百甲士,苏宁是下定了决心要将李泽从这个世界之上抹掉的。整个深州,也不过拥有一千五百甲士而已。而这三百人,更是其中的翘楚。

    管他什么义兴堂,管他什么一年几十万贯的收入,在苏氏一族的血海深仇面前,统统都不值一提。钱粮什么的,没有了可以再去挣,可以再去抢,打赢了仗,自然什么都有了。

    所以即便是李澈力劝他先缓上一缓,等他打完这一仗然后亲自来处理此事,苏宁也是置之不理,如果不是现在他实在是脱不开身,他甚至都有亲自去砍掉李泽脑袋的冲动。

    这一次三家联合,作为抗击卢龙的第一线,苏宁结识了不少横海那边的人物,朱军就是其中之一,单论朱军现在的职位,自然是无法与苏宁相提并论的,但朱军是横海节度使朱寿的亲侄子,便注定了这个人的特殊之外,这一次苏宁找上门去请朱军帮忙,朱军慨然充诺,当然,忙也不是白帮的。

    灭掉李泽之后,李泽那个庄子之上的所有财物,都将归朱军所有。而苏宁告诉朱军的是,那个庄子之上,至少有着十万贯的现钱。

    至于义兴堂的事情,苏宁倒还没有白痴到也告诉朱军,很简单,这个商业网络是李澈志在必得的,拿下了这个网络,以后当成德想要对横海做些什么的时候,它便会发挥巨大的作用。因为有着王明义的存在,完整地控制这个商业网络并不是不可能的。

    不知究里的朱军在听说了那里有十万贯的银钱之后,毫不犹豫地便答应了这笔交易,对于他来说,十万贯,足以让他在石邑再拉起一支部队来。

    原本是想接手柳成林的那支部队的,但出了那事儿之后,被叔叔痛骂了一顿,直接将他从那支部队里调了出来,如今当着一个空头的昭武校尉,在石邑这个破地方整训军队,他都穷得快要揭不开锅了。

    所以这一次实际通过大青山来的敌人,并不是三百,而是四百,多出来的一百人,是朱军的亲信,他们美其名曰是来助战,实则上是准备来搬钱的。

    想一想,李泽是成德节度使李安国的私生子,现钱都有十万贯之多,那么在那个庄子上,值钱的东西,想来也会不少,统统都抢回来,那都是可以变成钱的,而钱,又能给朱军带来更多的士兵,武器。

    所以他的热情,一点儿也不比苏宁低。

    只是他们不清楚的是,他们在进入大青山之后,所有的行动便落入到了对方的视线之内,而在秘营之内,一场军事会议正在召开之中。

    李泽万万没有想到,他经过深思熟虑提出来的作战计划,被毫不留情地否决了。屠立春,石壮,沈从兴这些人,没有一个赞成他的那个所谓的伏击计划。

    “公子,您没有真正上过战场打过仗。打仗,可不是您想象中的那样的。”屠立春说得很委婉,但李泽却听懂了,屠立春这是说他在纸上谈兵。

    “那你说说,这一仗该怎么打?”虽然知道屠立春是一个久经战场的老兵,但被如此地全面否决,李泽脸面之上还是有些挂不住。

    “公子,深州过来的都是老兵,个个都是身经百战的角色。统兵将领楚烜,我也是认识的,那是一个经验极其丰富的家伙。深山老林之中行军,他绝不会大意,更不会轻易地踏进我们的陷阱之中,这从心月狐打探回来的情报之中便已经可以清楚地表明这一点了。”屠立春道。

    “是啊,公子。”热情一向高涨,而且唯李泽之命是从的沈从兴这一次也难得地表示了反对。“其实就算对方落入到了我们的包围之中,真像公子所说的那样在密林之中混战起来,我们压根儿就占不了上风。”

    “这是什么道理呢?”

    “公子,这些身经百战的老兵,可不会像公子想的那样,一旦落入埋伏就惊慌失措,顾此失彼的。”沈从兴道:“他们会充分发挥他们的优势,与我们缠斗,而在战斗力之上,毫无疑问我们是落在下风的。密林之中,我们人数上的优势反而会变成劣势,因为我们无法集中更多的兵力发起进攻,而只能在小范围之内进行缠斗,这个时候,单兵作战能力更强的人,明显是要占上风的。已知对方四百人都是甲士,而我们,披甲的人太少,更重要是,我们的士兵是第一次上战场。”

    此时李泽终于有些回过味儿来了。

    “老兵不会被轻易吓破胆,也不会轻易溃败,但我们就不同了,就算秘营有决死一战的信心,但那些召集而来的府兵,只怕是应付不了这样的场面的。”沈从兴接着道。

    “所以说?”

    “所以说,我们要选择一个合适的地点,能集中我们所有的兵力,对他们形成强势的压迫,先引诱对方冲击我们的阵地,对他们进行有效的杀伤,然后再组织精锐的小股部队,对他们进行二次重击,直至让他们再无战胜我们的信心之后,才能全面出击,一举而胜。”石壮在一边补充道。

    “什么样的地方才合适我们的打法?”李泽努力地回想起白天他们巡查过的那些地方。

    “百丈岩。”屠立春道。“那里一面是绝壁,无法攀爬,两头有瓶颈,便于我们封堵对方前进和后退的路线,而另一侧,却是一道缓坡,这个地方,就像是一个葫芦,中间有大片的空地,看起来是不易设伏的,反而会使对方放松警戒。一旦敌人在这里陷入我们的圈套之中,他们首先想到的便是冲上这个缓坡,翻越这座山包脱离我们的包围,而我们,自然就会在这里等着他们。”

    李泽这才明白,白天的时候,屠立春,石壮他们为什么在这个地方逡巡良久。他不仅有些脸上发热,自己认为最不合适打埋伏的地方,却是这些经验丰富的将领们最看好的地方。

    纸上学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啊!

    李泽在心中感慨着,自己看了那么多的兵书,前世也读了不少对无数战例的分析,但在这些人面前,毫无疑问还是渣渣一个,看起来自己以后还是少插手具体的战术安排,这也就是屠立春他们敢提反对意见,要是下头尽是一些唯唯喏喏的人,只怕以后会坏大事。

    以后自己只决定方向,目标,而绝不去干涉将领们怎么打!李泽在心中为自己定下了一个规矩。与这些人相比,自己半瓶子醋,坚决不再拿出来晃当了。

    “也就是说,我们还是要打上一场硬仗的,毕竟这片空地和缓坡也给予了敌人反击的机会。”李泽道。

    “公子,没有任何一场战斗是可以轻易获胜的。”屠立春道,“我们能集结起来二千五百人,其中有三百秘营战士,有数十名战斗经验丰富的护卫,有陈长平这样的神射手,还有石兄这样勇寇三军的强者,已经占了绝大的优势了,这场战斗,我们至少有八到九成的胜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