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核爆中走出的强者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发泄
    “我的天哪……”

    相较于风林剑派弟子、长老们的哭天抢地,御剑门的诸弟子们则是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尽管昨天晚上他们从梵、赢御、赢任口中得知了李求仙击败圣者三大宗师的无敌之举,可由于他们大部分隐藏在御剑门的围墙背后,并未亲眼目睹到李求仙大展神威,单单靠着听说产生的效果自然不尽人意。

    可这一次……

    当着诸多御剑门弟子、长老们的面,他们却是亲眼目睹了。

    “风林剑派左向阳……这可是宗门界中名气极大的一位宗师啊,而且和离玉门的离尘宗师不同,左向阳的名号,那可是实打实的打出来的,他这些年来,一柄斩风剑不知打败了多少天南地北的强者,其中不乏丹劲宗师,外界称,宗师中,他属于仅次于古今宵、肖别离、墨冉、离尘四大巅峰宗师下的最强一批宗师之一,这么强大的一位宗师,竟被李供奉一拳击毙!?简直是恐怖……”

    御剑门中一位见多识广的暗劲武师脸色发白。

    化劲当中有入门、小成、大成、巅峰之分,丹劲当中同样有这些说法,不过,丹劲的浑厚程度不等于实际战力的高低,每一位丹劲宗师的强弱都得靠不断的打斗才能决出真正的强弱,晋至丹劲不久的宗师未必不能靠着惊人的战意、绝妙的杀招击败丹劲小成,乃至于大成的宗师。

    因此,丹劲宗师,乃至于罡劲大宗师的强弱,直接以四阶划分,夏亚王国中古今宵、肖别离、墨冉、离尘,属于实力最强名气最大的第一阶宗师,左向阳、红龙等人,则属于第二阶段,剩下的如康坦、血刹、赤星之流则属于第三阶段……

    此番李求仙以新晋宗师之身,一拳打死属于第二阶层的斩风剑宗左向阳……

    难怪连御剑门本身的弟子都被吓得脸色发白。

    赢御深吸一口气,对着梵打了个眼色。

    梵马上会意,朝李求仙追去。

    这个时候……

    御剑门无论如何都得打好和李求仙的关系,随着罗浮山一战、圣者一战、风林剑派一战的战绩流传出去,李求仙绝对会一跃成为整个夏亚王国名气最大的宗师,踏着斩风剑宗左向阳的尸体,他也能坐稳夏亚王国宗师前五的宝座,和古今宵、肖别离、墨冉、离尘四大宗师平起平坐,再加上李求仙本身的年龄优势……

    只要他不出事,御剑门从今往后已可保高枕无忧。

    “费会长……发生这种事……实在是令人遗憾啊……我们也没有想到,李供奉一时居然会收不住手将左掌门打死了……不过费会长也是武者应该明白,强者交锋,只争一瞬,左掌门何等人物,一柄斩风剑纵横夏亚,罕有敌手,赤手空拳下就算离尘宗师、肖别离宗师等人都不敢说有十成把握能够胜他……在那至关时刻我们李供奉不得不倾尽全力,只是不想最终导致了悲剧的诞生……”

    赢御上前,一副懊恼加深感惋惜的模样。

    费罗嘴角抽了抽……

    看着一副懊悔之色的赢御,以及痛哭流涕的风林剑派等人……

    费罗很想怒气冲冲的喷赢御一脸。

    但……

    他不敢。

    而且,没理由,没立场。

    最终……

    他只得勉强在脸上凑出一丝有些僵硬的表情:“武者交锋,生死难料……左掌门乃是一位真正的剑客,能够在临死前见得这等威势惊天的拳术,想必死而无憾……”

    赢御“沉痛”的点了点头:“请费会长放心,左掌门的尸体我们会安排好的,我这里有一副打造了三十年的棺木,本是我留于自己使用,眼下我愿将它贡献出来给左掌门,以表达我的歉意,希望往后我们御剑门和风林剑派不会因此而生出间隙。”

    费罗还能说什么?

    人家棺材本都拿出来了,诚意满满,他还能追究指责什么吗?

    当下,他点了点头,将目光转向了风林剑派的几人,叹息道:“诸位,武者交锋向来生死一线,还请……节哀顺变……”

    风林剑派的众人尽管悲恸,但连他们风林剑派最强的掌门人都挡不住李求仙一拳,他们岂敢报复?

    联想到李求仙那一拳中蕴含的窒息之力,哪怕现在,他们这些人心中仍然有点胆战心惊。

    在费罗的劝导下,为首一位化劲大师一脸伤痛的点了点头,可目光却是落到了那位罗浮宫暗劲长老身上。

    如果不是因为他搬弄是非,并且愿意拿出罗浮宫几十年的积蓄蛊惑他们掌门人,掌门人何以会冒险杀上御剑门,来御剑门寻疑似已经爆发了血丹的李求仙兴师问罪!?

    掌门人不来御剑门,自然就不会和李求仙动手,也不会遭遇身死之厄,他们风林剑派接下来漫长的岁月里也不用担心可能因掌门人身死而遭到那些敌对势力的报复……

    一切……

    都是罗浮宫这个老家伙在作祟!

