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历史军事 > 抗战之狙杀行动 > 第568章 结论 同行
    “原来如此。”赵子龙叹惜了一下,“那剩下的,就是我的任务了。现在,你将自己所掌握的,全部都告诉给我好了。”

    “好。”杨铁兰点头道:“我一定会尽力相助。全力相助一切于抗日有力的人与机构,也是我们的职责所在。”

    之后,她就用口头转述了好多关于汪经伪的事情,还有对方身边的好几个大汉奸的情况。

    赵子龙一一地记下了。

    到了最后,杨铁兰甚至将好几份报纸也拿了出来,指着其中一张相片,“瞧,这份应该就是他的本尊。”

    当然,还有好几份,杨铁兰就没有这么表述了。

    “何以见得?”赵子龙认真起来,做刺客,要杀对人。尤其是对于这个狡兔三窟的家伙,就更加是如此了。

    “何以见得?”杨铁兰认真起来时,秀眉微蹙,丹凤眼瞪得溜圆。

    她说道:“这份是汪投敌前的报纸,是由我方拍摄的。这几份都是在他投敌之后拍摄的,不是日方,就是伪方记者,我们现在很难相信它们的真实性。”

    赵子龙仔细地研究了几份报纸的差别,瞬间得出了一个结论:那个汪伪的国字号大汉奸-国贼,至少有三个以上不同的替身。

    “三个以上?”杨铁兰也大吃一惊,“我们研究的结果,他至多有两个替身才是。”

    “这里,”赵子龙一一指着报纸上的相片,说道:“一连串走出了三个人,虽然各自有特色,但身材却都差不多呢。”

    “哦!”杨铁兰若有所思地望了赵子龙一眼,随后重重地点了一个头。

    吃完午餐,三个人又闲聊了一会,赵子龙这才想着离开。

    “龙大哥……”杨铁勇突然热血澎湃起来,“中午你答应我的,要教我些拳脚的,现在呢,咱们开始吧。”

    赵子龙一看这狭小的房间,皱了皱眉。杨铁勇说道:“咱们到外面的小广场上去吧。”

    “小勇……”杨铁兰突然柳眉倒竖,不努自威起来,“好好听话,去房间里坐着等晚餐的瓦罐汤吧。”

    杨铁勇只得悻悻地回去了。

    见赵子龙离开后,杨铁兰回到房间里。掀开床铺上的被褥,露出一个精致的盒子来。

    盒子打开,却并没有女生们常用的化妆品。接下来,更让人惊诧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杨铁兰随便地几下子,一架电台居然很快地组装完毕。组装完毕后,杨铁兰却并着急发报,而是怔怔地看着电台,废然有思。

    如果这么地就向特高课汇报,她似乎并不甘心。

    但赵子龙如此这般地破坏她的计划,她也是早经忍无可忍了。

    透过窗户,杨铁兰看了一会儿街道远处那道修身的背影,又看了一会儿窗外的白云。

    白云有情,正在像流水一般流淌过碧蓝的天空。

    十分钟后,她对着电台,发出这么几个字:‘赵子龙不日将到南京,目标汪。’

    电报发完后,她颓然地坐了下去,再也站不起身来。后来,杨铁勇怎么叫她,她就是不开门。

    -

    走在街道上的赵子龙慢慢踱着脚步。

    通过杨铁兰提供的信息,他已经得知,汪经伪这个魔头,现在已经入住长江路上的总统府。

    那里原是两江总督的府邸,后来经过改建又成了洪秀权的天王府,又成了孙先生的大总统府。

    由于多年的深耕,那里看似不高不大,却有着意想不到的森严。

    杨铁兰的信息有这么一个细节,说之前有个军统的杀手,利用夜幕的掩护翻墙入院,不想刚刚落地就被七八枝长枪指定了脑袋。

    杀手无奈,只得引爆身上的炸弹想跟对方同归于尽。谁知,连这个机会都没有。

    因为他的身上,已经立马被浇了七八桶的凉水。再经典的引线和电线,也被浇得短路了。

    杀手无奈,只得服毒自尽,幸好毒药装在牙齿里,一触即发。

    看来,想强行进入,必然招致无情的报复。既然强攻不行,那就只剩下一条路可行了。

    智取!

    这个法子自古百试不爽。

    赵子龙走过长江路时,为了掩人耳目,刻意地租了一辆黄包车。

    谁知,这黄包车夫也是个军统特务。

    他一见赵子龙的打扮,只见赵子龙一身的黄呢子大衣,好像来自北方的寒带地区一样,就委婉地提醒道:“客官,绕行总统府,是需要接受盘查的。”

    赵子龙微微一笑,对方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了,也就不再隐瞒:“那,我难道需要下了装备才能乘你的车?”

    “那倒不必。”大眼睛车夫摇头咧嘴笑道:“我是提醒你,咱们可不能绕行一周,只能从它的前面路过看看。”

    “也好。”赵子龙点点头,“最好能抵近一些看看。”

    “好的。”车夫微微一笑,说道:“常山赵子龙长坂坡上杀得七进七出,那才叫英勇呢。”

    赵子龙眉头一紧,感觉脊背微微发凉,暗骂自己一时的大意。

    他顺势在黄包车夫的屁股上踹了一脚:“拉你的车,不要讲什么《三国演义》!”

    “好嘞,客官,你坐好嘞!咱这就开动啦!”看来,这位黄包车夫演得那可真叫一个像字。

    他们向前走了不到一百米,远远地已经可以看到总统府前面那些个穿着四不像衣服的警卫了。

    黄包车夫突然遇到了一位同行,两个人眼神随意地一交流,就匆匆地擦肩而过。

    但是赵子龙明白得很,车夫是在对同行发信号:他的车上,坐着一位自己人。这样的信号让赵子龙心里有些感慨。

    “谢谢!”到了总统府门前,赵子龙抬了抬礼帽,下了车,“你先去忙吧,待会儿我再叫你。”

    车夫大有深意地望了赵子龙一眼,随即就撤离了。

    赵子龙往石狮子那里的警卫面前走,不想有几个穿着鬼子军服的二汉奸唰啦一下拉上了枪栓,指着他叫嚷着:“不要再往前了,再往前就开枪了。”

    “哼!”赵子龙冷哼一声,“不过是些二狗子,还这么作威作福的。”他的声音很是低微。

    但是,也被其中一位听到了。那位一听,立马用枪刺指着赵子龙,喝道:“我说你小子,不知道这是总统府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