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逆几率亚博游戏平台 > 170、咬我吧!
    余秋正在思考如何让自己感染尸毒,制作血清......

    大师姐开心拉着渐渐恢复神智的师妹的手,若不是她师妹身上还插着银针,两人恨不得相拥而泣一番。

    这是生离死别患难后,最常见的人类心情反应。

    “还是余少侠厉害,姓周的,不懂就跟你们教主好好学学。”

    大师姐损着周瑾。对于先前周瑾要说自家姐妹无药可救显然颇为不满。

    她心里感激余秋,对余秋的称呼也改变了。

    周瑾闻言没有介意,但是脑海寻思说道:“教主,这女子似乎只是治标,如此下去,只怕还会复发。”

    大师姐一瞪周瑾喝道:“别胡说!”

    她见这个师妹眼神恢复清明,看起来倒是好得七七八八了。

    余秋说道:“他说的是真的,银针导出毒性,只是暂时治标,终究还会再复发......”

    大师姐闻言脸色一变,一众女子兴奋的眼神也黯淡下去,各个忧愁起来。

    “还有,你站得离她太近了,只怕也会沾染到尸毒。”余秋提醒道。

    大师姐闻言,眼神闪过一丝惶恐,连忙后退数步。

    余秋向前拔出银针,银针插久了,七旋真气消散,效果也渐渐地消失了。

    果然,女子情况又开始恶化,呕吐起来,眼神再次逐渐苍白起来。

    同时,另外两个水月宗女弟子也开始呕吐起来......

    “救我......”几个女子边呕吐边哭泣。

    余秋银针再次甩出,啪啪啪准确射在几名女子身上要穴,不断引流出尸毒,缓解她们症状。

    “怎么办?”大师姐六神无措起来......难道,真的要杀了她们?

    被丧尸咬伤的,绝对不只这三人,只是她们伤势较重,体质较差,所以比较早发病。

    大师姐无奈之下,眼神看向余秋,带有几分哀求之意。

    余秋皱起眉头,思索着对策。

    “教主,中此尸毒,无法可治,不需费心了。”周瑾劝道。

    大师姐此时倒是不怪周瑾了,这种诡异的情况,又岂是人力可以解决的?

    “方法倒是有,我们需要制作血清。”余秋说道。

    “血清?”众人脸色都疑惑起来,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东西啊!

    不过,既然有方法,那总是有个盼望!几个女子眼神又充满期待了。

    这时,地上几具先前倒卧在地的水月宗女弟子爬了起来。

    眼神苍白,神情恐怖,她们大叫一声,扑向众人。

    “灭了她们,周瑾。”余秋冷酷说着。

    周瑾几团火焰,轻松烧去几个刚爬起来的水月宗女弟子。

    “为什么?”大师姐忍不住悲从中来,眼泪扑簌簌而落。

    “她们已经死了,没得救。”余秋叹道。

    这几个女弟子情形不同,生命已灭,单纯是行尸走肉了,救也救不回来,干脆直接灭杀。

    大师姐点了点头,表示理解,看向几个发病的姐妹,她忍不住问道:“血清如何制作?”

    余秋说道:“要先感染这尸毒,成功抵抗尸毒后,人体自然会产生特殊有针对性的免疫细胞,可以快速消杀这种尸毒。”

    大师姐闻言,虽然似懂非懂,但大致了解了,总之要先感染,撑了过去,体内就有这种「血清」吧?

    “我来试试看!”她眼神决然,走向一个师妹说道:“咬我吧!”

    余秋摇了摇头:“别添乱啊,你这几个师妹都扛不住尸毒,你怎么会以为你行呢?”

    “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她们死了,我也无颜见师父,倘若我也扛不住尸毒,就杀了我吧。”大师姐悲戚说道。

    一众水月宗女弟子都是哀哭起来。

    云霞说道:“师父,我是先天水体,或者我来试试?”

    先天水体?几名水月宗女弟子闻言讶异看着云霞,不过,现在危难当前,她们并没有太多心思关注这个。

    “你来?风险太大。余秋摇头拒绝。

    这里最有可能成功的,就是余秋自己了。一来他体质最好,其次,他有逆几率亚博游戏平台,危机之时可以多一层保障。

    刚刚对话间,他发现他有一个误区。

    本来以为要先感染尸毒,才能制作血清。

    所以一开始听到他感染变成丧尸几率是0%,余秋直觉是没办法制作血清的。

    可是,事实上,尸毒入侵他体内后,免疫细胞就开始作用了,并不一定需要有几率变成丧尸,才能制作抗体出来。

    余秋换了个方式问亚博游戏平台:“我被感染者咬一口后,成功制作出抗体几率多少?”

    “被感染者咬一口后,成功制作出抗体几率49.54%”亚博游戏平台回答。

    “这么高!”余秋有些讶异。

    这自然是因为他体内细胞活性极强之故,免疫细胞活性也极佳,病毒入侵后,很快就可以制作出特定抗体。

    “我来吧。”余秋说道。

    众人一同惊讶看着余秋。

    以余秋的身份地位,这里挨个试验,也轮不到他才对。

    他居然愿意亲自冒险?

    余秋走到一个水月宗女弟子面前,伸出手臂说道:“来吧,咬吧。”

    周瑾眼神闪过一丝奇特光芒,他内心实在太惊讶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换做是他,但是有一丝风险,他就不会做这种事......

    他看着余秋,内心激动,当年他家族被灭,对人性何等失望,人人皆自私,谁肯为他得罪乔山宗。

    倘若当时余秋在场,肯定会伸出援手吧?

    他眼中雾气腾起,心中一股数十年未出现的热血涌上心头。

    “教主,我来!”

    周瑾奔到余秋旁边,说出根本不像他这样的人该说的话。

    “我来吧!”好几个人同时抢着说道,实在是都被余秋的精神感染到了。

    “行了,别瞎搅和,你们医术太弱,待会中毒也做不出血清,别来添乱。”余秋喝道。

    其他人闻言一馁,确实如此,余秋说的这些什么免疫,什么抗体,他们确实不曾听闻。

    等会怎么制作血清,更是毫无头绪,只能让余秋亲身犯险了。

    “来,咬吧。”余秋柔声说道。

    水月宗女弟子眼中含泪说道:“我叫芯芙,这里先谢过恩公大义了。”

    余秋点了点头说道:“快吧。”

    芯芙对着余秋手臂,一口咬了下去。

    “哎呀!”她吃痛一喊,却是余秋手臂太硬,居然没有办法咬下去。

    “呃......别紧张,我放松一点,你再试一次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