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圈套男女 > 第489章没良心
    但作为一家私营的企业,不管什么报告,也不管什么责任,萧博翰都会认真,清楚的表达出自己的看法,在报告上写的明明白白,也让下面执行的人能够做到快速和准确解决。

    批完了这些报告,萧博翰今天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他看看手表,对蒙铃说:“蒙铃啊,这几分材料你下转之后就帮我把车安排一下。”

    蒙铃就问:“萧总你准备到那里去啊?”

    萧博翰笑笑说:“一会去了你不就知道了。”

    蒙铃哼了一声,小嘴一撅,佯嗔薄怒道说:“要是见女的,不要叫我去。”

    萧博翰呵呵呵的笑了说:“你看看你,一副山西老陈醋的样子,见女的你想去我都不带你。”

    “哎,哎,你这人有点良心吧。”蒙铃就在萧博翰的肩上擂了两下。

    萧博翰倒说:“好好,就这个地方,你在帮着敲敲。”

    蒙铃一看,这他还把自己当成敲背的师傅了,就用了点力气,再他肩上使劲两下,萧博翰一下感到有点疼了,一把抓住了蒙铃的手,就拖到了怀里,蒙铃底呼一声,就要争扎起来,她那里有萧博翰快啊,萧博翰就一口叼住了蒙铃的樱桃小嘴。

    蒙铃她此时脸色越来越娇媚,她的呼吸越来越混浊,敞开的雪白衬衫下,露出里面的雪白春色,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心脏狂烈的跳动起来,那娇柔的身子,丰~腻的肉感,展现的是淋漓尽致,身材婀娜多姿,让萧博翰的心就要跳出来了,特别是她那甜美而妩媚的哼哼声,更让萧博翰有了冲动。

    可惜这是办公室,而且还是大白天,萧博翰只有好好的吻了一会,让蒙铃的小舌头在自己的嘴里来回的打转几次,才松手放掉了蒙铃。

    蒙铃一跳起来,就恨恨的瞪着萧博翰说:“你这人真坏,老占人家的便宜。”

    萧博翰嘿嘿一笑说:“那你刚才怎么把舌头伸过来啊。”

    蒙铃红着脸,又想给萧博翰来两下子,但怕又让萧博翰抓住了,只好哼一声,拿着文件下去了。

    萧博翰再后面还喊了一句:“记得安排车。”

    “知道了,啰嗦。”

    萧博翰就笑笑,心情愉悦的站了起来,走到了窗口,看着那远处层层叠叠的楼房,长吁一口气,准备出发了。

    鸿泉公司的总部里,潘飞瑞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生着闷气,张队长莫名其妙的落马,让本来自己的一片大好形势,在转瞬之间就毁坏了,攻守易位如此之快,自己不得不收缩实力,来勉力抵挡苏老大和晁老板的步步紧逼,但这样的防御是很难奏效的,潘飞瑞的一部分地盘和生意在最近的变化中,已经丢失了。

    很惨吗?不,这还不是最为可怕的情况,这都还不是最大的问题,就在最近的几天,潘飞瑞收到了各路线报,恒道集团萧博翰的人马已经开始在两家交界的地方出现了异动,他们开始在一些关键的地方聚集,也不断的派人进入到自己这面地盘。

    毋庸置疑,萧博翰也准备从后面对自己发起进攻了,趁火打劫是必然的,因为自己和萧博翰的关系任何,潘飞瑞心里很清楚,而所有柳林市的帮派也能清晰的看出自己的勉力抵抗,萧博翰当然不是傻子,他肯定会在这个关键时候进来分享苏老大的胜利果实。

    问题是摆在自己面前的选择就不多了,萧博翰在后面,苏老大和晁老板在前面,他们遥相呼应的步步逼近,自己前后受敌,想要组织起有力的反击都不知道应该从那下手了。

    潘飞瑞烦躁的把手中只吸了两口的香烟狠狠的摁熄再了烟灰缸中,他无法忍受被苏老大和萧博翰联手攻击的被动局面,他准备和苏老大讲和了,在萧博翰还没有发起攻击的时候,或者自己在谈判桌上还能少受点损失。

    他拿起了电话,但头晕脑胀的他却一时没有想起苏老大的电话号码来,他不得不拿出兜里的手机,在通讯录上查找一下苏老大的号码。

    就在这个时候,他办公室的门就打开了,秘书谦恭的走了进来,出现再了他的面前,潘飞瑞抬头看看秘书,停下正在查找号码的举动,问:“有什么事情吗?”

    秘书很恭敬的说:“是的,萧博翰来了,说要见你。”

    潘飞瑞一下就睁大了眼睛,在这个时候,萧博翰竟然来了,他好大的胆气,他来做什么,是来宣战?还是来嘲笑自己?还是想来羞辱自己?

