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我家后门通洪荒 > 第143章 凶名赫赫(一)
    转瞬目光微微一动,直接启动藏与地面之下的天绝阵固然是好,但那未免有些大材小用。

    而且这天绝阵固然威能奇大,但并非没有弱点。

    这绝阵之内,毁灭凶煞之力太过于浓郁,要克之比以元神清气冲散。

    也就是说死的修士越多,露出破绽的机会越大。

    以阵法杀之,实则是在自破阵法。

    林渊法目一观,再见那头陀打扮的修士周舍散发的南极元磁之力,当下心头顿时一笑。

    那南极元磁之力至刚至阳,不但炽热无比,更是极其克制飞剑之力,但手中可不仅仅只有飞剑之力。

    林渊手一挥,取了一盏金灯出现在掌中。

    功德金灯。

    这盏功德金灯变化极大,吞噬了那先天灵火的一丝开天之火,几乎是一骑绝尘,抢在林渊身上所有宝物之前,一口气凝练了十二层先天法禁。

    若非受限于他自身境界,冲过代表天仙玄妙的十三层先天法禁,也并不困难。

    功德之力强横无比,杀人不占因果,是一等一的杀伐至宝。

    如同土黄色流光闪烁,林身形出现在铜鼓仙身前。

    “土行奇术?”

    看到林渊骤然从大地中冒出来,铜鼓仙霎时脸色一变,这已经超出了土遁之术的范畴,这门遁术本就令人心惊。

    这般土行奇术在身,乃是一等一的难杀,除非拥有克制土行之术的法门,这种法相不禁让铜鼓仙心中打鼓。

    此时却听那少年淡淡声音传来。

    “你乃何人,缘何助纣为孽,你可知入了这杀阵,已是生路已绝,气数已尽?”

    闻得林渊话语,铜鼓仙按捺下心中的惊异,面色一冷道。

    “你这业障,不学无术,仗着这旁门之术也妄言天数,须知你拘拿同门,已经是犯下了弥天大罪,绝命之灾就在今日!”

    话音落下,他头顶霎时一动,一面仙光灵动的宝琴已经出现,兀自出现如同清脆动人的琴声响彻大阵中,如凤凰之音层层叠叠驱散天绝阵中的弥天煞气。

    那是从乔衍那儿借来的一件厉害秘法,凤凰伏魔琴,最是能够克制先天三才煞气。

    目前看起来,已经发生了一些作用。

    这让铜鼓仙心中一振,取出一件赤红色的铜鼓。

    咚!

    咚!

    咚!

    巨大的鼓声出现在阵法中,一股赤红色的扭曲力量从虚空中诞生,不但重渝万斤,炽热无比,还能够伤人道身灭人元神。

    那是南极太阳元磁之力,若是能够炼化太阴元磁之力合为两阴阳两仪元磁之力,那才是真正的无上法门,然而单修南极太阳元磁,也是异常的可怕。

    林渊能够感觉自身体内天河癸水剑在蠢蠢欲动,要被隔空吸出。

    见此林渊目光微微一动,体内法力微微流转,顿时压下了这种异象,散仙与地仙之间差距实在太大了。

    若是让铜鼓仙修成地仙之身,两仪元磁合一,那或许能够对他形成威胁。

    林渊此时只是伸出一只手掌,铜鼓仙便是神情凝滞了。

    一股浩浩荡荡的压力破空而来,自身法力轻易溃散。

    地仙!

    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地仙,那一股地仙法力中散发着的先天阴阳真意最是克制南极太阳元磁之力。

    林渊探出一只手掌来,仿佛天地洪荒在手掌之上滋生,诸般南极太阳元磁之力在霎时被吞噬一空,一张先天阴阳乾坤图化作一道玄光将铜鼓仙卷入其中,未曾有丝毫反抗之力,轻轻一抖化作飞灰。

    与此同时,鸳鸯楼上,众人面色微微一变。

    只见那对面那阵法中,方才还震动的异象,很快就平息了下来。

    看起来已经分出了结果。

    “那林渊那么快就被拿下了?”

    有身影忍不住起身嘀咕。

    “不,恐怕是铜鼓仙死了!”

    有真传弟子目光望向那阵法之内,喃喃道。

    “若是林渊死了,那恶阵恐怕是第一时间给破了!”

    闻言,一道道身影面色顿时微微一沉,目光望向林府之前那座杀气四溢的石碑,第一时间感受到了一种压力。

    “天地叁寸颠倒推,玄中玄妙更难猜,神仙若遇天绝阵,顷刻肢体化成灰!”

    不少真传弟子口中嘀咕,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真切的寒意。

    那座绝阵真的不是一般的凶残。

    一尊散仙啊,百载道行一夕之间化作了流水。

    这怎能让人不心里冰凉。

    “乔家,穆家这会恐怕要死不少人,才能解决那个林渊!”这会儿众多真传反而是来了兴致。

    而那边乔家众人和一干置身局外,完全看戏的真传心情完全不一样。

    铜鼓仙在西南之地也是大大有名,这会儿才进去不久,就这么给殁了。

    这跟众人想象的景象完全不一样。

    对方并不好对付。

    “这阵法有些奇怪,似乎既然蕴含着恐怖的天地厉气,又有着十方毁灭之力蕴藏在其中……”

    乔衍却是看出了一些虚实,然而越是这样心头越发沉重,这等恶阵既诡异又奇怪。

    “还是需要再找几人试探虚实才好破阵!”

    乔衍目光望向旁边另外一位西南散仙,大悲散人,这位邋遢异常的大悲散人此时目光九十度望着天空,一副神游四方的模样,似乎完全没有看到乔衍的目光。

    乔茂以及众多乔家的子弟。“……”

    显然大悲散人已经被吓破了胆子,不敢再行出手。

    一些乔家高人见此无可奈何。

    大悲道人惜命是可以理解的,换了他们也不会轻易前去送死。

    那林渊本来就不好招惹,还有这般凶残无比的阵法庇护着,那种已经能够勾动一缕大道之力降临的阵法,谁去谁死,至少须得地仙道人前去才能压制得住那方恶阵。

    “乔衍道兄,此事恐怕还得我们四人一起走一趟了!”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来。

    数道流光破空而来,众人目光望去,只见如同两轮金日落在鸳鸯楼上。

    是焚日宫的道人来了!

    还有一位自始至终身上散发着浩瀚神力。

    这是一位神庭元君。

    那边,乔衍已经看到了这一幕,忍不住开怀长笑。

    “好,两位焚日宫的道兄,再加上这位尊神,今日破那小儿的旁门之术已是手到擒来!”

    他认得,这两位焚日宫的道人皆是焚日宫中昔年有名的两位地仙,固然略为逊色于他,但道行极其精湛。

    倒是那边那位极其神力浩荡的神庭山神却是未曾见过,但能够将一身神力修炼到这般境地,想必也不是无名之辈。

    此时落魄阵中,感受着从天而降的数道仙光,林渊目光微微一动。

    来得好,正要这些人自己送上门来!

    若是一个个去杀,他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