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其他类型 > 本港风情画 > 336、渠道中转站
    今年张雪友的事业重心在歌坛,公司正在包装他,没有给他安排片约计划。

    “张雪友名气那么大,他们肯定乐意。”

    傅玉龙听陈维云报上这个名字,满意的点点头,他亲家的任务算是圆满完成。

    其实张雪友出演的电影并不多,他在《冒险王》里饰演的是配角,在影坛属于崭露头角,票房号召力不算特别强,但他刚刚在歌坛掀起了飓风,风头直追陈柏强,甚至已经压过了张国容。

    春节当天,本港娱乐精心打造的开年大碟《吻别》启动上市,香江大街小巷都在传唱张雪友的歌。

    公司内部的资料,迄今半个月间,《吻别》在港销量已经破了五白金,打破莫文慰的《我的骄傲》与梅燕芳的《坏女孩》销量纪录是迟早的事。

    除了香江,台岛与南洋也在同步发行,去年已经开始在二十几间电台点播推荐,虽然唱片上市后被盗版狙击了销量,但传唱范围扩散半个亚洲,夜店卡拉OK点唱率稳居首位。

    提到张雪友,饭桌上的甄尼坐不住了。

    她也是歌手,对这方面比较关注。

    “阿云,张生的《吻别》春节在台岛上市,轻松登上华视《综艺一百》流行歌曲排行榜冠军,这张专辑一周卖了23万张,这是正版销量,盗版至少能翻一倍!”

    台岛的盗版商相当猖獗,去年罗大右赴港前创作一首名曲《明天会更好》,六十多位台岛歌手合唱,宣传用的口号是祈祷世界和平,其实是为了反盗版。

    “阿友的唱功很犀利,香江媒体把他比作是台岛刘纹正,台岛的乐迷自然欢迎他!”陈维云心说没有盗版的话,《吻别》至少能在台岛卖足两百万张。

    “刘纹正去年淡出歌坛了,张生的成就早晚超过他。”甄尼当年是从台岛走红,然后才回香江发展,红遍两岸华人圈,她对自己的歌唱事业仍有留恋,

    “梦工厂四大天王在台岛如日中天,最红自然是陈柏强先生啦,他春节前拿格莱美新人奖的时候,台岛媒体集体挂他头条,以前那边新闻上总是比较两岸的歌手,说陈柏强比不上费雨清,现在他们不敢吹牛了!”

    甄尼感觉这件事很有意思,台岛人非常喜欢攀比,男歌星比不上香江,开始从女歌星下手,‘香江没有超级天后,徐晓凤、梅燕芳的成就加起来也追不上邓莉君!’,轻松找回了自尊心,甄尼自己也被台岛媒体点评,说她一半是台岛人,一半是香江人,她对此很开心,

    “对了阿云,你也拿了一座格莱美,但台岛媒体对你只字不提!”

    “我又不是明星,他们爱提不提!”陈维云知道原因,《冒险王》在大陆取景,他属于敏感人物,若非他名气实在太大,又舍得撒钱搞关系,台岛肯定要把他封杀到天荒地老。

    下个月熊猫巴斯飞赴欧洲,台岛当局会更纠结,到底该拿他怎么办?唉,随他们捉急,反正陈维云静观其变,水来土掩兵来将挡。

    “邓小姐上个月回台,台岛媒体报道她签到了梦工厂,但她自己没有亲口承认过,阿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甄尼一直奇怪这件新闻。

    “我把她签约的东洋唱片公司收购了,她的合约转到了梦工厂,至于她为什么不向媒体承认,我也不太清楚,她至今还没有造访过总部。”

    陈维云忽然想起来,邓莉君是台岛旗帜人物,台岛当局不会允许她与左派嫌疑的企业扯上关系,肯定是被台岛当局警告了,万一巴斯事件搞大,极有可能逼迫她与梦工厂解约。

    陈维云刚刚想到这一茬,傅玉龙把话题引到了台岛局势上,

    “我有位老朋友在台岛定居,春节打电话叙旧,他讲台岛的政策今年要大变,下个月是当局第十二届的三次会议,有可能会宣布开禁,允许自由成立组织,自由出版报纸,那位蒋生身体不好,开始考虑接班的问题。”

    咦?这绝对是好事!

