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逆几率亚博游戏平台 > 216、文胖子醉闹皇城
    尴尬的气氛瞬间升起。

    余秋和文胖子都没料到,司马霜的父亲居然就是那个元帅......

    文胖子心中有气,但当着司马霜面,也不好直接说什么。

    余秋心里则是有些纳闷,这司马邺不是商人吗!怎么搞到元帅之位的?

    司马霜善体人意,知道余秋心思,主动解释道:“我父亲年轻时就在朝中为官,颇有人望,后来年纪渐长才告老还乡。”

    余秋点了点头,原来司马邺是由官转商,怪不得在王城成为一把手,这有人脉,做生意就容易啊!

    司马霜继续说道:“这次异兽袭击规模庞大,王城守备之力也不足够,我父亲投入全家族三万家丁护卫,兼之他兵马娴熟,文武双全,因此被大家共推为战役元帅。”

    “三万!”余秋眼睛一缩,这司马家果然家大业大啊,养这么多人,费用可是相当惊人的。

    余秋寻思,这司马邺看来朝中人脉不错,再兼有实际人手资源,这才被拱上主帅之位。

    几人来到皇宫宴席处,自有专人引导他们一一入席。

    众人一顿海吃,填饱肚腹,酒过三巡,夏皇来到了会场。

    他的两鬓更苍白了,整个人仿佛衰老了一轮,脸上带着浓浓的愁容。

    众人连忙一一拱手施礼。

    他强打笑容说道:“诸位爱卿,这几日多亏众人同心合意,总算打退了异兽,本皇这里敬众英雄一杯!”

    夏皇举起酒杯向四方宾客巡了一礼。

    众人连忙齐齐举杯还礼。

    “哐啷!”一个酒杯摔在地上的声音突兀响起。

    顿时全场鸦雀无声。

    众人目光看了过去,却是文胖子将酒杯掷在地上。

    文胖子哈哈一笑说道:“不好意思,手滑了。”

    他满脸红光,明显喝了不少酒,身上一股浓浓酒意呈现出来。

    夏皇一笑:“原来是文家英雄,不打紧,来人!再赐给文英雄本王的玉龙杯。”

    当即一个夏皇随行人员,拿出一个玉龙杯双手献给文胖子。

    许多官员眼中露出欣羡,玉龙杯是夏皇最喜爱的酒杯,这赐文胖子玉龙杯,说明夏皇已经要重点提拔文胖子了。

    这文胖子年纪不到20岁,只怕以后是扶摇直上了。

    夏皇点点头,颇为欣赏看了一眼文胖子,举起手中酒杯说道:“敬为国为民的英雄文庞。”

    “哐嚓!”

    这次是玉碎裂的声音。

    文胖子居然将手中的玉龙杯,直接又摔碎在地上了。

    “大胆!”

    “小儿无礼!”

    好几个官员齐齐喝道,眼神充满严厉斥责之色。

    文胖子哈哈一笑:“我何事大胆?”

    “这是皇上亲赐你的玉龙杯,你何以不知珍惜,如此轻贱?”

    一个紫脸官员义正严词喝道,一股火气在他身上显露出来,颇有君辱臣死之威。

    文胖子哈哈大笑:“一个玉龙杯你这么生气,那上天赐给夏皇的百万人民又如何?”

    他醉眼环顾全场说道:“几百万人死在城门,你们好意思说这是胜利?”

    “无知小儿,危急之时,若有妇人之仁,岂不是要害整个王城沦陷!”紫脸官员喝道。

    文胖子揪着他问道:“你哪一位,这里轮到你说话了?”

    紫脸官员一抖衣袍说道:“我乃是当朝左相,你说我够不够资格。”

    原来这官员是当朝左相秦会,在朝中大臣中,可以说是第一把交椅了。这次司马邺主掌兵权,也是他一手力荐的。

    文胖子呵呵一笑:“就是你这奸臣力荐司马邺这乌龟,害死这么多人!”

    秦会脸色涨红,显然极为愤怒;司马邺则是淡淡喝着酒,并不言语,好似没有听到什么一样。

    “来人!将这醉汉给我叉出去。”

    秦会挥了挥手,几个侍卫往前站了出来。

    “等一下!”夏皇阻止道:“秦相,文英雄只怕是悲伤百姓之死,这一点朕也甚悲之,这也是性情中人啊。”

    他转头对文胖子说道:“文庞,朕知道你内心悲痛,今日之事,我可以不计较,你若累了,就先回去休息吧。”

    他堂堂一国之君,这其实已经对文胖子相当让步了。

    这其实还有三分是看在余秋面子,他知道文胖子是余秋好友,不愿意因此得罪余秋。

    余秋心里为文胖子点了无数赞。

    如果是一般人,这种场合就你好我好大家好,怎么可能敢这样仗义直言?

    文胖子固然是一流商人,大义面前,却没有丝毫退缩。

    “哈哈哈,你不计较,我可要计较了。”文胖子脸上渐渐狂态出现。

    想到那些在城门被异兽分食的人群,他们的凄惨无助的脸烙印在文胖子脑海中。

    文胖子觉得心里头堵着慌,酒气上涌,只想大闹一场。

    “文庞,凡事讲道理,为了顾全王城大局,不得不做这样的决定。”一个白发老者起来说道。

    他是当朝右相林甫,也同样是司马邺要好的朝中官员。

    “讲道理?”文胖子眼睛一红:“那我们来讲讲看,为什么民众不能入城?”

    “民众数量庞大,城门一时关闭不了,若是异兽趁机闯入占城,岂不也是一起陪葬。”林甫胸有成竹回答道。

    要论情理,他可是有十足把握可以说赢。

    “那么,异兽被击退后,为何民众还是不能入城?”文胖子继续质问。

    “这次异兽袭城,只怕背后有人指使,说不定便是魔门之人在背后,贸然放魔门之人入城,岂不引狼入室?”林甫反问道。

    “放屁,你才魔门中人吧,就为了这瞎巴乱猜,就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在外面?”文胖子怒喝。

    “难道文公子能够保证他们中间没有一个是魔门中人?”林甫质问。

    文胖子心中愤怒,但是一时难以反驳。

    这种事最难说的清楚。尽管文胖子不认为有魔门中人混在其中,但他又要如何证明,如何保证?

    林甫呵呵一笑:“王城关系大夏命脉,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不得不小心万分,司马元帅之决定,完全是正确的。”

    “我可以证明他们之中没有魔门奸细。”余秋声音适时响起。

    众人齐齐看向余秋。

    “你凭哪一点可以证明?”林甫不以为然看着余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