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再战神探 > 第468章 结局
    时间倒回一刻钟前,院外,元郎君一套明光铠被身,帅气逼人,站在对面宅邸中的一栋阁楼上。楼下,满是披坚执锐的千骑营甲士,至于宅邸原来的主人,为了不影响平叛行动,早被控制在府中。

    蛇灵逆党所处的院落,连同桓斌的府邸周围,一道紧密的包围圈已然形成。至于周边坊里间,蛇灵潜伏之所,也俱是差不多的布置。

    轻轻地靠在栏杆上,元郎君把玩着拇指上佩戴的玉韘,双目如电,神色肃然,观察着远处的动静。顾玉梅亦着劲服,脸上刻意罩着张面纱,手持短剑,与乌玨一道,护在一边。

    与元郎君并列而观的,是另外两名高级北门禁卫的高级军官,左羽林大将军李多祚及九江王武攸归。这一次,羽林、千骑这两支皇帝的直辖兵马,合力剿贼,足见女帝的重视。

    而统兵者的安排则更到位了,一个武氏宗王,一个外戚新贵,一个累朝宿将。不过看站位,倒是以元郎君为主,谁教他,对蛇灵逆党最为熟悉呢。

    李多祚挺身直立,手紧紧地握着剑柄,不时斜眼瞥着故作姿态的元郎君,神情默然。如今朝中,元郎君的党羽是越来越多了,同样,看不上他的人也很多。

    而李多祚,显然是属于后者,想他李大将军,出生入死,征战十数年,方才有今日的地位,而元郎君哪怕李多祚心性惇固,并非小人,却难免起“小人之心”。

    相较而言,倒是边上的武攸归,显得和善些,此人没有一般武氏宗亲的那股倨傲,才虽微薄,却很有自知之明。之前与武懿宗一同统率千骑,不能制之,反为其所架空,及武懿宗再解职,仍如往常,总之,这是个挺佛系的人。

    “元驸马,李大将军!各处逆党巢穴,皆已安排军士。只待令下,随时可攻杀之!”武攸归瞥着元徽与李多祚,小声说着。

    元徽点了点头,眼若星辰,格外有神:“看时间,也差不多了”

    恰此时,闻得院中动静,武攸归有些激动:“逆党动了!”

    李多祚双目一凝,脖子朝外伸了伸,元郎君则神色淡然,抬指招来一名小校:“传令下去,准备进攻。闻此间信号,众军一齐动手,所有叛逆,格杀无论!”

    军官应命,转身快速下阁,传令而去。而李多祚听其安排,不由皱着眉看着元徽:“浔国公,是不是太急了。狄阁老,可还没有发出信号!”

    元郎君的表情依旧平静,缓缓地转过身,斜靠在栏杆上,注视着李多祚,一手指着对面的院落:“如今匪巢之中,情况不明,若被动地等待消息,出了什么事,使逆党阴谋达成,我等可吃罪不起。再者,我们也没有太多时间了”

    对元徽的说辞,李多祚有些不以为然,有心反驳,元郎君却不给他多话的机会,直接说道:“二位,这便去督师剿逆吧。蛇灵逆党多身傍武功,万务必小心,不得使一人走脱!”

    “玉梅,你说眼下院中,是怎样一个场面?”微微倾下腰,两只手肘磕在栏杆上,元徽偏头看向顾大娘子,问道。

    迎着元郎君的眼神,顾美人略微沉吟了一会儿,琢磨着说:“应该会很精彩吧”

    “只可惜,那样精彩的场面,我们却欣赏不到了!”小啧着嘴,元郎君脸上玩味之意甚浓:“并且,彼等于其间‘相谈甚欢’,我却无暇与他们那么多时间了。”

    元郎君却知,以狄胖胖的尿性,不给他小半个时辰,是不会将事情给“分析”清楚的。

    估摸着时间,元徽突然动了,纵身越起,踩着栏杆,飞出阁楼,落在楼下的甲士群中。顾玉梅与乌玨紧随其后,身姿飘逸,稳稳落地。

    秀得一波轻功,瞩目于众千骑士卒,嘴角一勾,元郎君漫不经心地一挥手:“进攻!”

    全副武装的京畿猛士,完全不是蛇灵显形的杀手所能抵挡的,而袁客师此前分散潜伏的布置,则更给了元徽各个击破的机会。当然,元郎君的主要目标,只在面前的院落中,余者,不足为论。

    连同桓斌的府邸在内,层层院舍间,藏有蛇灵最精锐的一干杀手,其中有不少都是虺文忠秘密训练多年的死士。人皆凶厉,悍不畏死,然在官军的严密围剿下,只是困兽之斗,挣扎亦是徒劳,被一一消灭。

    元徽一路入内,几乎是踏着逆党与千骑将士的尸体,这些蛇灵逆党,虽弱于众斗,但凭其杀人之技,还是给官军造成了不少的伤亡。

    及至前庭,正见桓斌领着数十名逆党在顽抗,这家伙很卖命,表情狰狞,嘴里嘶吼不断,身上不断添着伤口,同时伴着官军士卒的倒下。事实上,此人爆发出的功夫,还不低。

    见状,朝顾美人示意了一下,其人飘掠而起,踩过数名卫士的肩膀,直落战圈,对付桓斌,没有过几招,桓斌被重伤。很快,此院的逆党,一个一个被斩杀。

    元徽走了上来,看着用长刀沉着颤抖的重伤之躯的桓斌,淡淡一笑:“桓斌,可曾想过自己会是这样的结局?”

