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历史军事 > 抗战之狙杀行动 > 第631章 上官雪与表哥
    “你?”赵子龙眼睛瞪大,有些惊奇地问道:“雪儿,你怎么到这里了?”

    “找你啊,”上官雪目光灼灼地望着赵子龙,认真地道:“我要跟你去抗日。”

    “你在开玩笑吗?”赵子龙吃了一惊,质问道。他心里,其实有更严厉的话要说出来,但是忍住了,只得道:“战争,不是闹着玩的。南京的事情,你应该知道的。”

    “当然知道,”上官雪点点头,回道:“当时,我们其实就在江北的浦口,参加一个英文朗诵比赛,想回去时水路已经封锁,这才逃过一劫。”

    “幸好你当时不在了。”赵子龙听起来,松了一口气。

    “幸好个啥?”哪知道上官雪一听这话,她那双灵光闪闪的眼睛,这是一下子变得黯淡了下来,语气有些低沉地道:“我的全家人,十五口人还不包括亲戚,都在那一场劫难中故去了。”

    “啊?”赵子龙眉头一紧,一时之间突然觉得言语好无力,不知要说什么了。他想伸出一只手去安慰她,虽然船上没有别人,但他还是没有伸出手。

    船老大只顾摇着船,这时也插进了话:“现在到处都是汉奸,洪泽虽然没被倭奴占领,看样子也只是时间的事情了。”

    “嗯?”赵子龙转头望着这个船老大的高大背影,猜测对方的意思。

    “赵哥哥!”这时上官雪却是笑了笑,说道:“他是我的舅表哥,加上他的家族我们一共百来口人只剩下我俩了。”

    “其实也不光是我俩,”这时那个船老大回过头来,赵子龙这才看清楚这个三十挂零的汉子的表情满脸的悲伤,“比如我的祖母大人就幸存了,只是受不住那个惨状,就一个人寻了短见。”

    赵子龙这下子真的不知如何说了,虽然他也是见过那些被鬼子屠杀的同胞们的惨状。

    上官雪好久没有出声,但她却没有眼泪的。她一个人望着船舱外面,良久才幽幽地说道:“赵哥哥,现在你知道吧?我要跟你们一起去抗日,杀鬼子。”

    “这样?”赵子龙怔了怔,但随后想到上官雪住在坟墓里的那些人,就盯着对方问道:“他们呢?尤其是南京出来的那些个女眷,我是说那些女同胞们。”

    “她们啊?”上官雪眼光有些恍然,随后幽幽地说道:“每个人都在佛前有一炷香,只盼大家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横竖,这个国破家亡之仇,我是一定要报的。”

    赵子龙突然记起,那个长头发老大一家希望他与上官雪结合走到一起的。

    虽然自己不情愿,但现在对方都跟出来了,现在自己对于她是不是要给点帮助呢?

    “你们是游击队?”赵子龙忽然望着那个上官表哥,“还是,国-军的游击军?”

    “我是国-军游击队,”上官表哥点点头,随后指着上官雪说道:“我本劝表妹加入的,但她说过要加入共-军的游击军。”

    “表哥!”上官雪有些不满意地瞪了一眼,“你告诉我,你们国军丢失国土,连国都都丢了,跟着你们没有前途。所以,赵哥哥,你告诉我,应该去哪里,只要是能够抗日,不要尸位素餐的就可以。”

    “那,如果你能吃苦的话,就去皖南吧。”赵子龙看对方认真的模样,就回了一句。

    他不止一次地提起这个地方了,好多的游击战士都被他引向了那个地方。虽然,他是国军,是军统人员,但事实上打游击的,还是最好去参加那里的队伍。

    “我什么苦都能吃。”上官雪一听,大力地点了一头,随后问道:“皖南在哪个方向?”

    “我可以送你过去,表妹,”上官表哥一见,也不等赵子龙回答,马上说道:“那里是在敌后,安全些。你是个女生,可以去那里。”

    “啊?那我不去了。”上官雪突然倔强起来,“我要跟着赵哥哥去徐州好了,我上前线,我还要效仿古人,杀小鬼子一个七进七出。”

    “表妹!”表哥脸色一变,变得着急了,“抗日并不一定非要上前线。比如我们去做一些别的什么,也是一样的。”

    “不行,”上官雪寒着俏脸,蹙着峨眉,执拗地说道:“我不要一个人躲在后面,我就是要往前冲锋,冲锋。”

    看对方如此,赵子龙知道再说下去只会浪费时间,他就给上官表哥使了一个眼色,随后说道:“好的,你可以跟着我走。不过到了地方后,你要听从上峰安排。”

    “上官表妹,你不要去徐州了,”上官表哥仍是劝说,“你还是听赵哥哥的吧,去皖南。那里更加适合你。”

    “不成。”上官雪好像小孩一样,大力地摇了摇头,随后别过脸去,不再说话了。

    赵子龙和上官表哥一看,也只好叹了一口气。

    小半时辰后,船到岸了,眼看三人就此分别,上官表哥差点儿就要上来拉表妹。

    上官雪却二话不说,伸出一只胳臂挽着赵子龙离开。

    “哎!”上官表哥兀自一个人屹立了好久,这才划船返回洪泽湖去。

    “上了前线,就不能再耍小脾气了,”赵子龙边走边对上官雪叮嘱道。

    “不会了,”上官雪咬牙切齿地说道:“只要能杀鬼子,说什么我就听什么。”

    “去作个医务员,如何?”赵子龙想,如果在李长官,或者孙长官说和一下,那个职位还是可以谋到的。

    “不成。”上官雪一听,就又不高兴起来。她是个女生,一生气就鼓起嘴巴,煞是可爱,她还是那话,“我还是要去前线。”

    赵子龙嘴角扯了扯,不由被对方样子逗得笑了,“就那么一句话,你重复了好多遍呢。”

    两人走了一个时辰左右,就看到前面是一个镇子。

    赵子龙请上官雪吃饭,后者只点了一碗担担面。看着她清秀而纤弱的身体,赵子龙劝说她要多用些荤菜。

    “不用了,国破家亡,哪里还有心思去大鱼大肉?”上官雪却是拒绝。赵子龙一看,只是笑了笑,不再说了。

    当晚,他们借宿在一处小小的旅店里。任赵子龙磨破了嘴皮子,老板还是只给他们一个房间。没办法,赵子龙只得多要了一床被子,睡到了地板上。

    一宿无事,天还未亮,赵子龙却发现不见了上官雪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