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历史军事 > 抗战之狙杀行动 > 第472章 这些支那人说的是不是真的
    而王忠此时却高兴的很,他说道:“可不得了了,我们竟然抓到了大日本帝国的一对儿父女,这要是我们把他们交到国军总部去,再公布出来,那我们肯定得大受奖赏,说不定还会震惊世界呢!”

    王忠说着说着,脸上都快笑成一朵花了。

    “是啊,我们怎么这么好运呢!”一旁的高扬也是眉开眼笑。

    “哟,你们两个都快变成僵尸了,还笑得出来?”这时李小玲打趣道。

    “哈哈哈。”其他的人听了也笑了起来。

    王忠和高扬两人立刻黑起了脸。

    高扬恨得牙痒痒的,咬牙切齿地说道:“那又怎样?就算我们变成僵尸了,也要把朝香贡酒这些鬼子都变成僵尸,不让他们祸害人。”

    “就是,我们就算是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王忠马上挺起身子。

    说完,这两人竟然学着之前那群僵尸国军的样子,龇牙咧嘴的,一步步靠近朝香贡酒他们。

    “你们别伤害我爸爸,冲我来。”

    朝香纯美子一听,真以为知道王忠、高扬要伤害人,立刻挡在朝香贡酒的前面。

    王忠和高扬哪会想到朝香纯美子竟然会冲到面前,不由吓得连连后退,差一点儿就撞在后面的石钟乳上了。

    赵子龙等人是了解王忠、高扬两人的,知道他们不可能会去真咬,顶多就是吓唬吓唬一下。

    谁知,两没吓唬成,反而被一个小丫头反吓着了。

    顿时大家又乐呵呵的笑了起来。

    “都别笑了,这娘们还真是不怕死,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

    高扬真的有些生气了,他从来没有被一个女人如此羞辱过,更何况还是一个日本女人。

    “高排长!别发火,消消气消消气。”郎铁赶紧拉住了高扬。

    看到高扬横眉怒目的,朝香纯美子却是丝毫不怯弱。

    在她看来,赵子龙他们这些支那人都是暴徒,因为他们到处去滥杀无辜。

    “你们这些无耻之徒,怪不得需要我们大日本帝国的人来中国,就为了帮助你们改变你们国家的现状,帮助你们建立一个*****圈。

    原来你们就是烂泥扶不上墙,自己的国家不振兴,还反过来杀帮助你们的人。”

    朝香纯美子用她并不熟练的中国话义愤填膺的讲了一大堆。

    其实,她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认知,全是拜他父亲和天皇所赐。她一直被他们所欺骗,一直都单纯的以为他们大日本帝国出兵来中国就是为了共建亚洲经济体系,是为了帮助中国重拾昔日繁荣。

    再加上她从来见过鬼子是怎么屠杀中国人的,所以在她的认知里,就是一边儿倒的认为大日本帝国是一个很有责任心的国家。

    “我呸!你少在这里颠倒黑白。我告诉你,你们这些鬼子还好意思声称你们是为了帮助我们而来的,真是不要脸。

    你们杀了我们多少同胞?还他妈的毁坏了我们的家园,真是狗娘养的。”

    高扬听了朝香纯美子的话,心里的火蹿的一下就上来了,他真是恨不得立刻打死这个女人。

    “就是,你们小日本儿是最他妈没人性的。就你那畜生老爹,杀了多少中国人,侮辱了多少良家妇女,就连几个月大的婴儿都不放过,全都死于你们的刺刀之下。”

    “跟她废什么话啊,要我说,直接把他们这狼狈为奸的两父女杀了一了百了。”

    大家纷纷声讨朝香纯美子。

    “够了,越说越离谱了。怎么?这个小丫头片子不懂事,你们也跟着犯糊涂?”

    王忠虽然也不认可朝香纯美子的话,但是他知道这两个人现在不能杀。

    一个原因是想利用将朝香贡酒押回军部,另一个原因是这两人是他们的一张挡箭牌,这前进的道路上究竟还会有多少鬼子,这个谁也不清楚。

    尽管这些国军们说的声情并茂,而且控诉的都是事实,可是在朝香纯美子看来,他们就是在狡辩,因为在她的认知里那些恶行根本就不存在。

    “你口口声声的说你们大日本帝国来中国是为了帮助我们建立一个*****圈,那你问一下你父亲朝香贡酒,你们日本人出兵侵略中国的事情,你看他怎么回答?”

    赵子龙站前一步,盯着对方问道。

    他在前世界的时候就听说过日本人对他们的国民进行蒙蔽教育的事情,但是他从来没有去了解过,今天可真是开了眼界了。

    朝香纯美子被赵子龙看得心虚,本来是不想问的,可是她觉得对方和刚才杀人的那些蛮横的暴徒好像不太一样,信念就有点儿动摇了。

    “爸爸!这些支那人说的是不是真的?”

    朝香纯美子拉了拉朝香贡酒的衣袖。

    “美子!你不要相信支那人的话。”

    朝香贡酒开始时脸色变了变,但很快恢复过来,望着朝香纯美子正色道:“我们军队进入中国当然不是侵略,我们大日本帝国这么做就是为了大东亚繁荣的。”

    得到答案之后的朝香纯美子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尤其是刚刚她亲眼所见赵子龙他们杀害了那几个无辜的日本专家,她顿时愤怒的说道:“无论你们怎么狡辩都抵不过事实,我是不会相信你们所说的。”

    赵子龙一听,脸色不由一沉,紧盯着朝香贡酒,但对方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反瞪了过来。

    看对方虽然表现出勇敢,但实际身子微微颤抖,赵子龙冷笑一下。

    他忽然有点替朝香纯美子悲哀了。

    他不知道一个人要被灌输多少思想才会形成一个不可改变的认知,更令人悲哀的是人一旦没有了自己的思想,老是在错误的世界里徜徉,那么她只会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算了,都绑起来,塞住嘴巴。”

    赵子龙不想再和朝香纯美子继续争辩了,两方处于不同的立场,各执己见,就算是争到地老天荒也争不出来一个结果。

    与其这样,又何必再浪费口舌呢?

    “等等,让我先帮她把伤口清理一下吧,伤口感染了就不好了。”

    这时李小玲说道。

    她不管朝香纯美子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在她的眼里都是她的病人,医生的首要职责就是治病救人。

    “小玲!她可是日本人,你没听她刚刚说的那些话吗?你救她干什么呀?”

    高扬不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