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其他类型 > 本港风情画 > 376、动起来
    “倩姐,《僵尸2》什么时候杀青,今年能不能上映?”

    这是一楼的戏院大厅,靠近舞台的位置,乐团正在做准备,彩排马上要开始。

    周海眉簇拥在曾嬅倩身边问话,旁边还有一位叫柏安尼的女星,她们是《义不容情》的前三号女演员,将于晚会联合担任张雪友的舞伴。

    《义不容情》的片头曲是陈柏强演唱,片尾曲交给了张雪友,歌名叫《几分伤心几分痴》,原版是王傑演唱,国语名字是《一场游戏一场梦》。

    这个节目是《义不容情》的先期宣传,特别选用了曾嬅倩三位重量级伴舞者,其实不完全是舞蹈表演,她们要在五分钟的时间内演绎一段小故事。

    其实当初陈维云考虑过让王傑现场片尾曲,他知道王傑父母都是邵氏演员,专门派人去联系,打听到王傑正在台岛打杂工讨生活,顺利签回了香江,但是张雪友年初发行的《吻别》过于火爆,热度到现在还没有消退,大街小巷都在传唱这张专辑,所以启用张雪友是出于市场缘故,‘陈柏强+张雪友’可以确保原音大碟畅销不衰。

    “《僵尸2》拍的慢,清霞姐说档期定在圣诞节前后。”曾嬅倩在《僵尸2》里饰演王珍珍,最近几个月一直跟着林清霞混,前些天忽然接到通知,让她出演《义不容情》,一听是领衔女主角,她立刻欢喜答应下来。

    柏安尼是女三号,但她比曾嬅倩更愉快,春节《黑侠》试镜时她和上山安娜起争执,正好被老板撞见,结果取消了她的试镜,她以为会给老板留下不好印象,今年再也接不到片约,这个角色让她打消了疑虑,她笑着插起话:

    “丹尼哥的《一生何求》是《义不容情》的片头曲,公司肯定特别看重这部戏,否则不会在晚会里安排两个节目。”

    “一共有三个呢!”周海眉抢着说:

    “除了我们和丹尼哥,还有一首莱斯利哥与芳姐合唱的《相思风雨中》,这是《义不容情》的插曲,芳姐自己说的。”

    这台晚会没有老歌,所有演唱节目都是梦工厂推出的新曲,亚视摄影部已经严阵以待,全场进行录制,晚会结束后会启动录像带的发行。

    她们的谈话全部传到附近周惠敏的耳朵里,当初灌录《千千阙歌》时,监制陈淑分亲口对周惠敏讲过,《千千阙歌》会当作《义不容情》的插曲,如今却换上了《相思风雨中》。

    包括领衔女主角,原本也属于周惠敏,现在换上了曾嬅倩,这显然与前几天那场风波有关。

    周惠敏并没有怨气,而是想不通,老板为什么会这么严厉?

    还有倪振最近爆出的行侵丑闻,周惠敏怀疑与老板有关系,因为老板让她联系公司的保安头子陈宝成,帮助她处理麻烦,结果三天后倪振就出了事。

    她曾仔仔细细把有关倪振的新闻研究多遍,案件很简单,倪振在夜场厮混,把一位靓女带去酒店,然后被靓女控告,向警方提供致命证据,即使倪振不属于行侵,也绝对是行为不端造成的恶果。

    周惠敏并不认为老板在栽赃,证据说明一切,但老板有可能推波助澜。

    这件事因她而起,她心有不安,并不是因为倪振,而是她不想牵连到这样的官司里。

    她有唱歌的梦想,也有改善家庭条件的志向,但她希望事业顺顺利利,平平安安,偏偏麻烦自动寻到她头上,这才让她大为苦恼。

    戏院里热热闹闹,同事们都在七嘴八舌的聊天,只她一人默不作声,孤零零坐在席位上发呆。

    直到彩排开始,她才把情绪调整过来。

    公司的年轻女歌手只有她和梅燕芳,资源却无限,只要公司愿意力捧,她相信她一定可以走红,但倪振的事情导致她险些被雪藏,她今后的星途会怎样,她并不知道,她也只能把当下的工作做好。

    而且要杜绝绯闻,因为老板讨厌,她会牢牢记住这一点。

    她并未留意,梅燕芳到了戏院后,一直在默默观察她,心情与她截然相反。

    梅燕芳最近非常愉快。

    当初公司听从黄霑的意见,把《黎明不要来》交给周惠敏,梅燕芳感觉到地位受到威胁,毕竟周惠敏长的靓,假如老板愿意力捧,不出一年就能追上她,结果事态的发展让她大跌眼镜。

