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重生之玄学首富 > 第三五二章 偶遇
    远在万里之遥,丁宇惊喜地看到了闻莉。

    闻莉没有长达半年的旅行而变黑,皮肤保养得依然如出水芙蓉。

    绝美的容貌让丁宇不禁心中一紧,胸口竟有些隐隐作痛。

    好久不见,再见到她,让丁宇想到了他们上一次分开时的抵死缠绵。

    闻莉看着好似又长了点个头的丁宇也是内心又惊吓变为激动。

    她不是不想回去,而是给自己定了一个环游世界的目标。

    当然,世界之大,她只能第一圈只能是选择一条知名的线路走一走。

    毕竟大城市安全一些,虽然丁宇让叶敏找了一个人暗中保护她,但是西方社会一个女性独自旅行,危险系数太大。

    丁宇给闻莉拿了五十万,这些钱根本不够她坚持到现在,她走的时候,闻利民悄悄给她的包里塞了两万美金的visa卡,加上自己的继续,闻莉没想到她能坚持这么长时间。

    不穷游,也不购买奢侈品,反倒让她没有地方花钱。

    平时就是清淡的性格,让她的饮食也很清淡,西方的食品她渐渐地吃得惯了,这让她又有了一个坚持走下去的理由。

    从印渡到土尔其、到东欧列国、到希蜡、到得国、琺国、意达利等等,她用了三个月,才走马观花般地把欧洲走了一遍。

    当然氷岛、汾兰这些很少有华夏人光顾的北欧国家闻莉也去了,留下了无数的胶卷,不少已经寄回给国内。

    这次游北美是她计划中的最后一站,在扭约、之加哥、休斯顿等东、南部转完,闻莉的钱花的差不多了,她飞到西雅图,再去落山基,就该回去工作了。

    电视台她不打算回去了,路上她给几家中文和俄文旅游杂志投过稿子,加上照片,效果不错。

    因此,她也收到了稿费,并由杂志社向她约稿,为了能得到稳定的收入,闻莉打算每年在国内呆三个月,亚博游戏平台整理游记,然后再制定详细计划,继续出游。

    林肯车后座,丁宇握着闻莉的手,好似两个人沾在了一起。

    反倒是前座的廖本卿和司机两个人一眼不发,感觉很别扭。

    “我以为你出去散心一两个月就会回来,没想到你一直在外面。怎么?国外就这么好?”,丁宇望着依然表情无风无雨的闻莉说到。

    “外面没有那么想象的奢侈,就是晚上有些吓人,不能急着赶路,有些地方到了晚上路上一个人都没有。”,闻莉微笑着,像是一朵洁白的莲花,眼若清水、笑颜生花。

    “明天给你转过去五百万,既然喜欢就去玩吧,出去展示一下国人的消费能力。”,丁宇土豪地说到,他知道,这种行为闻莉永远都不会做出来,否则她也不会这样恬淡地旅行。

    品味的东西不一样,看到山是当地文化的见证,看到的水是当地生命的传承,看到的风景,是当地人们生活的缩影。

    一花一草一木,皆有情,路过不错过,便成了旅者心中的风景。

    于行文中,拓墨于纸上,流转在心中。

    论坛是第二天才开始,黄一凡被付小国反复交代,要给丁宇订最好的房间。

    他知道,丁宇不会在乎,可是有钱不花,留着干嘛,连付小国都开始心疼这个小兄弟。

    之前,他让付小国买车、买办公楼,给员工发福利,花钱很大方。

    后来,付小国发现,丁宇赚钱的速度比花钱速度还快,也就安然接受了,把一些生活细节的琐事也开始抛在脑后,真正有了大公司总经理的气魄。

    结果呢?老板不知道怎么了,没有之前那么豪气了,什么钱也不花,到现在在北燕连个像样的办公室都没有。

    虽说买了个四合院,装修很豪华,但是在出行用度上,丁宇开始没那么讲究了。

    究其原因是,丁宇忙得没时间讲究。

    他提醒了陆辰享,陆辰享许是跟着夏如尘忙得晕头转向,这些事情还没开始安排,丁宇就到了米国。

    付小国不能不管啊,这才有他做主给丁宇配车、配人配酒店。

    西亚图富豪大酒店,市区内最豪华的房间。

    这一层一共三间房,住着一个沙国的王储、米国一家巨型企业的老板,最后一间被黄一凡订了下来。

    房间面积是四百米的大平层。

    丁宇前后两辈子第一次见到这么豪气的房间。

    之前他住在国内的总统套房,跟这个架势也比不了。

    房间里有五间卧室,三个洗手间、两个客厅。

    最外间是保卫人员的住的一个小房间,绕过客厅,里面更开阔,主人的卧室在最里面,不受任何人打扰。

    主卧室足有六十平米,落地玻璃,外面是一望无际的太平洋。

    晚上就寝时,需要把三面透明玻璃用遮光布窗帘遮上,立马房间变得温馨却又不失大气。

    丁宇抱着满脸羞红的闻莉,品尝了十分钟她的红唇。

    闻莉喘不过起来,轻轻推开丁宇,“这么长时间不见,你就欺负我。”

    丁宇很无辜地低头看着她,说到:“我还欺负你?自从上次一别,你把我晾了这么长时间,我都没有让你回来。。。”

    “所以啊,你只是尝了鲜,就不想我了啊!”,闻莉能说出这种话,已让丁宇十分意外。

    丁宇哦了一声,原来是怪他没有追着闻莉继续“纠缠”她。

    有了男女之实,欺负一个词不是上床,而是冷落,人与人之间就这么其妙。

    丁宇极尽能事,把舒服得能掉进去一个的大床翻得差点把两个人弹了起来。

    闻莉又开始了她的“床上话痨”模式,一句句只要他们二人能听的羞羞之语弄得丁宇甚是亢奋。

    长期在外面旅行,闻莉的身体变得更加健美,丁宇对她有了不同的体验,加上很久没有接触女人,丁宇很快就缴械投降了。

    很快,丁宇休整完毕,再次上阵。

    二人的较量才算真正的开始,多亏酒店的隔音非常的好,否则二人这么折腾,米国警察来了都说不定。

    久旱逢甘露,二人意外的相遇,释放了多日的思念,也满足了相互间的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