    傅玉龙的话提醒了陈维云,今年可是好年份,蒋生于1988年病逝,87年解除两岸的戒严关系,86年台岛逐步开禁,三月份趁着开禁的热潮,大势所趋之下,有可能对巴斯事件网开一面。

    很好。

    陈维云无须再担心台岛的封杀,台岛当局的主要矛盾已经开始转移,从两岸转到内部的争权夺利上,陈维云非但不用操心台岛直营店,未来两年他反而要追加投资,至少要把一份报纸或者杂志先进去。

    “龙伯,下个月底四会要合并,我的连锁公司马上进入上市流程,过去三个月间,我与十八位外来投资人达成股权转让协议,鳄鱼恤退市完成后,协议会正式签署,你是其中之一,你在石湖墟的戏院装修怎么样了?”这才是陈维云今天造访的最大原因,

    石湖墟是老街市,属于北区的农贸交易商业中心,傅玉龙很早就在这里搞了一座戏院,但这里的居民消费能力差,一直不赚钱,咸湿电影放的比较多。

    戏院地皮是傅玉龙所有,面积很大,开三间直营店都绰绰有余,陈维云准备在这里经营一座低档商行,主要销售明星产品与廉价玩具,早与傅玉龙讲过,老先生兴趣很浓,装修非常上心。

    “阿云,去年九月份我已经开始装修,目前已经完工。”傅玉龙征询道:

    “能换你多少股份无所谓,你肯定不会让伯伯我亏钱,我只有一个要求,将来开业后,让你几位世兄管理戏院与店铺,你看怎么样?”

    “没有问题。”陈维云先答应,然后说:

    “但我公司对戏院与直营店的经营有严格的规章制度,世兄需要遵守,不然经营亏损,咱们都赚不到钱。”

    “这点你放心,我会警告他们,谁敢拖你后腿,我让谁滚蛋。”傅玉龙很干脆。

    这件事算是落实下来。

    两人都不知道,梦工厂石湖墟直营店开业后,不到一年就成为全港一百多间店铺里最赚钱的旗舰,不是因为傅家人经营有方,而是距离大陆太近,这里成为大陆商贩的中转站,源源不断给大陆输送正版梦工厂产品。

    水货就是这么诞生的。

    在傅家待了一个多小时,陈维云赶去粉岭与何洪森聚会。

    说是打球,其实还是在聊生意,直营店股份、奥斯卡盘口都要聊,陈维云发现他越来越喜欢和何洪森交往,这位老先生从来不端长辈的架子,而且心直口快,偶尔还给他讲晕段子,其他老人家绝对不会这么玩。

    因为聊的太尽兴,陈维云差点耽误给李福照拜年。

    李福照最近春风得意,他马上要出任四会合并后的首届联合交易所主席,执香江金融界牛耳,各方巨富纷至沓来向他道贺。

    但陈维云心里明白,李福照风光不了太久,明年就是全球股灾,这位老先生偏偏又脑子抽风,宣布停市四天,结果把自己搞到了牢里去。

    这是远期隐患,近期还有一个门槛呢!

    “他老母的,冯家人与刘栾雄狼狈为奸,他们合伙搞了一间禧玛诺投资公司,一直在增持华置的股票,月初他们竟然发动全面收购!”李福照在饭桌上不停发牢骚,

    “当年两家祖辈定有协议,我们论流管理华置董事会,今年轮到我家,但他们的控股权已经逼近40%,下个月召开股东大会,我家有可能被他们全部踢出去!”

    李福照确实动了大怒,他好不容易拉拢了陈维云,两人合占的股份高达32%,假如冯家与刘栾雄不搅局,股东大会上他有把握拿到董事会主席的位置,现在他是想也别想。

    “昂扣,你堂兄弟手上还有16%,我们联合的话,股份差不多有一半,冯家人与刘栾雄讨不到任何便宜!”

    最近陈维云一直在研究华置,局势很微妙,牵涉的资方有七个,博弈是非常有意思的。

    “我那些堂兄弟……哎!”李福照有苦难言,他的堂兄弟不会投票支持他。

    李家的核心资产不是华置,而是东亚银行,那是市值几百亿的老牌企业,李家兄弟为了争夺董事会的控制权,早就已经势如水火。

    李福照现在面临着取舍的难题,主攻华置董事会,还是主攻东亚董事会?下个月两间公司都要召开股东大会,他不止是冯家人的眼中钉,也是他堂兄弟的眼中钉。

    话说回来,为什么一定要争取董事会?因为上市公司的控制权至关重要,这是掌控资本的最高权力,随便搞一次配股融资,手上的股权立刻要被稀释,一旦沦为边缘人物,将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收益被掠夺,被霸占,被泯灭。

    豪门里兄弟反目争夺遗产,原因也在这里,原本属于自己的几亿,几十亿,甚至几百亿钞票,却被装到其他人的口袋里,谁能受得了?

    资本的威力就是这么可怕,它能彻底腐蚀亲情,与人性。

    陈维云见李福照一语不发,只顾喝闷酒,安慰说:

    “你不要太担心昂扣,假如今年我们在董事会失利,明年我们可以卷土重来,我们持股比例高,一两年内,无论冯家与刘栾雄再怎么操作,他们也不可能拿到50%的绝对控股权。”

    “即使拿不到,一旦他们入主董事会,我想再掌控这家企业也几乎不可能了。”李福照看不到多少胜算,他只能尽力而为,在下月的股东大会上尽量争取更多的董事席位,最大程度减低冯家人与刘栾雄的权力。

    他目前仍旧有幻想,但是等股东大会召开那一天,现实会给他一记重拳,直接摧毁他的战斗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