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历史军事 > 抗战之狙杀行动 > 第626章 焦山遇鬼子【下】
    枪响后,咕咚的一声,后面的那个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了。

    赵子龙这才回过头,发现对方竟然是个中国人。穿着好像是一个汉奸狗,还留有一丝呼吸。

    赵子龙抬手按住对方汩汩流血的伤口,质问道:“你为什么要偷袭我?”

    “我,我,”这男子虽然只有一丝气息,却艰难地摇头分辨道,“我没有偷袭你,我只是来告诉,你,一件事情。”

    赵子龙眉头挑了挑,虽然有点悔意,但那时他不知对方是什么人,当然会下手为强了,立即追问道:“你要告诉我什么?”

    “镇江……焦山,”对方一字一顿地说,“没……有你们……想……要的……东西,你……要赶紧……离开……”

    说着,他就闭上了眼睛。赵子龙再怎么拍打,也是无济于事了。他触碰到了对方的胸口,发现心跳已然停止了。

    但就是在胸口的位置,他发现了一张卡片似的东西。他摸索了出来,简直就吓了一大跳!

    原来,这居然是一张藏宝图之类的东西!赵子龙仔细地辨认着,确认这是一张至少有两百年之久的东西。上面的文字虽然不懂,但那条赫然流淌的长江和镇江两个篆字,却晃动着他的眼睛。

    这不是一张纸,而是一块丝绸布料。所以,上面新近标注过的地点,也已经模糊不清了。

    赵子龙收藏好图纸,前面还有鬼子需要对付呢。

    这时,那个大块头的鬼子军官也听到这边的枪响,不过,他已经狞笑着走向那几名残存的二狗子。

    显然,他要对他们动手了。在赵子龙的心中,二狗子甚至是比小鬼子更加可恨的东西。

    但是现在,在这个不明不白的鬼子军官即将举起屠刀时,他的心里却出奇地难受了。

    对方的胸口,显然是有东西保护的。赵子龙对准的,是他的眉心。可是情况又有些复杂,对方走路时,一直是摇头晃脑的,这让他一时找不到准头。

    攻击别的地方,他倒是很有把握,但那样一来,又怕打草惊蛇了。

    没有时间了,眼看着鬼子军官就要举起手枪了。赵子龙一时着急,直接对准对方的裤裆开了一枪。

    那里是小鬼子疏于防范的地方,而且很少摇动。枪声一响,那鬼子军官立即捂住了裤裆,紧接着就是蹲了下去。

    捂住裤裆是怕疼,蹲下去是想防御。但是这一次迟了,赵子龙直接对准了他的眉头。

    一枪结果了他之后,赵子龙这才走了出来,对着那几个二狗子说道:“如果不是念在你们家人的份儿上,我就放任那个鬼子把你们都给崩了。”

    那三个二狗子动弹不得,个个都露出濒死的绝望相。

    赵子龙瞪了他们一眼后就此离开,只是,他才走了三四十步,就听到了后面传出两三声枪响。

    再回过头时,那几个二狗子已经相互地开枪射杀了对方。赵子龙想回头去看看哪个是最后开枪自杀的,但终究没有回头。

    当赵子龙来到渡口时,目之所及居然没有一只像样的船只。

    他这下子挠头了,之前来的时候还有的,怎么现在都没有了?

    镇江这里,可是烟波浩渺。目测过去,别说是人,即便是船也要走上好一段的时间呢。

    赵子龙在渡口那里徘徊了一阵,这才看到了一位七十几岁的老人蹒跚而来。他上前去打招呼,对方却用手不断比划,看样子赵子龙猜出对方好像是说自己是个聋子。

    赵子龙马上用手势说明了要渡江的意思,对方摆了摆手,意思是说船早让鬼子给没收了去。

    赵子龙拍了拍胸口,说明自己是个有血性的中国人,是要杀鬼子。老人却微微地笑了,忽然就发出了声:“要杀鬼子,要杀鬼子何必要渡江过去呢,这里的鬼子就像地下的蚂蚁,粪缸里的蛆虫一样多。”

    赵子龙怔了怔,也笑道:“大爷,我是国军,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老人一听,眼睛一亮,说道:“如果是那样,报上你杀的鬼子数量,老汉可以助你渡江。”

    “有些多,”赵子龙紧了紧眉头,扳了一下手指,却一时居然还计算不出数量来,只得说道:“单说最近的一次,也有十几个吧。”

    “在哪里,”老人的小眼睛里,放射出光芒来,显然,对于这个数字,他是既激动又怀疑,“说出地名来。”

    “就在前面的不远处,”赵子龙指了指远方的寺庙那边,说道:“你现在助我渡江,回来自然也就听到了。”

    老人却摇摇头,说道:“不用了,方才那边的枪声,我是听到了的,不像是二狗子们跟鬼子窝里斗的声音。现在,我要去找船,你愿意帮我么?”

    赵子龙点了一个头,跟着老人走了。

    不到一刻钟,他们就在几乎经没顶的芦苇荡里,找到了一只独木舟。

    赵子龙有些怀疑,但老人的眼睛又亮堂了起来:“怎么了,年轻人,你害怕了么?”

    “不怕,”赵子龙说,“只是我怕到了江心,遇到波浪来袭。”

    “那你就还是不相信老汉我了,”老人说,“老汉我自从十四岁上,跟随先人出海,至今已经六十年了。”

    之后,他们就一道乘着夜雾,开到了江心。突然,江心的位置驰来一艘快艇。

    “小鬼子们的巡逻艇,”老人说,“不要怕,咱们只要躲到一个地方,他们就看不着了。”

    没有几下,老人就将独木舟弄到了一个江心洲那里。这是一个面积极小的江心洲。

    仔细看时,也不过才三四间房子大小,最多也不过八九十平米。这么小的地方,除了芦苇和野草什么都没有。关键还是,这里的芦苇只有膝盖那么高。

    赵子龙还没多想,老人就已经反应过来了。他们下船后,老人麻溜地用江心洲上的石块将独木舟压沉在水里。

    “上来吧。”这样一来,赵子龙倒来了兴致。

    接下来,老人摁住赵子龙,两个人就地藏在了江心洲的芦苇丛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