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圈套男女 > 第199章威严肃穆
    第二天一早,宁涛就到了林雨鸣他们住的酒店,陪着他们一起吃早餐,吃饭的时候,徐通志一直都是哭丧着脸不太说话。

    “小徐,你情绪不对啊,昨晚上那么晚才回来,应该是春风得意,美人相伴,可这表情看着不像啊!”

    “哎呀林总啊,你可不知道,昨晚上我被宰了,那个臭丫头,硬是花掉了我五千多,我最大的收获就是摸了摸她的手!”

    这个结果林雨鸣也是可以预见的,只是他很奇怪:“她是怎么宰你的!”

    “我们玩着,玩着,她好几个姐妹都来了,又是点酒,又是拿烟,你说我咋办,女人面前我只能撑着。”

    “那不错啊,陪你的美女很多吗!”林雨鸣幸灾乐祸的笑了。

    “美女是不错,可一个都不能动啊!憋死我了!”

    林雨鸣和宁涛都哈哈的大笑起来,看来那个女秘书也不是第一次宰人了。

    吃过饭,宁涛一个当地的懂古玩的朋友也来了,大家介绍一下,这人被称之为胜哥,说着一口蓉城的方言,言辞粗犷,很有点江湖人的味道。

    宁涛今天有一个招标会,先走了,这个胜哥便带着林雨鸣和徐通志到蓉城二环路口的送仙桥这里整个一条街都是经营古玩生意的,据胜哥介绍,这是蓉城最大,也算最正规的一个古玩市场,种类繁多,但赝品不少,要擦亮眼睛,才不会上当受骗。

    送仙桥是指锦江南河桥,据说啊,在唐朝有一年的元宵节,在青羊宫举办盛大灯会,十分热闹,其中一天的清晨,有位秀才漫步在锦江南河桥时,奇怪地看到两个人在桥墩石上一上一下地睡觉,上面那个人的口水正好流到下面那个人的嘴里,不禁脱口说出:“此为吕字也”。

    旁边游人仔细一瞧:“嘿,这不是八洞金仙吕洞宾吗?他也来观灯赏花不成?”。

    众游人争相观看,睡觉人在晨阳轻雾之中渐渐地飘渺起来,随即便无影无终了。

    这成为蓉城的一段佳话,并广为流传,至使送仙桥及桥名保留到现在,一千多年过去了,如今民间还流传着元宵节前后到送仙桥一带可以见到八仙的传说。

    后来这里慢慢的就形成了一个古玩市场,至于多少年的历史,谁也说不清了。

    林雨鸣和胜哥等人走进了送仙桥的古玩市场,里面已经是人头攒动,热闹非凡,所有的古玩店铺门口,或者两边,都摆满了古玩摊位,各类林雨鸣根本叫不上名字的宝物玲琅满目,让人目不暇接,有玉石、瓷器、金属制品、书画、茶壶、花**、徽章、古家具、旧书等等,林雨鸣还看到了一道乾隆的圣旨,也看不出是真是假。

    徐通志看上了一个铜烟杆,正要询问,被林雨鸣一把拽住了。

    “小徐,不要乱问。”

    “为啥!”

    那个胜哥笑一笑对徐通志说:“兄弟,在我们古玩界有自己一套大家都要遵守的行规,就算是我们圈内人逛地摊也是要守规矩的,那就是不要随便问价?”

    “啊,不能问价?”

    “是啊,买古玩不是买白菜,假如对方开价不离谱,你就必须还个价,不还价就走是很不规矩的,所以最好是确定想买再问价,你要明白,这古玩行业的水也是很深,你想不上当,必须懂得古玩行话,什么包浆、皮壳、开门和贼光等,好让卖家觉得自己是懂行的,不好糊弄。你乱问一气,一看就不懂,不宰你宰谁?”

    林雨鸣也微微点头说:“胜哥讲的很对,一个人对古玩是否真懂,有的时候啊,你还没说话,仅仅是伸手一拿东西,对方老板就知道你到底是不是行家,这装是装不出来的,不懂还装,反倒容易被狠宰一刀,就像是吃我们安西的羊肉泡,单单一个掰馍,就能看出你是不是本地人一样,所以古玩市场就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也许正是如此,前来淘宝的人才更有乐趣,要都是真货,哪有什么意思,就成了比钱多的收购市场,而不需要比眼力了,这反而失去了它休闲游逛的意义。”

    胜哥不由的对林雨鸣伸了伸大拇指:“林兄弟说的极是,在古玩市场啊,打眼的人永远比捡漏儿的人多。”

    三个人边看边聊,硬是逛了一个上午。

    回来的时候,徐通志怀里抱着一个青花瓷,这可是清朝的瓷器,他们花费了三万多买到手,瓷**青幽翠蓝、明快亮丽,上面的画面气势粗犷,胎致密细白,呈糯米糕状,他们是从一个急着出手的老头手上买来,虽然算不得捡了大漏,但真要进了拍卖行,这瓷**价格至少能翻一两个跟头。

    林雨鸣他们买的这个**子是咸丰年间的一件青花瓷**子,虽然和现在的年代不算太远,但咸丰年间朝廷内忧外患加剧,战火弥漫整个景德镇,官窑毁坏殆尽,所以那时候的瓷器精品很少极为罕见因为少所以反而变得精贵了

    能撞上这样一个真品,林雨鸣心里很是感激,中午的时候在酒店好好的宴请了一下这个胜哥,临走的时候还给胜哥了三千元的感谢费,这胜哥客气一番,最后还是笑纳了。

    吃过了午饭,稍微在酒店休息一下,林雨鸣拿起了电话,他要给秦曼云老公的那个副市长朋友联系一下。

    电话直接打到了对方的手机上,那面好一会才接通电话。

    一个年轻男人毫无情绪的声音传了过来:“哪位!”

