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伪装成隐士高人 > 第239章 烽火狼烟
    北海道南岸,一个人淡如冰的女子在保镖护卫下行走在黑暗的街道上,正是单薇子。

    她身边还有拿着木剑的老顽童,潇洒自如,吊儿郎当。

    领头的赫然是八字胡的北海道一霸真一太郎先生。

    而周围不断喷吐着火舌的零散枪鸣声,现在他们在进攻北海道山口组,而魂组那边,由他的另一个心腹手下去打交道。

    此时,山口组分支被真一太郎这个地头蛇逼出身形,原先隐藏在暗处的家伙叫喧着冲出来咒骂,只是看到大举出动的真一太郎暴力团体眼中却留露出不曾有过的惊恐之色。

    尤其是,看着正走向他们的老顽童一伙如看到了冰冷的死神。

    先前,死在老顽童剑下的人可不少,那把冷武器,绝不是木剑!

    此时,一个壮实的粗鲁男子坐在街道拐角处的黑色老式经典款的丰田轿车,漆黑的车身在灯光下闪耀着幽光。

    男子搁在车窗外的手夹着外型纤细风味清醇的古巴雪茄。吐出的烟圈弥漫车身,随后吐出的一口浓重的北海道本地口音。

    “一个小小的北海道团伙,也敢妄图胁迫我们大大的山口组行事,简直可笑至极!”

    “如果不愿意,那你们……就滚出北海道好了!”

    一个冰冷的字正腔圆的人声在车窗外响起,正是真一太郎。

    只是还没等粗鲁汉子掏出手枪,就惊讶地发现一道木剑已横在他的脖颈。

    “别,别冲动……”

    粗鲁男子感觉这木剑看着不锋利,但喉头已经沁血了,望着赶过来的真一太郎,一脸求饶。

    此时他最心爱的经典老爷车被老顽童一拳钢板都快轰碎了,这还是普通人吗?

    他和真一太郎也打过不少交道了,但是第一次见到他为一个女人领路,完全是狗腿子的模样,到底是哪方势力能让这个老地头蛇低头。

    他顿时想起先前真一太郎和他提到的搜寻任务,现在他是有苦难言,早知道答应了,也不会受到生命威胁。

    “不服从的话,老朋友,我明天真见不到你了!”

    真一太郎轻轻敲打着老顽童砸碎的铁皮块,改造后的钢化车皮皲裂,就如同蜘蛛网一样,破裂成渣。

    “嘶,我……同意!”

    北海道山口组的负责人雪茄烫着了手,也不敢动。

    因为,一动脖子的木剑就深入几分!

    ——

    在培风和单薇子分头行事搜寻线索的时候,他们没想到自己已成为搅动北海道烽火狼烟的蝴蝶,他们已入局!

    在北海道某神秘区域的温泉山谷,热气滚滚不停,白雾缭绕不休。

    不过随着微风的吹过,不时露出下面如一朵朵小白花娇嫩的女人们。

    这是一个私人的美人山谷!

    一个个玲珑有致的娇躯身躯沁在乳白色的温泉中,混合了火山矿物质的温泉水乳白如琥珀,凹凸女子躯体划破水面时激起朵朵水花,女子嬉笑打闹声时起彼伏。

    一个身材火爆的女子从岸上竹椅上下来,下方一个妩媚的女子瞬间目露精光,也走了上来,这里只有她有这个资格和火爆女子对话。

    此时,女人披上和服,只是并不是传统和服样式,稍显放荡,露出正前方的纹身白色樱花瓣,摇曳间沁出一抹红色,如同绯色胭脂,正好镶嵌在耸立的两朵樱桃旁。

    “最近有什么动静,自从上次入局的组织被秘密关押后,应该平静了吧,要知道现在整个北岸樱花流派的忍者都是咱们的盟友!”

    身材火爆的女子说的是华夏语,只是有些生硬,她搂着上岸的和服媚人,眼中流淌着野心和欲望。

    “北海道还是不平静,又来了一小股生人,像是打前站的一样,而且已经插手三帮暴力社团的事务了,从截获的情报看,他们要找的人和主人好像有一丝联系,我感觉……”

    和服女子笑颜如花,指尖打了个响指,点燃细细的香烟,瞬间烟雾和温泉雾气融合。

    “那还不赶紧上报主人!樱花忍者我感觉还不是太保险,距离主人下次巡视时间可不远了。”火爆女人起身,一片波涛起伏。

    “重点是札幌那处神宫附近,要赶紧摸清全部底细,让樱花忍者集体出动,这一次要拿命保证主人的安全,上次的过错不准再犯!”

    火爆女人解开和服女子的衣衫,埋首其间,和服女子嘤咛连连,嘴上答应不停。

    两女搂抱一起,下面温泉里的女人日语娇笑声不绝于耳,似乎早已经习惯了这幅活色生香的场景。

    ——

    此时,北海道神宫,是位于札幌市中央区的一座神社。

    原先称“札幌神社”,后改名为“北海道神宫”,扶桑全国宫会承认其是北海道新第一宫,社格最高的神社。

    此刻,一颗幽静苍翠的古木下,一位扶桑神服老头在古木下念念叨叨,似乎在歌颂,又似乎在祭祀,又似乎在祈祷。

    隐约的不少隐晦词句从稀疏的黄牙中漏出,大意是圣洁的樱花即将被黑暗玷污,暴乱之源即将开启,只是却被身边一位凶神恶煞的魁梧扶桑青年押解着走向偏殿深处,一个破旧的神龛下。

    旋转神龛后,下面陡然开了一个黝黑的洞口,扶桑青年一脚把老头踢了进去,随后下面竟传来野兽的嘶吼声和老者的惨叫声。

    “不服从宫主的号令,简直是自寻死路,和那些异类一样,成为神兽的粮食吧……”

    扶桑青年大声吼道壮胆,只是听到野兽的嘶吼声后面色一白,顿时拼命移动底部,费力将神龛扶正。

    瞬间,神龛下的洞穴阴风停止,扶桑青年长须一口气,摸了摸额头渗下的汗水,面色惨白地走出偏殿。

    神设正门宫殿,一个穿着神设正服的扶桑老者佝偻着身子,支撑身体的手杖上八条蛇头挥舞,十分可怖。

    若有人望向扶桑老者的眼睛,就能发现他的眼中,似乎包含智慧之光。

    “镇守这里,不容有失,镇守这里,不容……”

    斩钉截铁的日语从神服老者口中吐出,只有宫殿上端神社的标志不曾颤动,依旧照拂着整个北海道!

    ——

    北海道岛屿外的海域,一艘舰艇上正在进行一场对抗,装备先进、制服统一的士官队伍,舰艇内部制服士兵正用现代海军仪器汇总着各类情报。

    屏幕前一个高大的白人男子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对着设备对讲机器朝着训练队伍狂吼不停,正在督促这些扶桑士兵,模样十分凶恶。

    此时,舰艇上士兵的吼叫声震动着海边的飞鸟,屏幕显示上,无数数据线条不时分拆、重组着,线条色泽慢慢变化,渐渐演化成各类人物,如黑客扫描一般……

    其中赫然有培风和单薇子、老顽童的面容闪现,只是连同白人军官在内,谁也没有当回事,却不知道,未来,培风注定成为他们的梦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