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其他类型 > 本港风情画 > 623、爆买
    叶志明一听陈维云要搞慈善,心里很不是滋味,他觉得陈维云的钱多到花不完,捐出去一点理所应当,毕竟头顶香江首富的光环,回馈社会是必由之举,但陈维云为什么不拿自己的钱捐,偏偏从他们兄妹手上收刮?

    就因为叶玉情没有怀上儿子吗!

    叶志明相当不忿,却也只敢在心里发发牢骚,陈维云说一不二,叶志明的作用仅仅是执行,如果他敢反驳,把陈维云给惹恼,他一分钱也赚不到。

    “捐就捐喽!”叶志明热心的说:

    “爱心是阿情做大的优点!我支持把沉船利润拨给她的慈善基金,也不用二八分,全部收益都给她,我分文不取!”

    商人就是不一样,做事懂得取舍之道,既然陈维云提出了这个要求,他会竭尽所能让陈维云满意,只要陈维云高兴了,将来他会赚更多。

    “阿哥,这可是你讲的,第三艘船的收益全部给阿情,到时不要反悔,如果你反悔,我让阿情自己开一间打捞公司。”陈维云感觉很好笑,等苏塞克斯号的总体价值勘探出来,叶志明估计会后悔的去撞墙,当然陈维云也不会让他白辛苦今后这几年,

    “你这么支持阿情的公益事业,我会给你一定补偿,年后置地公司的董事会要调整,我会给你发一份聘约,以后由你代表梦工厂,担任置地的董事。”

    这只是一个名誉头衔,等本埠富豪们集体入股置地,陈维云会逐渐撤出这间公司,只有部分股份,坐收分红,而不会再插手任何经营。

    所以叶志明作为董事的薪酬并不高,关键是有面子,全港有头有脸的巨富全部入股置地,同处一间办公室开会,这能满足叶志明的虚荣心,他会觉得自己的社会地位无限拉高。

    但叶志明目前并不知道置地拆分的秘密,他以为陈维云要把他调到梦工厂任职,早前的抱怨立刻一扫而光,

    “置地?我最中意在这间公司做事,我等你的聘约。”他又扭头朝叶玉情喊话,“马有什么好看的?快过来给阿云泡茶。”

    “云哥让我给小辣椒加油助威,没有让我泡茶!”叶玉情站着没动,甚至连头都没有扭。

    “那你助威吧!”叶志明悻悻发笑,他感觉自己妹子现在和陈维云一样,也是说一不二,他已经丧失话语权。

    目光转回来,他继续和陈维云闲聊,

    “阿云,去年你拍过一副《向日葵》,对艺术品是不是有特殊的爱好? 83年全球石油危机拖累了世界航运业,在港的船商除了包生全都在巨亏,本埠有位船王欠了银行五六十亿港币的债务,86年他的公司开始停牌,今年已经支撑不住,濒临破产,他准备发卖收藏品,包括旗下的地产公司也准备全盘出售,如果你对这位船王的产业有兴趣,我可以帮忙牵线,这是他们主动找我,让我给你传个话。”

    “本埠船王?”陈维云旋即问:“是赵老先生,还是董家?”

    香江有三大船王,环球航运的包玉港平安登陆,东方航运的董老先生早在1982年已经谢世,还有一位是华光航运的赵丛衍,此人是城中最著名收藏家,他在总部华光大厦的顶楼开了一间华光草堂,珍藏洋洋大观,各种珍贵的玉器、瓷器,字画有数百件,最著名就是唐伯虎的字画,赵丛衍收藏了七幅真品,想来就是此人了。

    “赵老爷子喽!”叶志明给他详细介绍:

    “咱们家长辈与赵老爷子有交情,我和赵家三仔赵世增、四仔赵世洸自幼就认识,阿情小时候逢年过节都拿他们的利是,但是前几年我破产的时候,这帮衰仔没有一个人帮衬,全他老母是势利眼,所以你不用看人情,即使要收购他们的产业,你该压价尽管压。”

    赵世增可是香江著名花花公子,今年已经五十岁,据说游历的花丛超过了千人大关,邵氏影城辉煌那些年,这人把邵氏当家花旦睡了一个遍。

    若非梦工厂把旗下女星管的严,估计早就成为赵公子的后宫了,但也正是因为赵公子沾花惹草的性格,导致赵老先生把他排除在家业之外,没有给他华光集团的任何继承权。

    “你告诉赵家人,我对他们的藏品、物业、包括货轮与客轮,都有兴趣,如果他们有发售的意向,让他们联系我的私人办公室总经理郑怀泉。”

    说到这里,林樰进门通知,邀请赛的颁奖礼很快要开始。

    “阿情,陪我去给冠军发奖杯!”

    陈维云赞助了这一项国际赛马邀请塞,赛事冠名为‘梦之队香江杯’,这是为了给梦之队运动鞋做宣传。

    “来啦!”叶玉情欢喜的跑过来,挽住陈维云的胳膊,笑道:“小辣椒真争气,我每次来她都跑第一,云哥,冠军奖金有多少钱?”

