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重生之玄学首富 > 第五〇二章 救命,达令!
    等了一会儿,丁宇从车前绕到副驾驶,准备上车,杭城这家涉外酒店的专门突然转动起来。

    爱丽斯还是老样子,穿着丁宇的外套,急忙地跑了出来。

    一边跑,她一边对丁宇喊到:“达令,救命!”

    呃。。。

    借件衣服,这称呼就变成亲耐地了?

    丁宇一愣神,赵谦逊气喘吁吁地跑了出来,这小子的体格真一般,没跑过爱丽斯。

    赵谦逊看到爱丽斯叫丁宇达令,不禁一愣。

    他似笑非笑地说到:“别开玩笑了,刚才你在西餐厅弹钢琴的时候,你们两个还不认识。”

    爱丽斯一搂金色的头发,一挺傲人的身材,抓住丁宇的胳膊说到:“一见钟情不行吗?”

    赵谦逊脸色难看地说到:“爱丽斯,你别开玩笑,你爸爸正在满世界找你呢。”

    爱丽斯指着丁宇的衣服,说到:“你们两个刚才一起吃饭了是吧?他的外套你总该与印象吧?”

    爱丽斯把外套从腰间解下来,把裙子撕开的口子露出小腿的部分,笑着说到:“我们太投入了,在车里共度了一段不可描述的时光。”

    丁宇结合着爱丽丝的表情和动作,也算听懂了。

    要是别人这样,他一定大耳刮拍过去,可是爱丽斯的说话对象是赵谦逊,看着赵谦逊由红变白的脸,他反倒乐于这么做。

    这小子一直在攻击他,丁宇的反击很犀利,却还是给他继续装逼的机会,与其这样,不如恶心、恶心他。

    要是真男女朋友那种关系,假装绿了他,岂不是美滋滋。

    丁宇连忙把衣服围了起来,对爱丽斯说到:“别让人看见,怪不礼貌的。”

    赵谦逊指着丁宇,气呼呼地说到:“丁宇,你这小子行啊,到处留情哈。香江分手一个,带回来一个。又在这欺负外国无知洋妞!”

    他用的汉语,爱丽斯听不懂。

    “赵谦逊,如果我要是查出来林美琪的事情和你有关系,我绝对饶不了你,你现在对我很了解啊。看来,我这么做也算是给你一点教训了!”,丁宇所说的关系,自然是林美琪的心理状态,虽然他知道,这与他人无关。

    但是,林美琪被刺激到所谓的“看透”,赵谦逊是脱不开干系的。

    丁宇越想越气,直接搂住爱丽斯的纤腰,把手放在她的胯骨上,说到:“你都听到了,她刚才喊救命,如果你真的对她有什么坏心思,别怪我不客气,告你性骚扰!”

    赵谦逊脸色苍白,甚至手都有一点哆嗦,爱丽斯的父亲是法国的著名富豪,赵谦逊在欧洲的一些参股生意,都要通过爱丽斯的父亲来运作。

    更何况,爱丽斯从小音乐素养高、淑女气质佳,长相在东西方人眼里都是倾国倾城之貌,从金钱到容貌,赵谦逊都看中了爱丽斯,没想到只跟丁宇见过一面的她,竟然。。。

    “爱丽斯,你跟我走,我得到你父亲的委托,可以带你回欧洲。”,赵谦逊说到。

    “对不起,我已经二十岁了,我有权力选择我自己的生活,即使我父亲也不能干涉,你若是再纠缠下去,我要报警了。”,爱丽斯气愤地对赵谦逊喊到。

    赵谦逊哈哈大笑到:“好哇,我会让你回心转意的,到时候看丁宇怎么白欢喜一场!”

    “算了,大街上这样,跟个小丑似的,省省吧,赶快散了吧!”,丁宇扶着爱丽斯进了酒店。

    赵谦逊急忙走了过来,却被丁宇拿胳膊给支开了,“天快黑了,别打扰我们休息了。是不是爱丽斯?”

    爱丽斯卖力地点点头,“达令,我们走!”

    赵谦逊连说了三个好、好、好,一咬牙,拿起电话,坐在酒店大堂里打起电话来。

    进了爱丽斯的房间,爱丽斯拿着牛仔服、内衬针织衣、牛仔裤和袜子,就进了卫生间。

    不一会儿,一个活泼可爱,扎着马尾的高挑女孩展现在丁宇的面前。

    “我们。。。,该怎么办?你和赵谦逊不是朋友吗?”,爱丽斯的观点很奇怪。

    她丝毫没有怀疑丁宇,可能是出于对丁宇天然的信任。

    她看着丁宇一份淡然的样子,觉得丁宇一定有办法帮她脱身。

    “去香江吧,然后从那里去你想去的地方。”,丁宇有信心让爱丽斯在香江去往世界各地对,既然到了这一步,他至少要帮助爱丽斯一次。

    “好吧,谢谢你!我觉得我还是躲在欧洲比较好,至少我的妈妈不赞同赵谦逊对我的追求。”,爱丽斯本来是散心的,但是她忘记了一件事,赵谦逊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华夏,她赏山玩水的心情没有了。

    丁宇安排廖本卿送爱丽斯去了机场,直飞香江。

    爱丽斯不存在提前办理签证的问题,到了那里,李千岳、游金彪等人自然会帮助她脱离赵谦逊的视线。

    赵谦逊找了人来了,没想到爱丽斯选择了一个最让他哭笑不得的方式,报警了。

    鉴于是涉外纠纷,警察很重视,若不是赵谦逊打通了关系,他可能真是有嘴也说不清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丁宇带着爱丽斯离开。

    丁宇在晚上八点多到了麻运的公寓,也是他的办公地点。

    岛国和雅狐方面都想追加投入资金,麻运在考虑选择哪一家公司。

    丁宇这次来是了解情况的,另外麻运也想听听他的意见。

    “多少股份不重要,重要的是把事情做起来,这个时候,谁谈挣钱,谁就滚蛋。”,麻运的远大理想虽然有些难以捉摸,但是丁宇知道,这是他的风格之一。

    他最后不到7%的股份,却奇迹般地用小小力量撬动了这个庞然大物,他一直握在手里的就是经营权,这个在麻运说起来容易,做起来积极难以操作的管理方式,竟然达成了!

    你占了五成多的股份想要再董事局里指手画脚,不行。。。,合同里写的明明白白。

    到了年底财务报告一出,你们就等着分钱吧,其他的一律不允许违规。

    丁宇的股份现在就比麻运多了,而且也是白纸黑字写在合同里了,但是他没有决策权。

    鉴于此种地位,丁宇只能长期持有,甚至蚕食阿狸一部分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