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其他类型 > 本港风情画 > 518、收买
    邓翠雯并不知道她要代言什么,下班后林樰通知她陪老板吃饭,她以为是普通应酬,即使老板让她向邱得根答谢,她仍旧是一头雾水。

    等离开餐厅,坐上老板的车,她才问出来。

    “陈生,邱生的银行也需要代言吗?”

    “你只代言银行卡,远东新发行一种带有我们logo的信用卡,到时要在电视上打,你配合做宣传。”

    陈维云问林樰要了大酒店的资料,针对这间老牌上市公司,陈维云早就制定了完整预案,一旦他决定强行收购,他会直接搞垮嘉道理家族。

    他有釜底抽薪的办法。

    这个办法比收购华置、港灯容易的多。

    “信用卡?”邓翠雯不知老板在谋划些什么,她只顾愉快发笑,据她所知,香江并没有哪家银行聘请明星代言信用卡,只有海外银行才这么做,这意味着她的代言会播送到海外的电视台。

    若非宣传区域广泛,邱得根不会提供昂贵合约,让她身价与林清霞钟楚虹齐平,当然邱得根愿意花重金请她,老板的面子才是关键。

    她侧侧身,往老板手上的文件上瞄了一眼,问道:“陈生,你真准备收购半岛酒店吗?”

    她语气听上去很兴奋,满脸都是敬佩的色彩,她发现老板买公司好比她衣裳,‘这东西我看上了,给我包起来!’

    虽然合约尚未签署,但她认为老板收购半岛酒店已经是板上钉钉,老板从来没有失败过,也从来没有让人失望过。

    老板身上自带让她盲目信任的光环,这不是一种花痴,因为公司的男明星也对老板报以相似的看法。

    在香江,再显赫的大亨在老板面前也显得黯淡无光,再荣耀的豪门在老板面前都散不出优越底气。

    四年间,老板通过商场股坛的纵横捭阖,造成了这种广为人知的独特气质与光环。

    被人崇拜是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陈维云扭头看看她,笑着问,“是不是想住半岛酒店?”

    “嗯!”邓翠雯点点头,“半岛门口停了八辆劳斯莱斯,我还想坐他们的车!”

    这么说显得她在乎追逐名利,但这是她的真实想法,她没有假装无欲无求。

    “那你现在住哪里?”

    “住咱们公司开在洛克道的酒店,距离总部比较近。”

    邓翠雯不是第一次陪老板吃饭,这几年老板抽空会叫上她应酬,她能定期见到老板,这也是她不传绯闻的原因,虽然她已经到了拍拖的年纪,夜深人静的时候偶尔也会孤单,但她忍住了拍拖的念头,她不想失去老板的关注与重视,这会导致她丧失目前优越顺利的工作与生活状态。

    这晚她并没有回酒店,而是跟着老板去了山顶的一栋别墅。

    紧紧张张、懵懵懂懂过了一个晚上。

    次日早晨七点她从床上爬起来,打扮完毕她伏在床头,把陈维云叫醒,“陈生,陈生,我要去上班了。”

    “上什么班?”陈维云的视线还有点迷糊,揉了下眼睛,见她已经化好妆,“你今天可以请假。”

    “《力王》投资那么高,我不能让剧组等我呀,停摆一天要浪费很多钱的。”邓翠雯递给他一个茶杯,“我泡的是普洱茶,不知道你爱不爱喝。”

    她迟疑了一下,想问问老板今晚能不能继续过来住,想想还是算了,昨晚她自愿跟老板回家,并没有半推半就,但是两人的关系不清不楚,她太直接会惹笑话,

    “昨天下班的时候我拿了通告表,今天要拍大群戏,八点要到剧组,而且要拍一整天,晚上七八点才会收工,陈生,我不能迟到,我要出门了。”

    “那你去吧。”陈维云半坐起来,等她走过卧室门口,又喊住她,“等你下班,我派人去接你。”

    “我等着你的人。”邓翠雯步伐很快,逃也似的出了门,像是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坏事一样。

    这位靓女颇有些自卑,非常在意老板对她的看法,家境对她的性格影响比较大,她爬老板的床,甚至都不敢提出什么要求,老板能一直捧她,她已经心满意足。

    陈维云没有回味她太久,竟然很快就把她抛在脑后。

    其实陈维云相当喜欢她这种靓女,无论双方关系有多亲密,却仍旧遵守老板与下属的上下级规矩。

    去浴室洗了澡,陈维云坐到了花园的椅子上,迎着早春的阳光远眺山顶的美景,目光从山下的缆索铁路开始,一路上移到山顶广场的凌霄阁,这是香江的著名地标,2000年杜莎夫人蜡像馆在香江开设分馆,选址就在凌霄阁当中。

    缆车与凌霄阁都是大酒店集团旗下的资产,但是占据的盈利比重并不大,以半岛酒店为首的几间五星酒店才是最优质的盈利来源。

    “阿樰,把大酒店的董事资料拿过来!”

    陈维云要开始布局,搞定大酒店的办法出在这批董事身上,准确的说,是他们当中的一位掌握大酒店机密的财务官。

    原时空刘栾雄与林柏欣联手狙击大酒店,他们持股三成,但是财力不足,没有办法发动收购要约,于是他们决定在董事会上与嘉道理家族展开拉锯,为了驱逐嘉道理家族,他们收买了一位董事成员,拿到大酒店内部亏空的财报,并捅到媒体上,嘉道理家族因此遭到信誉危机,他们历年披露给股东的年报存在涉嫌造假的嫌疑。

    这件事惊动了廉属,入驻大酒店展开调查,但是不了了之,嘉道理家族动用人脉强行压下了这桩丑闻,同时反咬一口,披露刘栾雄的购股资金全部来自杠杆借贷,指他收购大酒店是纯粹的吸血行为,小股东们面对这种情况,最终在股东大会上选择了嘉道理家族,甚至没有让刘栾雄拿到一个董事席位。

    这个时空里,陈维云不像刘栾雄那样被动,他有充足的资本去拉拢小股东,但是嘉道理家族毕竟是大酒店集团的创始方,掌权超过半个世纪,想彻底驱逐他们存在极大困难。

    普通的办法没有一点作用,陈维云必须下黑手,并一黑到底,不留一丝一毫的情面,否则他就要吞下失败的苦果。

    “云哥,邓小姐应该怎么安排啊?”林樰搞不懂陈维云的心理,到底要养多少个小老婆?太多的话,他可管不过来。

    “阿雯以事业为重,不需要我安排。”陈维云没有多说,拿着董事资料观看起来,他要收买其中一人。

    收买也讲究技巧,刘栾雄的手法太简单,搞到的商业情报也太少,陈维云会非常谨慎对待这件事,他准备收集的情报是犯罪证据。

    香江的各大上市公司,都存在或多或少的财务造假案件,原时空新鸿基被查过,新世界被查过,邱得根也被查过,还不止一次,这些都是超级富豪,小富豪那就更多了,比如倒霉鬼黄玉狼,直接被廉政公署弄到监狱里。

    星岛集团的胡娴在1998年被查时搞的满城风雨,当时的律政司司长梁嗳诗因为偏袒胡娴,让她免受起诉,引发很多所谓民zhu派的联名抗议。

    总之这种假账官司司空见惯,只要陈维云慎重操作,他有机会把嘉道理家族的成员送上法庭,声名扫地是肯定的。

    “打电话给阿成,我有事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