    “五十万港币。”这笔奖金来自马会,专门奖给马主与马师,叶玉情可以分走三十万,她养的七匹马每年能给她赚几百万。

    望着两人出门,叶志明摸出手提电话,拨给酒友赵世增,结果赵公子就在楼上的包房里,与一群富二代在嗨皮,想过来拜会陈维云,但是叶志明没有同意,他觉得陈维云与富二代往来不合适,掉身份,他与赵公子另外约了时间,到时再详谈。

    陈维云出门后,在走道里碰见一位港商,英皇集团的杨寿成,追上来与陈维云打招呼,他身边跟着一位文气靓女,陈维云以为这是杨寿成新泡的马子,结果杨寿成直接把靓女推到陈维云跟前,

    “陈生,真是巧啊,是不是去给你的小辣椒颁奖?你的这匹马已经有马王的称号。”客套一句,他才介绍:“这是小女诺诗,刚从美国求学回来。”

    “你好陈生,我的英文名叫雪莉。”青春期的杨诺诗略微有点婴儿肥,目前的容貌与女明星不能比,但是这种千金小姐有一个特点,越老越有魅力,等到三十岁以后,她们的外形与气质会逐渐压倒女明星。

    杨诺诗今年二十三,比她那位花花公子弟弟杨期龙大了两岁,今年要从旧金山大学毕业,回来打理家族生意,她是未来英皇珠宝的继承人,她原本想给叶玉情也问个好,但是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心想这是陈生的新女友吗?

    陈维云的保密工作做的很到位,叶玉情消失了三四年,港人已经遗忘她。

    “这位是阿情,小辣椒的马主就是她。”陈维云见她在看叶玉情,给她介绍一句,然后转到杨寿成跟前,“杨生,你南洋生意做的怎么样?”

    去年陈维云参加培华基金会的晚宴,与杨寿成见过一次,83年杨寿成破产,86年才从汇丰银行赎回祖业,去年在南洋开拓酒店与赌场业务,杨寿成的父亲很有人脉,给他在南洋留下一些政商关系,酒店主要是在泰国扩展,赌场是在越楠,他把情况和陈维云简要说了一遍。

    陈维云听他在越楠竟然能搞到赌场牌照,问他走的是什么路子,他说有位同乡的亲戚是越楠高官,“这牌照本身是那位同乡申领的,但他没有资金,所以找到了我,目前还在规划,是不是往那边投钱,我还在考虑,越楠的战火才停不久,86年才开放市场,但政局稳不稳?谁也不敢保证,万一再起动乱,投资肯定打水漂。”

    他的担忧不无道理,原时空何洪森千方百计想进入越楠,也愿意撒钱投资,但他给当局提了一个条件,赌场必须开在海上,以赌船的形式经营,遇到动乱时,方便他逃跑,可是越楠佬又不是傻子,你想说撤就撤?没门。

    “我的大酒店在越楠有投资,年后我要去视察。”陈维云顺口提到这件事,他要认识一下杨寿成的高官同乡。

    “那正好,年后我也要去出差,陈生,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咱们同行?”杨寿成极善察言观色。

    “到时约时间喽。”陈维云感觉这人做事真是通透,笑着答应下来。

    春节过后,陈维云不止要去越楠,南洋的几个重要市场他都会跑一圈。

    他们聊的火热,一旁的两位靓女也在说悄悄话,杨诺诗没有千金小姐的架子,很客气的请教说:“阿情姐,听我爹地讲,小辣椒已经拿到好多冠军,你养马是不是有什么窍诀?”

    “都是云哥在管,我哪里懂养马?这些马驹都是云哥送我骑着玩的。”叶玉情见她模样端庄老成,心想你看上去年纪比我大好不好,叫姐不适合吧。

    她们都不知道对方贵姓,反正就是瞎聊。

    不一会儿到了颁奖台,陈维云领着叶玉情去给冠军骑师颁发奖杯,杨诺诗才得空问杨寿成,“爹地,这位阿情小姐是谁呀?”

    “陈生的马子喽,跟了陈生好几年了。”杨寿成回答的很笼统,又不解的说:

    “竟然没有被甩,那想必台岛的林清霞也还跟着陈生,真是奇怪,陈生马上要做世界首富,却把私生活过的像是苦行僧一样,身边的马子就几位,他也不换,真是白白委屈他的钱。”

    “老豆你……”杨诺诗一阵无语,她感觉自己与老豆的三观实在不契合,但她性格有点唯诺,不敢反驳什么,自顾望向了陈维云,“既然陈生不愿意花天酒店,那他应该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小姐。”

    “你懂什么。”杨寿成哼了一声,“他是过江龙,公司里没有安插一个亲戚,他敢与豪门联姻,不出三年,他的公司就会裙带遍地,万一他壮年出个闪失,公司就会被妻族夺走,他孩子继承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