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历史军事 > 穿越大明之汉骨永存 > 第两百一十三章 直取武清
    这时候换了定王举事,那效果比之黄廷他们,那自然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那还有什么说的,抄起家伙干吧,不过一天功夫,便是有一万多百姓响应举事,前来和李起汇合。

    这么多的人,可谓是十里八村的全来了,有的甚至还是从附近的州县赶来的,这呼朋唤友的真是不得了,怪不得古人一般不打架,人这么多,这一打架,都成火拼了。

    这时候天色已经是黑了,举事的百姓打着火把,连绵十几里,火把如天上繁星点点,星辰闪烁,极是壮观。

    李起自然也是不敢耽误,立即是登高一呼,对众人道:“乡亲们,鞑子杀我父母,屠我兄弟,欺我姐妹,占我家园,是可忍,孰不可忍,今日本王举事,意在驱逐鞑奴,再造天下,使民安居乐业,永享太平!”

    响应举事的乡绅和百姓听了李起这话,个个都是激动无比,嘴里不住的大声回道:“驱逐鞑奴,再造天下,定王千岁!驱逐鞑奴,再造天下,定王千岁!,,,”

    见大家热情似火,李起大手一挥,道:“出发,直取武清!”

    说完,李起一马当先,在岳来,刘凤成,刘桃树,魏千章,魏万章等人的簇拥下,便是带着五百士兵,还有那一万多百姓,向那武清县城杀去。

    此时的武清城头,鞑子兵见远处火把连绵十几里,好似一条火龙在黑夜里舞动,而这条火龙此时正向自己这边冲杀而来!

    一众鞑子兵皆是人心惶惶,

    “沙多余大人呢?他在哪?”“汉狗他要闹事了,来了这么多人,怎么办啊!”,,,

    三个牛录额真紧急碰头,其中一个叫做可多其的牛录说道:“这次汉狗看来是早有计划,沙多余大人昨天一早出去,到现在都没有回来,看来沙多余大人已经是凶多吉少了,汉狗太多,我看这武清是守不住了,不如我们先逃吧!”

    这可多其话音一落,立即是被另一个牛录额真给骂了,“可多其,我看你是被汉人女子磨坏了家伙,没了胆子!那汉狗多又怎么样,别说他们只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就算是明军,那还不是在我们八旗面前跟狗一样见了就跑!

    可多其,你今天这话我一定会向沙多余大人禀报,沙多余大人不测,我就向固山额真大人禀报,到时候非要治你的罪不可!”

    骂可多其的牛录额真叫噶多玛,一直和可多其不对付,这一次逮到个可以光明正大奚落可多其的机会,他怎么会放过,自然是连削带打。

    噶多玛的话得到了另一个牛录额真图里求的赞同,图里求说道:“噶多玛说的对,我们还有九百勇士在,又据守武清城,还怕那些乱民干什么?

    要是弃城跑了,以后朝廷怪罪下来,就算是旗主王爷也保不住我们,我看还是先守几天,顺便再给朝廷报信,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可多其被他们两人一说,特别是那噶多玛,那样说自己,他更加是心里恼火,

    但是他们说的毕竟也是有些道理,自己一仗未打,就主张逃跑,这确实是有些说不过去,所以那可多其也是不敢再说什么了。

    而后三人分派任务,各自前去把守武清四个城门,那噶多玛极力主战,手下人马比可多其和图里求多,所以他一个人守东南两处城门,可谓是责任重大。

    不但要守城,还要防范和维持城内的稳定,以免到时候百姓趁机闹事,所以这样一来,三个牛录额真九百人的兵力就显得不足了。

    不过他们很快便是有了对策,那就是抓城内的青壮来协助守城,这样一来可以加强守城的兵力,二来可以削弱城内民壮的力量,让他们不敢轻易闹事。

    在鞑子的胁迫下,许多的城内青壮便是被抓上了城头,心不甘情不愿的帮着鞑子守城。

    不多时,李起他们便是带着人到了武清城下,见城门已关,城头上也是人头攒动,知道鞑子兵已经是有了准备。

    不过这些都在李起事先的计算之中,所以李起也不意外,开玩笑,这些都算不到,李起还叫李起吗?

    微微一笑,李起满不在乎的对身边的岳来说道:“大哥,你安排一些人冲上面喊话,就按我们事先计划的办。”

    “是,殿下。”

    要说岳来戚正刘凤成他们这些人自从知道李起的皇子身份后,都是个个对李起变得越来越恭敬了,张口一个殿下,闭口一个殿下,只恨不得为李起上刀山,下火海,

    他们这般态度,也是让李起由衷的感叹封建思想的威力实在是太大,让李起也是没法左右。

    不多时,在岳来的安排下,几百个大嗓门的百姓便是齐齐向城头的人汉人青壮喊道:“兄弟们,你们也是汉人,何苦为鞑子卖命!现在先帝三皇子定王朱慈炯登高举事,你们此时不弃暗投明,更待何时!,,,”

    一遍又一遍的喊话让城头的青壮都是心里不免动摇了。

    鞑子残暴,对地方百姓连对待猪牛狗马都不如,百姓早就是对其恨之入骨,这些青壮自然也是不例外。

    现在他们被抓着上城防守,本来就心里怨言极大,这时候再一听说举事是先帝三皇子带的头,还能没点想法吗?

    青壮这样的想法很快便是显露在脸上,守城的噶多玛便是历声对一众青壮喝道:“老实点,乖乖守城,谁要是敢乱动,老子砍了他!”

    话音一落,噶多玛直接便是一刀砍向了一个青壮,将之砍倒在地,立死当场。

    噶多玛这样做,那无非就是要杀鸡儆猴,给这些青壮一个下马威,让他们不敢有乱来的心思。

    若是换在往常,噶多玛这样的行为自然也是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毕竟鞑子平日里积攒下的威严很是雄烈,屠刀之下,一般百姓自然是不敢乱动的。

    但现在这是什么时候,现在是李起在举事啊,他还能没有后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