    “你好,我找一下向市长!我是安西市杜主任介绍来的!”这个向市长叫向荣,是一个副市长,据说刚刚进了市常委,可是,林雨鸣听对方的声音却很年轻,他立即明白,这可能是向副市长的生活秘书。

    “嗯,你稍等!”

    电话那头没有了一点声音,大概是被捂住了,林雨鸣足足等了一两分钟,那个年轻的声音又传了过来:“你好,你好,你姓林吧!”

    “对,对,我叫林雨鸣!”

    “向市长这会还忙着,他知道你要到蓉城,请你两点钟到他办公室来相谈。”

    林雨鸣一面伸腕看了看时间,一面客气的说:“好的,好的,我两点准时过去!”

    这会已经一点钟了,林雨鸣忙打起精神,重新在皮箱了找出了一件笔挺的藏青色西服,换上了一条黑色的领带,又到卫生间洗一把脸,刮干净了微微露出一点的胡茬,照一照镜子,里面是一张透着棱角分明的,落寞的脸,细长而蕴藏着冷利的黑眸闪动着阴郁的光,削薄轻抿的唇,显得有些疏离,正像是一支静立在山崖上的鹰,冷傲,孤清却又深不可测。

    林雨鸣并不太喜欢自己的这张脸,他觉得缺少了阳光灿烂,缺少了春天的温暖,可是没有办法,这个长相和性别,是他无法改变的事实。

    他努力的对着镜子笑一笑,他觉得笑得很假。

    这一趟见向副市长,林雨鸣不准备带上徐通志,他去帮不上忙,假如单独和向副市长在一起,有的话可能还更好说点。

    他吩咐徐通志兵分两路自己去市政府徐通志先到红光电器厂去探个情况摸摸他们的动向

    安排妥当为了预防堵车,林雨鸣提前的四十分钟出门。

    实际上蓉城堵车比不上安西,所以林雨鸣还早到了十多分钟,他没有贸然的进市政府,先在外面抽了一支烟,在剩下只有五分钟的时候,他走进了市政府,蓉城的市政府大院的大门是用花岗岩砌成,展出了一种朴素坚硬和质感的大气。

    林雨鸣踏进市政府,便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震撼,那是对权力,对威严的畏惧,大院里一溜翠柏,傲然挺立,俯视着所有它脚下的行人,在长长的通道后,是一座线条生硬,雄浑,厚重的大楼身影。

    林雨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受这院子里这股子难以名状的安静,森严。

    在后面的那幢大楼的门口,林雨鸣被挡住了,在登记过后,其中一个保安拿起电话,给向副市长的秘书联系之后,才客气的说:“张秘书请你上三楼!”

    “谢谢!”

    林雨鸣想,那个张秘书大概就是刚才和自己通电话的人吧!

    林雨鸣刚走上三楼的楼梯口,就见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男子,一身灰色的西服,戴一副眼镜,正看着自己,年轻人看上去沉稳,有礼,只是林雨鸣感觉,他缺少了一份活跃和热情,更多的老成持重,难以琢磨,无法看清。

    年轻人笑笑,客气的说:“林雨鸣吧,你好,向副市长正在办公室等你。”

    “好的,谢谢!”

    年轻人并没有移动,又客气的说:“不过,我稍微提醒一下你,向副市长在十五分钟之后还要参加一个会议!”

    林雨鸣一愣,难道自己从安西市千里迢迢的赶过来,只给自己十五分钟时间?这也太短了吧?

    当然,林雨鸣是不会让这个疑问挂在脸上的,他笑笑:“嗯,好的,我会掌握好时间!”

    “请跟我来!”张秘书对他做出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转身在前面走着,他的脚步很轻,像是幽灵般的滑行,让林雨鸣的脚步显得沉重了许多,林雨鸣想,这得练习多长时间才能做到这一步啊,难,真难!

    张秘书到了顶端的一个实木门口,站住,张秘书没有敲门,轻轻一推,那厚重的实木门就打开了。

    这是一个大开间的会客厅,足足有五十多平米,会客厅的里面还有一道门,这会门开着,站在会客厅里,林雨鸣可以看到了里面的沙发,地毯,还有几个深色厚重的书柜。

    “林先生,请!”

    林雨鸣点点头,踏进了里面那个办公室的时候,这时候,他看到了一个中年男人正坐在一张宽大的办公桌后面看着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