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历史军事 > 民国谍影 > 第五百九十五章 权宜之计(求月票)
    宁志恒听到霍越泽的汇报不禁暗自气恼,作为一个潜伏敌后的情报人员,竟然无视组织严密的纪律,搞出这样的事情来,难道不知军法无情四个字?

    最糟糕的是,还让女人怀了孕,怪不得霍越泽没有下辣手处置,因为这种事情很难处置。

    铁面无私,将陈东升送回总部执行军法,把这个女子连同她肚子里的孩子一起清除?

    这样做未免太过狠厉,会让情报科的手下们抱怨上级太过无情,无视袍泽之谊。

    可是轻易地放过,整个情报站近二百名名特工如果都有样学样,在上海安家立业,那还有心思报效国家,有了家室的拖累,军统局又如何能够相信他们?

    这绝对是一个恶劣的典型,决不能让这种事情出现,尤其是在敌后,这就是把自己的致命弱点暴露给敌人,完全就是在送死!

    “将这个女人送离上海,并将陈东升送回总部执行军法!”宁志恒狠声说道。

    霍越泽一震,这虽然放过了那个女人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可把陈东升送回总部执行军法?这可就是死罪了!他赶紧求情说道:“处座,还请三思,陈东升是我们从南京带到上海的老底子,做事一向勤勉,脑子也够用,是个人才,这一次能够清除日本潜伏小组,也全靠他认出了岩井之介,这才布下了陷阱,也算是立下了大功,是不是再考虑一下!”

    宁志恒又何尝愿意将自己的嫡系清除掉,可是如果不对他施以惩戒,如何压制的住其他特工也心生他想,要知道这些人做的可都是刀头舔血的工作,一个疏忽就会将自己和身边的人带入地狱深渊,自己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有功劳我自会嘉奖,可是作为一个潜伏特工,他应该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拖家带口,招摇过市,就算是我放过了他们,军统家规森严,他也难逃一死!”

    宁志恒在屋子里来回走了几圈,心情也很是郁闷。

    “处座,还是再给一次机会吧!把他送回总部就是一死!这…”

    “够了!”宁志恒轻喝一声,打断了霍越泽的话,“那你让我怎么做?他现在已经暴露了身份,留在上海,一旦露面,就成为活动的靶子,早晚必然出事,把他送回总部,他又舍不得那个女人,他是不是真的以为我杀不得他!”

    霍越泽不敢再多说,陈东升自己确实有错,但错不致死,可处座御下之严苛,也是不容半点违抗,看来陈东升此次是难逃一死了。

    他想了片刻,只好领命道:“我回去就安排,把他送回总部接受处罚。”

    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冯志恒坐的座位上,半晌不语。

    老实说,宁志恒这样做,已经算是法外施恩了,最起码他放过陈东升的女人和孩子,如果换做是军统局的其他人来处理,这两个人都是一死,绝难得到宽恕。

    “还有什么事情吗?”宁志恒首先打破了沉寂,轻声问道。

    霍越泽急忙点头说道:“还有一件事情,不知道有没有情报价值。”

    “说吧,我听一听!”

    “我们在法租界里又多了一个怀疑目标,是一个交际花,名叫安如薇,来到上海法租界不久,目前和青帮元老陈廷的大公子陈嘉平打的火热,我们正在监视她。”

    “怎么发现这个女人的?”

    “没有什么发现,只是上一次巡捕房的两名可疑分子,应该是走安如薇的关系,进入巡捕房的,我们只是例行监视!”

    “那就是没有收获了,这种事情你自己处理吧,不用事事汇报给我!”宁志恒说道。

    霍越泽汇报道:“我们在监视安如薇的时候,发现就在四天前,陈嘉平在翠湖大戏院和几名男子发生了冲突,双方还动了枪,最后陈嘉平示弱,这才没有出现伤亡。”

    “动了枪?”宁志恒有些诧异地看了看霍越泽,“把情况讲细些!”

    于是霍越泽将当天的情况仔细地说了出来,最后开口说道:“冲突的时候,我们监视的人员离得比较远,他们之间的对话听不到,但是陈嘉平吃了亏,一定会找人报复的。”

    宁志恒仔细想了想,半天不得要领,上海这里鱼龙混杂,天天都有这样冲突发生,身上藏有枪支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奇怪的是这些人竟然不认识陈嘉平,也不怕他身后的青帮,要知道真就是江湖上的过江龙,来到上海做案,也要顾忌青帮几分,不然真当盘踞上海几十年的青帮那么好惹吗?