    潘飞瑞眉头紧锁,他阴狠的说:“行,叫他进来,我倒要看看他说点什么。”

    秘书出去之后,潘飞瑞大马金刀的坐在了自己的高背雕花靠椅上,换上一副庄重威严的表情,让自己尽量显的冷峻一点,当他把自己的情绪和神情都调整到位的时候,门口就出现了萧博翰的身影。

    萧博翰轻松,潇洒,面含微笑的走了进来,他一点 都没有在乎潘飞瑞冷若冰霜的表情,径直的走到了沙发前,坐了下来,让自己舒适的靠在潘飞瑞的沙发上,看着潘飞瑞的秘书有点紧张的给自己泡着茶。

    在这个过程中,萧博翰和潘飞瑞都没说话,他们各自维持着自己最初的表情,让房间里有点尴尬的气氛自己去蔓延。

    端起了茶水,轻轻的吹一口上面的浮茶,再缓缓的,小心的喝上一口,萧博翰点点头说:“好茶,好茶,没想到潘总这里有如此好茶。”

    潘飞瑞冷笑一声说:“你是不是以为我自己现在应该是一副慌乱的情景,烧地图的,整理文件的,用皮箱子装金银财宝的乱做一团?”

    萧博翰哈哈的笑了起来,说:“你这都是什么时代电影里的镜头啊,哈哈哈,那是国民党大溃败才那样做的,你到不了那个地步。”

    潘飞瑞哼了一声:“那么萧总你难道不是为了来看这个情景的吧。”

    萧博翰笑着,认真的说:“不是,绝对不是,我是来帮你的。”

    “帮我,哈哈,天大的笑话啊,你能帮我,你应该准备的差不多了吧,那就来吧,我等着你动手。”

    “动手?我和谁?和你吗?不至于。”

    潘飞瑞现在的头很大,他也不想再和萧博翰来回绕了,就有点厌恶的说:“说吧,你到底要干什么,宣战的话,我接受,要是再没其他什么事情,你就请便,我还忙。”

    萧博翰再一次端起了茶杯,现在水不是太烫了,他可以大口喝上两下,放下水杯之后,萧博翰收起了刚才的笑容,郑重其事的说:“潘总,我是来和你商量帮你的办法的。”

    潘飞瑞盯着萧博翰,冷冷的看了好久才说:“你到底今天想说点什么?”

    萧博翰摊了摊双手,说:“这就是我的目的,我可以帮你摆脱这个危局,当然,你也知道,这个世界没有多少人喜欢助人为乐的,我有自己的条件。”

    潘飞瑞一直都在观察这萧博翰的表情,但现在为止,他有点迷糊了,他分不清萧博翰这话中有多少真货,多少灌水,因为萧博翰的表情是一种很少见的笃定和自信。

    他将信将疑的说:“你能帮我摆脱危局,你不是已经准备好从背后对我发起进攻了吗?”

    “不错啊,我是都准备好了,但如果你可以满足我的一些条件,那我就不用和你动手了。”

    潘飞瑞有点好奇了,问:“你的条件?”

    “嗯,很简单的条件。”

    潘飞瑞疑惑的说:“你要收回上次给我的水果批发市场和汉口巷,对不对?”

    萧博翰摇摇头说:“不,那两个地方不是我今天来的重点,因为它肯定是要还给我的,以你现在的实力和情势,你以为你还能保得住那两个地方?所以这两个地方不存在什么条件问题。”

    潘飞瑞的太阳穴旁边的青筋就开始鼓了出来,可恶,这个萧博翰如此蔑视自己,他说的那样轻松,那样直接,仿佛根本那些地方都是他囊中之物一样,潘飞瑞脸上也就出现了怒气。

    但萧博翰并不看他,自顾自的说:“本来汉口巷我当初是准备给史正杰的,唉,你却给扣下了,这不得不说是你的失误,要是给了他,你现在大可不必如此紧张。”

    潘飞瑞心里那个气啊,不错,当初萧博翰是说过几次,那个汉口巷让自己给史正杰,但难道他萧博翰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他能相信给到自己手上的利益,自己能再转手送给史正杰,他本来就算准了这点,给自己下的套,他小子现在还来装好人,说这风凉话。

    潘飞瑞就想反唇相讥,但仔细想想,怎么说,说萧博翰看出了自己的贪婪,看出了自己的背信弃义吗?好像是不能说。这完全就是一个哑巴亏,只能装着没听见了。各位读者,为防止这本书在网站屏蔽,请大家务必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西门也吹雪”,那样,你能看到我更多,更好的亚博游戏网址,也不会因为屏蔽而看不到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