    咳出了点血,并不理会元郎君,桓斌偏头向西,朝皇城方向望了眼,目光变得迷离,嘴里呢喃着:“事败,唯死而已”

    言罢,很是干脆地抹脖自尽了。对其表现,元徽倒有些讶异,不过也仅此而已,随后便领人越过其尸体,朝里进。

    事实上,随着最强一波的抵抗被无情镇压后,局面已然稳了下来,杀声有所减弱。踏入狄仁杰所在的院落时,逆党已然死伤殆尽。袁客师如遭重击,浑浑噩噩地跪倒在那儿,为顾小娘子挟持着。狄胖胖没什么事,被保护地很好,连根头发也没掉。

    “绑了!”吩咐卫士拿下袁客师这逆渠,元徽朝顾玉凤一笑。

    顾小娘子收起了剑,在外人面前也未露一点骚态,很是乖巧地站到元郎君另外一边。元徽这才走到狄仁杰身前,轻松地问道:“狄公,可曾安好?”

    “我无事!”摇了摇头,老狐狸的目光在元郎君身侧的姐妹花身上停留了一下,方才注视着他:“对袁客师的全盘计划,你当真不知?”

    耸了耸肩膀,元徽答道:“我已奏请陛下,着人拆毁逆党投放的闸泵,输沙土泥石以塞通道。不过,能否保住两坊,那就不一定了。故为防不测,已请命尽徙二坊官民避难,以南衙卫军维持秩序”

    闻言,又深深地看了元郎君一眼:“这应变之法,看来你早就想好了!”

    对a美人则盯着顾氏姐妹看,美面之间,满是复杂。元郎君没搭理狄老头那话,朝如燕眨了下眼,这才左顾而问:“元芳兄呢?”

    元徽这话,似乎提醒了狄仁杰一般,胖脸微变,立刻带着人往另一进院落而去。

    不大的院子中,有翠竹环抱,环境还算雅致。李元芳与虺文忠已比斗到最激烈的地步,周边围着一干卫士,却不敢贸然上前,女子明慧倒在一边,据说想要帮虺文忠,为元芳一刀劈死。

    而受了刺激的虺文忠,将他最强的战力爆发了出来,然面对战斗属性ax,仍旧不足以战而胜之。二者速度、力量飙至极限,血花飞溅,显然都受了伤。

    随着狄、元等人的到来,观众到齐,这场世间难得一见的决斗也结束了。最终,虺文忠也没能干过元芳,被连斩几刀,瞪大眼珠,倒地而亡。当生命消逝的时候,其似乎彻底放下了家国恩仇一般,只朝明慧那边望了望,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怜惜,一丝解脱

    李元芳收刀而立,浑身上下笼罩着一股子锐气,身上亦有几道刀痕,流着血。转过身,朝狄胖胖笑了笑,一下子倒了。

    “元芳!”老狐狸急了,赶忙上前察看了一番,方才松了口气:“失血过多,受了内伤,脱力所致!快抬出去抢救”

    一晚上的时间,尽徙两坊之民,不是件容易事,也幸好只得两坊,同是还得维护神都的秩序,又要做好应急准备。

    这一夜,整个神都都难得安宁,是个人都感受到了“大变”将至的气息。北城的“叛乱”,消息不胫而走,毕竟那般的动静,瞒是瞒不住的。有多少年,神都没发生过“叛乱”了,人心惶惶,亦不足以形容神都官民间的气氛。

    也就是女帝降下严令,全城戒严,同时派骑士不断于各坊里街道间宣告,安抚人心,这才稳定住局面。

    皇城宣仁门城楼上,武曌依靠在一张御座上,手微撑着头,闭目眼神。身边只侍候着上官婉儿,涉及到此等密事大事,皇帝连二张都屏退于宫中。

    事实上,女帝一夜未眠,从平叛,到迁民,一切都是在她眼皮子底下进行的,足表她对此事的在意与慎重。

    天已经微微亮了,武曌抬眼望了望天,神情间泛着疲惫,不过那古井无波的眼神,端是骇人。瞥着边上的狄胖胖与元徽,尤其是元郎君:“事情果如尔等所奏,如果有什么差错!”

