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其他类型 > 本港风情画 > 754、新春前夕
    “漫威出版过一部警察题材的漫画,叫做《尖峰时刻》,今年要立项,这是一部与环球合资的漫改电影,准备启用荷里活制作班底。”周梁叔怡对他说:

    “今年梦工厂出品的所有片子里,这部戏预算最高,漫画你看过没有?男主角需要一位香江演员。”

    “看过看过!”程龙急忙点头。

    漫威发行的任何一部漫画,香江艺人都是第一波买主,这早就形成惯例,程龙深知漫威作品的改编价值,研究更为深入。

    脑海里过了一部《尖峰时刻》的剧情,程龙已经猜到周梁叔怡接下来要说的话,但他面上没有多少喜悦,

    “周太,你准备让我出演《尖峰时刻》里的香江警官吗?但是这个漫画的故事发生在美国洛杉矶,实质上是一部西片,美国观众对我出演的西片没有兴趣,我很早就拍过类似的合资电影,《杀手壕》、《炮弹飞车》,无一例外全都扑了街,荷里活班底会限制我的发挥,还不如我拍纯粹港片更赚钱。”

    “以前是以前,梦工厂也不是嘉禾!”周梁叔怡直视着他,

    “梦工厂电影项目的制作权力只掌握在梦工厂电影人手上,我们要怎么拍,荷里活的班底必须按照我们的要求进行拍摄,他们只有建议权,没有拍板权,我讲的够不够清楚?”

    “嗯!”程龙点了点头,身体朝前倾了倾,竖起大拇指,

    “周太,我佩服你的霸气!我中意与你这种霸气的上司合作!当年皱生带着我去荷里活拍戏,低头哈腰不敢吱声,鬼佬怎么讲,他怎么办,根本挺不起腰板!”

    “这点你完全不用担心。”周梁叔怡陪着笑,

    “你把腰板挺直了,你想怎么拍,我们就怎么拍,鬼佬面对梦工厂不敢吱声!你可以把成家班带到剧组里,《尖峰时刻》会以你为主导,当然你也要明白一件事,美国影市与香江影市大不一样,有时候荷里活影人的意见更为契合西洋观众的心理,我们梦工厂历来主张集思广益,目标是创作被全世界观众喜爱的经典电影,而不是与鬼佬争一争谁厉害谁无能。”

    “这是真知灼见,以前从来没有谁这么对我讲过。”程龙一副叹服的模样,他开心坏了,

    “把合约给我啦,我现在就签约!”

    “你先回去,过几天我给你电话,把剧本与合约一块交给你!另外再给你透露一个小秘密,这个项目是陈生亲自批给你的,陈生对你很重视,你可要尽力做事。”

    “陈生批给我的?”

    程龙立马激动起来,这下他的媚眼算是抛对人了,心情过于兴奋,他脱口说:

    “既然是陈生给的项目,我的片酬可以降低五个百分点,分红我不作要求,公司看着给,我相信陈生不会亏待我!”

    “陈生从不亏待任何勤力的属下!该是你的报酬,一分都不会少!”周梁叔怡客套一句,把人送出了办公室。

    程龙兴致勃勃的离开,今天的造访让他收获意外之喜,大展身手的时刻总算来临,事业的最大辉煌也应该为期不远了吧!

    这一天,抱有类似期待的香江艺人还有谭勇麟。

    程龙与周梁叔怡交谈的时候,谭勇麟正在梦工厂音乐公司ceo陈淑分的办公室里,面对面磋商一份新合约。

    去年梦工厂与宝丽金母公司飞利浦达成入股协议,并全资收购了香江宝丽金唱片的曲库资产,谭勇麟最畅销的音乐作品都已经归入梦工厂,如果梦工厂压着他的老歌曲不再版发售,他将无法从老歌曲里拿到一分钱的收入,为了确保他作品的长期收益,加盟梦工厂已经势在必行。

    但他目前的东家是星空旗下的金牌大风,合约持续到1992年,如果违约的话,他需要支付千万港币的违约金,他希望梦工厂出这笔钱,他则可以降低版税,作为梦工厂挖角的补偿。

    “陈经理,我研究过梦工厂歌手的版税合约,最高是邓莉君,她的版税大约是每张唱片零售价的30%,其次是陈柏强,版税是15%,第三是张国容、黄加驹、张雪友、梅燕芳,版税是10%,我愿意把版税降低到8%,与周惠敏、林子详持平,但我从星空跳槽的违约金过于高昂,我个人负担不起。”

    以周惠敏创造的唱片销量,版税不该这么低,但周靓女不愿意增加梦工厂的负担,她的版税只在前年《众人皆知》发行时增加到8%,之后再也没有提高过,即使管理层主动给她送钱,她也不要,这几年陈维云送她太多版税之外的礼物,她犯不着在薪酬上计较。

