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逆几率亚博游戏平台 > 390、相亲
    “哈哈哈,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戚发大笑起来。

    全场无言,就是最喜欢冷笑话的,这时也完全笑不出来。

    戚发连忙帮余秋挂上军衔,只想赶快完成溜走。

    这时众人才注意到,余秋肩膀又多了两颗星星!

    是星星不是梅花。

    “我们欢迎余秋中将,加入军七部。”主持人说道。

    连主持人都讶异了,哪一次新人受衔有中将这么高的身分的!

    不过想到余秋刚刚那徽章,中将也不是这么突兀了。

    余秋母亲王好刚擦了擦眼泪,眼泪又再次流下,似乎止不住泪水一样。

    终于可以不用操心儿子了,就差一件事。

    ......

    典礼过后,余秋找到了母亲,给她一个拥抱。

    说实在的,如果没有母亲苦苦拉拔他长大,还省吃俭用让他去参加会考,就没有今日的余秋了。

    “儿子啊,妈现在都放心了,除了一件事。”王好眼神闪着一丝光芒。

    “什么事?”余秋好奇问道。

    “我帮你约了一个相亲呢!”王好兴奋说道。

    昨天余秋刚有空给王好打个电话。

    王好知道余秋回来了,立马兴冲冲去谈了一门亲事。

    “妈,我现在忙的很。”余秋连忙推掉。

    “妈知道你忙,这不赶快约吗?就是明天,已经讲定了。”王好霸气说道。

    “明天?”余秋愕然,这老妈会不会太有效率啊!

    “就这样了!这个女孩妈看过,妈很喜欢。”王好说道。

    余秋有心拒绝母亲,但看到她眼角的鱼尾纹,突然内心一软。

    就假装答应,明天再随便应付一下,让那个女孩把我出局就是了。

    “好吧。”余秋委屈说道。

    “真的是个好女孩,儿子放心!”王好挂保证说道。

    余秋无奈,这大概是每个未婚男女都要经历的一关。

    “儿子,我先回去处理事情了,老妈等你好消息。”王好笑着离去。

    她很有责任感,要回去处理工作上的事了。

    孔日微笑走到余秋身旁。

    “看来我少女杀手封号要让给你了。”孔日逗道。

    他虽然身分崇高,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余秋总可以卸下严肃一面,好似赤子之心再次浮现一样。

    余秋转移话题道:“你们怎么突然来了。”

    孔日哈哈一笑:“我观星象,见你有一劫难,特来救你。”

    “讲人话。”余秋白了孔日一眼。

    “哈哈,这不就是注意到戚发的举动啊!”

    原来孔日日理万机,大小事情都存在心里思考。

    看到戚发主动前往授勋,孔日随即推敲起来,想到同一天有戚发威扬跋扈的儿子戚威受衔,总总线索,让孔日嗅到余秋的危机。

    “那如果什么事都没发生,你们不就白跑一趟?”余秋好奇问道。

    孔日一笑:“本山人从来都是算无遗策。”

    这倒是实话,尤其是对人心的掌握,孔日是超级强的,这才能多次出入实盟,拉拢其他星球倒戈。

    不过,例外就是有余秋在的场合。

    不管是会考内,还是会考外,似乎有余秋就有意外,常常都让孔日「失策」。

    “好了,这次还是感谢你们了,不然还真有一番麻烦。”余秋道谢。

    他当然知道戚发是来找麻烦的。

    但是余秋敢杠上戚威,自然就敢得罪戚发。

    侠以武犯禁,他有底气有足够的实力能摆平戚发。

    但是事情这样和平收场,倒也省去一番麻烦。

    ......

    ......

    “妈!你们怎么可以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答应别人啊!”一个少女气鼓鼓说道。

    “兰芳,这是你爸亲自决定的,妈也没办法啊。”一个妇人叹气道。

    “爸怎么这么糊涂。”少女嘟嘴。

    她是西芹集团的千金,西兰芳。

    “而且,我才刚考上大学,我干嘛这么早谈这个。”西兰芳嘟嘴气道。

    “不早啊,我们华阳星传统就是这样,能越早定亲越好,要知道好的对象错过就可惜了。”妇人劝道。

    华阳星这边很流行先定亲,一般16岁到18岁左右是定亲的高峰期。

    妇人正是西兰芳的母亲。

    “这人到底是什么背景?”西兰芳问道。

    “我已经让人去查了。”她母亲安慰道。

    很快,一个祕书模样的男子走了进来。

    “夫人,已经查好了。”秘书说道。

    “说。”

    “老爷是在一个休闲饭店合作案认识对方,对方是徐家的人。”

    “这个徐家是七星市一个中小家族,财产估计不超过20亿,后来不知为何巴上陈家岳家两个大家族,一起有了休闲饭店的合作计划。”

    秘书报告完毕,安静站在一旁。

    妇人脸色讶异,这个家世背景......

    “妈,这简直欺人太甚!一个中小家族也好意思跟我们谈。”西兰芳怒喷。

    “兰芳,慎言!”

    妇人眼神示意祕书,祕书转身离去。

    “你爸呢,就是烂好人,不好意思拒绝别人,既然都约好了,也别让你爸难堪,就去应付一下吧。”妇人叹道。

    “妈!我不想去。”西兰芳觉得憋屈。

    她看了一眼祕书刚刚留在桌上的余秋照片,一个字:土!一看就是个不懂人生的土包子。

    那是余秋几个月前,高中毕业的照片。

    “听话,回来妈让你去枫港度假一趟。”妇人利诱道。

    “真的!好吧。”

    西兰芳想道:“明天就应付一下这个臭小子。不行,敢浪费本姑娘时间,一定要让他知道什么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

    晚上,余秋接到一封简讯:“明天地点改变一下,我会派人去接你。西兰芳。”

    余秋心里觉得这名字有些好笑。似乎像地球某道蔬菜。

    他回道:“ok。”

    第二天一早,一辆行动球前来接余秋了。

    随着行动球,余秋发现这路有点眼熟。

    原来居然飞到司马霜她们家的山庄了,这也太巧了吧。

    余秋下了行动球,跟一个管家模样的人一直往前走。

    一间顶级的餐厅,里面显得奢华异常。

    “请进,小姐在里面等你。”管家模样男子说道。

    这是西兰芳的计谋,故意安排在这种奢华山庄,让余秋先自惭形秽一下,一般人到这种高级场所,都会坐立难安的。

    西兰芳预备一整套行程,要来好好打击这个土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