    老板得知这件事,三下五除二把周惠敏摁下去,帮她挣回了面子。

    只要老板维护她,那她公司一姐的地位就不会动摇,但她心里也明白,老板这个人的乡土情结超严重,绝对不能在大陆事情上做出任何不妥的举动,不然一定被封杀,她也会牢牢记住这一点。

    上午十点,彩排正式开始。

    这是狂欢的前奏。

    真正的高潮在晚上。

    全城市民都在关注梦工厂的盛会。

    明星实在太多,节目种类又五花八门,覆盖各个年龄层,吸引各行各业的爱好者。

    Tvb的港姐看点主要是脸蛋,但亚视‘梦之队晚会’的俊男与靓女不止有多少,拼脸也不落下风,双方的收视率从一开始就出现了失衡的局面。

    “爹地,我要转台!”

    晚上六点半不到,李钊基的小儿子家杰已经急不可耐的扭动电视按钮,他是从饭桌上冲到电视机前,边说:

    “阿云哥搞了一出《狮子王》儿童音乐剧,梦工厂的小明星全部都有出镜,原本我也想上的,结果被他手下的监制刷了下来,我已经联合我同学,给校董提了意见,请阿云哥的乐团到学校演出,再教我们编排戏剧。”

    “这是好事,爹地支持你。”李钊基觉得这种活动大有益处。

    整个香江,与李钊基抱有相同看法的家长还有很多,梦工厂针对少儿所做的公益、卡通、社团及活动,赢得了广泛美誉度。

    ……

    “亚视晚会马上开始,我换台了啊!”

    李偌彤也在调台,她家住沙田园洲角公园旁的一栋居屋民宅,五百尺的房间里挤了七八口人,若非她两个姐姐已经出嫁,一个哥哥在港岛打工,她家里的人会更多。

    “换什么台!”李爷爷喝斥一声,“看港姐!一年才有一次!”

    李偌彤赶紧把手从电视上缩回去,阿爷不能得罪,不然要挨打,她扭头瞅了瞅小弟、小妹、老豆与老妈,“咱们投票好不好?愿意看晚会的举手!”

    全家人都把两条胳膊全部举起来,一块囔囔:“我们要看晚会!”

    “我也赞同看晚会,晚会热闹,唱歌跳舞多喜庆,港姐穿着泳装登台,一个个有伤风化,孩子年纪那么小,你看什么看!”随着李偌彤的奶奶发话,李爷爷只能妥协,板着脸说:

    “那就调台喽!穿泳装是时髦,不懂你不要瞎说,亚视的晚会也会穿泳装,别以为我不知道!”

    “怎么可能嘛!”李偌彤笑着反驳,“阿爷,梦工厂的电影都是全家欢,别说泳装,连个短裙都不常见。”

    “这是亚视的晚会,与梦工厂有什么关系?”李爷爷纳闷着问。

    “亚视已经被梦工厂收购啦。”李偌彤先把频道调了,才给她爷爷解释:“现在是陈生当家,这台晚会就是陈生制作出来的!”

    “陈生是谁?慧娴,梦工厂又是什么厂?”李爷爷年纪大,有老年痴呆,经常性犯迷糊,港姐是他为数不多的清晰记忆。

    “咱们先看,等陈生在电视上露了面,我指给你看。”李偌彤坐到她爷爷身边,很有耐心的说。

    ……

    油尖旺大南街的麦当劳餐厅。

    顾客们都已经停止就餐,全部仰着头,望向墙壁上悬挂的电视机,时间到了六点五十八分,目前正在插播百威啤酒的,屏幕左上方显示有倒计时,镜头马上要切入娱乐行大厦的戏院现场。

    “靓仔,你能不能靠边站,个子那么高,挡住视线了!”

    这位靓仔是麦当劳的服务员,名字叫古添乐,听见顾客喊话,他不情不愿的挪了一下脚步,“电视机挂那么高,你躺地上也能看见,没事找事!”

    他正发着牢骚,屏幕忽然一转,出现了戏院大厅的画面,上千名观众座无虚席,都在热烈的鼓掌。

    镜头在坐席上飞快扫一遍,立刻切到舞台上。

    晚会的开场与众不同,因为没有主持人的暖场,直接开演第一个节目。

    舞台大背景漆黑一片,只从两侧射出数道彩色灯线,字幕也随之出现。

    “《动起来》

    演唱:张国容、黄加驹

    作词作曲:陈维云

    编舞:黎海咛

    伴舞:钟楚虹、邱舒贞、梦工厂舞蹈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