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历史军事 > 乱晋我为王 > 第一千七百零九章 巅峰对决(九)
    毕竟之前的情报一直都显示着慕容飞宇才是鲜卑军的统兵将军。

    “大将军,其实咱们一直都没有弄明白!这个靳商钰也确实不是统兵的将军,他,他竟然真的是慕容鲜卑部的王!”

    “这,这怎么可能呢!本将以为,那些只是传言!慕容鲜卑部怎么可能把自己的王位让给一个中原人!你们说说,这可能吗!”

    “大将军,其实我们也不相信,可现在的种种情报显示,靳商钰还真就是他们的王!甚至还在段部拥有着巨大的话语权!”

    “原来是这样啊!看来是咱们小瞧他了!怪不得离殷那小子不主动过来一战,原来他害怕的人物就在这里!离殷啊离殷,你早知道靳商钰就是这里的王者,你却装作不知!好歹毒的人啊!”某一刻,就在那乌斯图真正的知道了自己的对手是谁的时候,心中也是充满了无比的怨恨之气。

    一时间,因为乌斯图知晓了自己真正的对手就是靳商钰后,也是心情变得极度的糟糕。

    “将军大人,您不必这样,靳商钰就算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而已!想我数万铁骑,只要突破了他们的防线,就是不可阻挡的存在!难道将军大人对于咱们的实力没有信心吗!”

    “这,这到不是!可,可这个对手太让人不好琢磨了!算了,不想他了,反正已然打到这里,就算是天王老子挡在咱们的前面,也是要打过去的!”

    “将军英明,这就对了吗!不过,将军大人,末将还有一事不明!”

    “哦,这都到了什么时候,为何还说这样的事情!”某一刻,就在一座临时搭建起来的营帐内,那乌斯图也是若有所思的说道。

    “将军,虽然咱们损失了一支骑兵,可,可我听说那乌宇将军就要突破防线了,如果他成功了,那,那咱们就可以成功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乌宇虽然有两万兵马,可他率兵突击成功也只是一个开始而已!要想取得大的胜利,除非咱们全线破开他们的防线!”

    “这,这个,既然是这样,那,那末将也去攻击了!”这一回,因为乌斯图没有直接表扬乌宇的作战勇猛,也算是表明了一个态度。

    就这样,因为慕容飞宇的两侧防线被乌斯图的铁骑突破,所以他们在营中也是快速的商量着下一步的行军计划。

    某一刻,就在那乌斯图决定按照原计划继续攻击的时候,站在他身侧的两名老者也是缓缓的开口了。

    “将军,他们都走了,现在营中也没有别的什么人!”

    “哦,两位老哥,你们不会是想说点什么吧!”

    “算是吧!刚刚也算是听了将军大人的计划!虽然总体上没有什么问题!可我们兄弟还是有些担心啊!”

    “担心,担心什么,还请两位哥哥提出来!”说话间,那乌斯图也是有些纳闷儿,毕竟之前谈论的时候不提意见,现在人都走了,提这些意见有什么用。

    也许是看到乌斯图的情绪上出现了一丝细微的变化,也许是那两位老者根本不想再说了,总之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整个营帐的场面也是显得有些尴尬。

    “这,这个,两位老哥不要这样吗!其实本将就是那么一想的!别人不能够乱说话,你们可以随便讲!”

    “好!其实我们兄弟就是想提醒将军,别上了鲜卑人的当!”

    “上当!怎么可能!要知道他们的防线已然是四处漏风,估计再有半个时辰,几乎可以全线破开他们的防线!”

    “是啊!将军说的很对,再有半个时辰,甚至不用半个时辰,咱们就可以完成两翼的突破,可,可问题就在于接下怎么做!”说到最后,其中一名老者也是变得很是激动。

    面对这样的质问,虽然心情有些不太爽,可眼前的两位,可是他乌斯图得罪不起的人物。

    “这,这个,原来两位老哥讲的是这些啊!放心,没事儿的,再怎么说,咱们只要突破了,就会全力的向慕容城方向突击!到那时,他们就算是想回去相救,恐怕也是晚了!”

    “哈哈哈,将军大人,虽然我们兄弟不应该管你作战指挥上的事儿,但作为你的守护者,我们不能够不说话啊!您想啊!现在哪里是他们的薄弱之处!”

    “这,这个,不会就是慕容城吧,毕竟那里的守军应该没有多少!”

    “错了,他们现在最危险的人是咱们正前方的慕容飞宇!既然咱们已然从他的两翼突破了,为何不回军直接包抄,消灭他们的有生力量!”

    “是啊!这个战法可是最为直接的战法!请将军大人三思啊!”某一刻,就在那乌斯图有些固执的时候,他的两名守护死士也是露出了一抹无奈之色。

    面对这二人的提议,虽然表面上乌斯图不住的点着头,像是在认真思索,可他的内心深处却还是把慕容城当成了最为重要的攻击对象。

    当然了,之所以乌斯图有这样的想法,就是因为慕容城的战略地位和政治地位都很高。

    一旦慕容城被羯人占领,那也将宣告着一支大族的灭亡。

    “咳咳,那个,谢谢两位老哥,你们的提议非常好!可现在的兵势已然是这个样子了,还是以大局为重吧!”

    “将军大人,您真的决定了!”

    “决定了,这一回,老子就是要到慕容城里举杯畅饮!”说话间,此刻的乌斯图也是露出了一抹十分自信的笑意。

    面对这样的主子,虽然那两人还想说点什么,但他们也知道,不论说什么,大的局面已然是定下来了。

    就这样,随着时间的流逝,双方的激战也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在鲜卑军营的主防御区域内,慕容飞宇更是变得有些激动起来。

    因为他最害怕的事情竟然没有发生。

    “你们瞧瞧,虽然咱们的两翼已然被攻破了,可,可他们竟然不过来围攻咱们,真是天大的好事儿啊!传令下去,所有人都要坚守自己的阵地,半步也不能够退!本将就是要为鲜卑王赢得更多的歼敌时间!”

    “末将得令!末将这就去传令!另外,咱们两翼的兵马如何调整!”

    “你告诉他们,既然被突破了,就要有序的后退,注意保存实力,要把他们缓慢的引导到咱们的纵深之地!总之一句话,最好将他们的兵马战线拉长,只有这样做,咱们的大鲜卑王才可能一举歼灭来犯之敌!”说话间,其实此刻的慕容飞宇也是心情大好。

    乱晋我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