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逆几率亚博游戏平台 > 409、自由境高手!
    “自由境?呵呵,你们别作梦了吧!自由境是不可能存在下界的,除非实力大幅度损失的自由境,那也没什么好怕的。”那人笑了笑。

    以前确实有些上到二层天的人躲回下界。

    但那些人本命星都被雷飞科技搜刮破坏了,基本上战斗力都下滑极多,顶多就灵能境实力罢了。

    否则,按照天地法则,自由境实力的人是无法停留在下界的,他们会自然被提升到天外天,也就是二层天去。

    此时,天空大雪纷飞,这里毕竟是极北之地,冷的惊人。

    余秋等人有着七星阵法加持,真气流转,勉强可以抗衡寒气。

    这样的大雪之下,视线渐渐受到雪花阻碍......

    余秋继续问道:“我就是问问看,你打的赢自由境吗?”

    那人脸上出现了不耐烦又轻蔑的神情说道:“有了这些机甲辅助,就是自由境我也不怕。”

    他扬了扬手臂上的机甲,这些东西都是高科技的结晶,就是平凡人类配戴上都强的一匹,何况他们本就有灵能境颠峰实力。

    余秋摇了摇头道:“这可未必。”

    那人怒道:“够了,别扯了......”

    他话声说道一半,突然感觉一种奇异的感觉,天地旋转着,他仿弗飞到了空中。

    随即,他的眼神瞪大,他看到了一副熟悉的无头身体,身体正从断头处鲜血泉涌。

    接着,他又看到一道快如鬼魅的残影,四处收割人头。

    他想大喊敌袭,但没有声带,只能发出一些怪声。

    底下乱了,确实有余秋的援军来了,而且速度奇快。

    一道曼妙的身影,踏着与余秋相同的水月步伐,穿梭在第五军团间割草。

    “组阵!”一个第五军团领队喊道,即时提醒了众人。

    但短短时间,已经多了六具无头尸在地上了。

    四个灵能境高手一起出手,堪堪挡住那快如闪电的身影一剑。

    但他们同时手臂一麻,酸软不已。

    “好强大的真元!是自由境高手!”

    四个人脸上都出现害怕之色。

    理论上,他们有机甲辅助,大幅增加能力,应该不至于畏惧自由境高手。

    但是现实是骨感的,这个自由境高手的强度,远超过他们想象。

    第五军团首领连忙指挥:“四个一组背靠背......”

    他话声未完,又一道身影闪了过来。

    他的体内要穴突然插入了许多针。

    他连忙运转真气,将这些针震为粉碎。

    此时第五军团整个大乱。

    两道快的惊人的身影。

    前一道身影威力极强,可以直接击杀第五军团灵能境巅峰高手。

    另一道身影虽然威力不大,但是速度更快,有时候连残影都见不到,莫名其妙出现在你的周遭,简直让他们肝胆俱寒。

    那道身影每次都能莫名奇妙在他们身上插入针在要害上,也让他们痛苦不堪。

    正是余秋把握时机,与前一道曼妙身影联手。

    此时众人才慢慢看清这高手面目。

    居然是一个极其美丽的女子,美丽不下湘雨与陈洁等人。

    高冷的神情,仿弗冰块一样的美人。

    陈洁脱口而出:“是师祖!”

    这女子,正是水月,她本来就是超级强者,但是灵魂出现漏洞,无法进一步进阶到自由境。

    后来余秋治好她的同时,她本来要陷害余秋,诱骗余秋签下天道誓纸制定的奴仆契约。

    但是被余秋识破,反而将其收为奴隶。

    余秋飞升自由境,她本要一起飞升。

    但是余秋并没有真正升上去。

    可怜的水月,受天道誓约制衡,只能守护在余秋附近。

    这一守,就是五千年时间啊!

    而水月,也成为下界特例,有着自由境实力,却无法,也不能飞升的一位。

    这违反了天道的运作规则(自由境实力不得留在下界),但又符合另一个天道规则(奴仆不得自由离去)。

    水月苦等五千年,好不容易精神中传来余秋的意念,当即潜伏在附近,等候余秋的动手信号。

    她满腔积累的不爽,这时候尽情发泄出来,如魔似幻。

    场中再次乱战起来。

    水月偷袭成功,一连杀掉六个高手。

    现在第五军团剩下19人,还有三个重伤。

    云鹰集团加上余秋一同配合水月,堪堪将天平稳住。

    甚至,隐隐占了上风。

    余秋正在等待机会,一个一举击杀第五军团领队的机会。

    经过上次余秋的紫魂玉反杀,这些人身上都有解毒剂,不怕急性中毒。

    但是余秋几次的动手,他已经暗暗输了好几道暗气进入这领队身上,只要关键一击配合,就可以正式「破防」,将这领队裂解成数块。

    余秋不动声色,四处穿梭搅乱局面。

    按照真气含量来说,余秋虽有七星汇聚的实力,但仍是远输这些圣兽与灵能境颠峰的第五军团众人。

    他看起来完全是捣乱用的。

    但是余秋眼神渐渐亮了起来。

    再强的高手,在真正的破绽之下都有可能刺穿!

    余秋等待的机会终于来了。

    第五军团领队挡了水月一掌,他的呼吸微微一顿,正是气血最凝滞的时候。

    余秋动了,一瞬间闪到他身旁,一把骨针戳了下去。

    成败,在此一举!

    打败这领队,天平就彻底扭转了!

    余秋正要全力插入骨针,突然全身一软,说不出的乏力,骨针软绵绵的散落一地。

    余秋讶异看向柯德。

    却见柯德身体也是一软,倒在了地上。

    原来大雪纷飞,余秋等七人有真气循环,倒也抵抗的住,柯德却是支持不住了,摔倒在地,全身上都被白雪覆盖率一层,像只冰棒似的。

    阵眼一垮,调动真气出了问题,余秋当即散去功力,变回练气初期的情形。

    这实力,就是那领队站的不动给余秋打也不痛不痒。

    孔日等人大恨,眼见就要成功,居然功亏一篑。

    那领队嘿嘿一笑,伸出手就要抓余秋,余秋缩地一闪又退了回来。

    同时,余秋感觉头脑一阵强烈晕旋。

    没有真元辅助,余秋要耗更多精神力来辅助,同时也更难支撑心力消耗。

    孔日一叹:“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