    听女帝那森寒的语气,元郎君脖子微缩,心里泛起了嘀咕,早知此事,还是完全交由老狐狸去表现了。可是,我的姐妹花啊,郎君我为了你们

    “陛下莫急,且再等候片刻!”狄仁杰却在旁解释着:“天有意象,人必察之。臣已仔细问询钦天监,又查近来洛河水文,暗涌很有可能形成,洪涛泛滥肆掠——”

    话没说完,周边已响起了一片惊呼。

    只见,阳光初露,便很快为一片乌云遮住,紧接着,如墨的漆黑慢慢地吞噬太阳,速度很慢,所有人都呆呆的,恍然不知时间的流逝。直到天地间彻底陷入黑暗,不见一点光芒,让人感到绝望的昏暗。所幸,神都诸坊里间,尚有点点烛光可视,仿佛预示着希望。

    耳边,阵阵轰鸣响起。四周的空气似乎都变得沉凝了,给人以强烈的压迫感,让人血脉喷张,头皮发麻。当然,仅仅是心理作用罢了。

    “陛下,暗涌将至!”老狐狸表情严肃,指着西南方向说。

    几名内侍掌着宫灯,照亮女帝周边,一干卫士围了上来,连狄仁杰都驱走了,以防不测。武曌则浑然不觉,扶着女墙,死死地盯着陷入一片漆黑的玉鸡、承福二坊。

    “浔国公,此次得立大功,又要恭喜你了?”趁着黑暗,上官婉儿主动贴到元徽身边,语气中透着点嘲弄。

    元郎君的心神全为底下的情形所吸引着,无暇理会上官美人的那点小心思,一手抓着皇城垣,心中不禁有些烦躁。鼻间萦绕着上官美人身上好闻的脂粉香气,下意识地探手在其硕尻上用力抓了一把,以示惩戒。

    “唔”一声痛呼,生生地为上官婉儿憋了回去,差点没当场发作。

    水灵灵的眸子间,溢着怒火,瞪着元郎君,正欲再说什么。“轰隆”几声连续的巨响将她打断了,紧接着便是此起彼伏坍塌动静,以及奔腾的水涛声

    虽然提前做好了准备,但毕竟不充分,但闻动静,元郎君心知,两座里坊算是毁了。同时,心里松了一口气。

    要是搞出这么大一个阵仗,结果日食之后,屁事没有,那他元徽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幸好,这确实是个跑偏了的世界。

    至于,天灾所至,给洛阳及朝廷造成的损失嗯,总归是要损失的,善后的事宜,还轮不到他元郎君去操心。

    全食的时间,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不过小片刻的功夫,消失的太阳又露了出来。洛水边上,二坊的情况显于眼前,一片狼藉。此前整齐的房舍,坍塌了三分之一,余者更有不少摇摇欲坠,蛇灵暗挖的密道露了出来,地面被撕裂,成为沟通漕渠的“水道”。

    见此景,元郎君彻底松了口气,这才有心思理会上官婉儿。朝皇帝的方向瞄了瞄,悄声朝大美人说:“此何以论功,无有罪过,即满足!”

    “你倒是看的透!”柳眉弯了弯,撂下一句话,见二者靠得有些近,上官自然地回到女帝那儿。元郎君也跟上。

    武曌还呆呆地望着眼前的景象,嘴里喃喃道:“这,莫不是上天给朕的警示?”

    周边无人敢答,还是狄胖胖出言劝慰了几句。

    “怀英、元徽!”良久,女帝方才缓过来,迈着发酸的双腿,语气低沉地问道:“你们此次,击破蛇灵逆党,彻底粉碎其阴谋,拯溺百姓如此大功,朕当如何赏赐你们啊?”

    “臣不敢居功!”元郎君当即开口。

    “陛下何谈赏赐,都是臣使职当办!”狄胖胖也是低眉顺眼的:“不过”

    “有话直言!”

    见女帝兴致不是很高,老狐狸哪里还敢卖关子,当即说来:“逆渠袁客师此人,事涉皇帝英明,就交由臣秘密处置了吧!”

    闻言,武曌沉默了一会儿,以她的睿智,当然听得懂狄胖胖的意思,思量了一会儿,怅然道:“朕就不见此贼了,你妥善安排好!”

    “臣遵谕!”狄仁杰赶紧撅起屁股。

    “元徽。”伴着皇帝在城阙上走了好一会儿,待天大亮了,武曌忽然唤道。

    元郎君闻言一个警醒,立刻应答:“臣在!”

    心中琢磨着女帝意欲何为,只见武曌指着不远处吩咐着:“此二坊已坏了根基,不可修复。朕欲开凿新潭,你为监使!”

    听这道命令,元郎君微愣,却迅速地答应:“是!”

    心里则琢磨着,皇帝这是什么意思?这算是贬斥,还是其他什么意思?然观皇帝脸色,却是看不出什么东西来。

    不过元郎君有预感,皇帝应当不会再对自己有更多的动作,但是,自己日后得更加小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