    即使她现在退出歌坛,没有一分钱的版税收入,陈维云每年也会给她花不完的财富,她明白这一点,事业上她已经大获成功,国际知名度亚洲名列前茅,她并不计较版税的多与少,她目前唯一在乎的只是陈维云对她的感情处理。

    “阿tam,你的违约金有一千五百万港币,我批不了这么大的资金,即使我上司周太也做不了主。”陈淑分是睁着大眼说瞎话,她目前可以调用的资金权限超过一亿美元,谭勇麟这点违约金根本无须请示周梁叔怡,她个人可以决断,但谭勇麟是老板惦记的最后一个香江歌手,她故意这么讲,

    “过完春节,大约初十初十一,陈生要去美国出差,我可以给你安排一次行程,与陈生一道赴美,你的老歌他经常听,而且夸奖你是香江不可多得的音乐人,我建议你亲自和他讲一讲你的私人想法,如果他点头挖你,任何问题都不是问题。”

    “只要你能安排,那我肯定愿意随行,我早就想和陈生单独谈一谈。”谭勇麟也是被逼的没有办法,梦工厂歌手一年强过一年,几乎垄断华人区的音乐市场,‘LGL’、‘天命真女’、‘F4’、‘少女时代’,如同飓风一样横扫亚洲。

    时代已经变了,唱功派正在没落,偶像派以王者姿态降临乐坛。

    偏偏他们集体簇拥在梦工厂旗下,香江与台岛的唱片公司基本都被打垮,音乐市场彻底以梦工厂独尊。

    谭勇麟的新专辑现在已经卖不动,即使在香江开演唱会,他也申请不到场地,梦工厂财大气粗,有关系又有背景,霸占了春节档的所有个唱地点。

    谭勇麟如今的收入已经低到无法忍受的地步,他曾经找星空大老板李嘉成当面磋商,希望李嘉成给予扶持,但李嘉成只给了他一句话,“你耐心等消息!”

    李嘉成的精力已经不再星空卫视,他正在联系潜在买家,准备发售星空集团,星空旗下的艺人是去是留,李嘉成根本不放在心上。

    面对这样的局势,谭勇麟只能妥协。

    他心里也抱有一丝幻想,希望陈维云对他另眼相待,但陈维云对他到底是什么样的看法,他心里可没有一点底。

    他离开办公室后,陈淑分拨通林樰的电话,林樰又汇报给陈维云。

    “安排他上飞机啦。”陈维云对谭勇麟没有偏见,香江的天赋乐手本来就少,既然谭勇麟下定决心签到梦工厂,陈维云不会反对。

    等到谭勇麟收归旗下,梦工厂音乐就算是整合完毕了。

    垄断也没有什么不好,国际乐坛的趋势正是垄断,原时空索尼音乐能独霸全球音乐市场31%的曲库版权,可比如今的梦工厂强悍数倍。

    翻一翻梦工厂曲库,截止1990年初,占据的国际音乐市场份额连一成都不到呢。

    陈维云仍旧有待努力,接下来,英伦‘辣妹’、加拿大‘席琳.迪翁’、‘仙妮亚.唐恩’、美国‘痞子阿姆’、‘小甜甜’,都要提上梦工厂签约与包装的日程。

    转眼来到年二十六,除夕到来的前几天,陈维云终于从繁忙的公务中脱身出来,开始一段闲暇的度假时光。

    邱舒贞陪着他的日子越发密集。

    两人在游艇里日夜缠绵,每次与邱舒贞碰面,陈维云总是很放松,但他不可能彻底放下事业,即使在度假期间,也存在不间断的应酬,同时也有零散的公务需要他处理。

    这天梦之队总经理陆元亨又一次带着外甥女曾嬅倩赶往老板的游艇,类似的会晤每年都要上演几次,鉴于他与陈维云特殊的关系,私底下与陈维云见面的次数远远超过梦工厂其他高管。

    “阿舅,今晚还有谁受了老板邀请?”以前曾嬅倩都是称呼陈维云为云哥,现在已经改口了,因为陈维云身边的女人不中意她这么叫,为了避免麻烦,陆元亨要求她改口。

    “还能有谁?邱舒贞这艘游艇,只欢迎阿云的义兄周起邦。”陆元亨对邱舒贞没有什么成见,但邱舒贞对他没有一丁点好感,每次见面总是冷冷淡淡,这让他颇为烦恼,他尝试过送礼加深与邱舒贞的交情,却没有任何作用。

    事实上陈维云的女人对他都是同一副面孔,不止邱舒贞反感他。

    在梦工厂的高管队伍里,轮值ceo谁都可以做,唯独他陆元亨做不成,因为他持有的梦工厂股票太多,价值超过十亿美金,甚至高过了林清霞,所有人都认为他占了大便宜,不值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