    他才是害的风林剑派陷入危局的罪魁祸首!

    “朗风大师,你怎么了……”

    罗浮宫暗劲武师被瞪得心中一慌,忐忑不安的询问道。

    “浮妙宗师明明死于公平比武,而李宗师和圣者间也没有任何关系,可你……却挑拨离间,妖言惑众,你该死!”

    为首的化劲大师朗风厉喝着,话一说完,身上宝剑豁然出鞘,闪电朝那位暗劲武师杀去……

    “该死!”

    “杀了他!”

    “就是你,蛊惑人心,害死了我们掌门人!”

    剩下的风林剑派众人看到这一幕,仿佛找到宣泄悲恸的缺口一般,一个个怒吼着拔剑而起,一拥而上,很快将罗浮宫的几人当场斩杀。

    赢御看得风林剑派等人的行为,人老成精的他看一眼便明白。

    风林剑派此举一方面是宣泄心中的悲恸,另一方面则是在向御剑门……或者说向李宗师表达着自己的态度。

    他们已经将罪魁祸首认定为罗浮宫,是罗浮宫蛊惑人心,风林剑派和你李宗师实际上根本没有仇怨,都是误会,现在搅风搅雨者已经死了,风林剑派和李宗师的纠葛自此结束,也请李宗师以后能够网开一面不再报复我们风林剑派了。

    ……

    李求仙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收拾东西。

    御剑门一行和好几位宗师交手,让他对劲力有了全新的理解,算是不虚此行。

    可他终究挂着夏尔大学学生的身份……

    这……

    关系到她的期望。

    因此,时不时他还是得在夏尔大学待着。

    而借助夏尔大学特殊的人文环境,他能好好的修养自身精气,打磨煞气,免得以后影响心性。

    “白虎罡气手抄本我带走了,没问题?”

    “没……没问题……”

    梵的犹豫仅仅片刻,马上应了下来:“李宗师随意。”

    说完,他追问了一句:“李宗师现在就走么?”

    “走吧,反正没什么事了。”

    李求仙说着,道了一声:“我去招呼一下李维他们,如果他们要回夏尔,正好一道回去。”

    “正好,我这边同样没什么事了,我和李宗师同去……”

    梵连忙跟着道。

    尽管师傅赢御并未和他多说,但他也明白,从今往后他就将成为御剑门和李求仙间的纽带。

    李求仙看了梵一眼,并未拒绝。

    当李求仙收拾完东西后,费罗会长和风林剑派的人已经离开了。

    主要是……

    待下去实在不知如何自处。

    得知了李求仙打算离去的赢御、赢任等人稍稍挽留了他们一行人一番,热情的让两个御剑门弟子开车,载着李求仙一行人返回夏尔市。

    两辆车上,李求仙和梵乘坐一辆,昆娜、李维等人乘坐一辆,气氛有些沉闷。

    好一会儿,昆娜才苦笑着开口:“今天李求仙……李宗师和左向阳一战你看到了吧。”

    李维点了点头:“长空武馆虽然算的上武者圈子的势力,可由于其盈利性质,在武者圈中属于最低端的存在,在认识李宗师前……类似于浮妙宗师、赢御宗师、左向阳掌门、费罗会长这等人物,都相当于我们心目中一个个传奇、传说……别说是与之有实际接触了,就算是能够见上一面,都能够在同一层次的圈子中吹嘘好几天……”

    同一层次的圈子……

    李维的圈子比唐纳修等人虽高出半筹,可实际上,两人间的地位仍然没有太大的差别。

    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

    武者界中泰山北斗般宗师人物,绝对属于可望不可及的存在,即便是他们所能够接触到的欧毕王、安道生等人,在他们看来都是那么德高望重,需要他们客气对待,礼遇有加。

    可这几天的经历……

    浮妙、血刹、赤星、红裳、左向阳……

    哪一个拿出去不是轻而易举就能碾压欧毕王、安道生这些人的存在?

    若让安道生得知自己得罪了这几人中的任何一个,德高望重在夏尔市武者圈中堪称前辈的他,都会被吓得惶惶不可终日,绝对马上备礼亲自上门请罪。

    可现在……

    浮妙、左向阳被李求仙直接打死,血刹、赤星、红裳三人联手,被他一拳击溃。

    这是何等的恐怖!?

    这是何等的吓人!?

    “罗浮宫的事情瞒不住,御剑门的事情也瞒不住,知道的人太多了……我想,我们夏尔市武者圈子中一些消息灵通者,最迟明天就会得到这两战的具体信息了……我很期待,到时候他们该用什么态度来对待李宗师。”

    李维道。

    昆娜听了,同样笑了起来:“是,我记得逐浪门一战欧毕王心中对李宗师的霸道实际上还有所不满,只是忌惮李宗师当时表现出来的强大,不敢表露出来,只是在私下闲言碎语……等他收到这个消息后……不知他还有没有勇气去谣传呢……”

    “哈哈哈,即便他到时候有勇气去造谣,我估计也没有人敢刻意去听吧。”

    ————————

    (一章一章太慢了?那就全部更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