    “初步看来是那些纨绔子弟,争风吃醋的勾当,还是继续监视吧,目前,你的精力还是放在对付日本人的身上。”宁志恒不再纠结这些,开口吩咐道。

    “是!”霍越泽点头答应,转身退出了书房。

    他离开书房后,却没有马上离开谭公馆,他心里还是惦记着陈东升的事情,他不想真的把陈东升送回总部执行军法,可是跟随宁志恒多时,他深知这位长官的为人,下达的命令绝不容违抗,自己也这个没有胆量。

    不过自己不可以,但不代表别人也不可以,霍越泽转身上楼,来到了左柔的办公室门口,敲响了房门。

    “左组长,我这里有一事相求!”

    晚餐的时候,宁志恒坐在餐桌前,餐桌上是左柔精心烹饪的菜肴,都是宁志恒爱吃的菜。

    左柔轻声问道:“今天要不要喝点酒?”

    宁志恒摇了摇头,他本身并不爱饮酒,因为陈东升的事,他的心情很不好,说到底他并不是一个真正心狠手辣的人,最起码对自己的兄弟不是。

    这么长时间以来,他还没有处置过任何一个跟随过自己的手下,现在真的把陈东升送回总部执行军法,也是无奈之举。

    左柔没有再多说,盛了两碗饭,放在餐桌上面,两个人开始进餐。

    两个人一边吃,一边时不时的交谈着,左柔想了想,最后还是轻声问道:“我听说,情报组的陈东升犯了家规,你要处置他?”

    宁志恒将手中的碗筷放下,眉头皱起,问道:“霍越泽找过你了?”

    “找过了!”左柔没有否认,宁志恒的心思灵透,很难瞒得过他,不如直接承认。

    她轻声说道:“军人舍命报国,自然是份内之事,可是娶妻生子,也是人伦之理,军统局的家规也太不近人情了。”

    宁志恒抬眼看了看她,知道她的意思,开口解释道:“陈东升是潜伏的一线特工,身处敌人心脏之处,踏错一步,就是万丈深渊,战战兢兢尚且不足,如果还要儿女情长,若有一日,妻儿落于敌人之手,谁能够保证他能够坚持本心,忠贞不屈,身边的人也要遭殃。”

    “那我们以后怎么办?如果抗战一直没有胜利,也要一直等下去?”左柔忧郁的眼神看着宁志恒,这也是她一直担心的问题,今天借着这个机会正好问清楚。

    宁志恒微微一笑,安慰道:“我们自然不同,这条家规主要是针对中层以下人员,尤其是一线的特工人员,总部的高层并不受此局限,再说我是保定系,身后自有大树照应,局座还不至于把手伸得这么长,管我的家事,只要我们不是太张扬,他也是不管的。”

    “真的?”左柔一听此事顿时心花怒放,这么长时间以来,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不由得笑逐颜开。

    片刻之后,她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可是这样,手下的弟兄们岂能信服,说到底也是为国报效的有功之人,又不是犯了通敌卖国的罪过,后方那些高官权贵,花天酒地,娶几房姨太太也是常事,还是不要太苛求他们了。”

    宁志恒沉吟了片刻,左柔执意为陈东升求情,自己又何尝真的愿意杀陈东升,他开口问道:“放了他,家法不容,杀了他,弟兄寒心,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左柔点头说道:“我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陈东升漏了身份,不能留在上海,可也没有必要一定送回总部,我们在香港的情报组,人员一直就比较紧张,现在那里已经成为我们最重要的基地,我一直想调派一些人手过去,这一次正好可以让陈东升一起过去,对外就说是正常的工作调动。”

    “那他的女人呢?”

    “偷偷地一起送过去,总不能看着她们孤儿寡母留在上海,我们也不好处置,至于以后的事情,那里山高水远,我们就当看不到,给他们留一条活路,难道真的为此事害了他们一家人的性命?”

    左柔的办法也是一个可行之策,既然不能留在上海,又不敢回总部,去香港也是一个选择,那里不是日本人的地盘,安全是可以保证的,对外也掩饰的过去。

    思虑良久,宁志恒终于点头说道:“好吧!也只能这样了,不过这一次为特例,不然以后就难以约束其他人。”

    左柔闻言大喜,她知道宁志恒能够做出这样的让步,已经是非常不易了,这一次自己可以求情,下一次,只怕就没有那么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