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其他类型 > 本港风情画 > 282、生死门
    观众都被吊起胃口,三藏真经怎么让人长生呢?

    线索早在第二场梦境时已经作了铺垫,唐僧撰写经书时念诵过一次咒语,冒险王根据记忆诵咒,巨书出现变异,摊开的两面书页变化为两座大门。

    这是‘生死门’。

    一人进入‘生门’,另一人进入‘死门’,那么一人的寿命会全部转移到另一人身上,再重的伤病都能在‘生门’中瞬间康复。

    但是冒险王判断不出哪一座才是生门,哪一座是死门。

    胡狸想救母,却不敢冒然踏足。

    这是一场考验人性的剧情。

    大反派洪星为了检验‘生’与‘死’,逼着属下们踏门。

    五大高手里的杨青菁与李国鳞早在途中已经死亡,任世倌曾被毒蛇咬伤,身体在腐烂,为了活命他心甘情愿做了试验品,冲进了一扇书门。

    李塞凤在途中被蜥蜴咬掉一条手臂,但她不愿意冒险,黑衣将军直接把她扔进了另一扇门。

    结果任世倌被书门吞噬杀死,李塞凤从书门里平安走出来,而且断臂再生。

    这神奇的场景导致所有人都陷入疯狂。

    生死门与长生效果都已经检验出来。

    洪星试图踏门,结果黑衣将军突然反叛洪星,一脚把李塞凤踹回去,抢先踏进了‘生门’,他也渴望长生。

    但是可怕的一幕出现了,黑衣将军死在了‘生门’里,李塞凤又平安走了出来。

    这时冒险王等人敏锐察觉到,‘生死门’的奥妙有可能在于,求生不得生,求死不得死!‘生门’与‘死门’会根据人的心理临时更改。

    偏偏李塞凤不这么认为,连续继承两人的寿命,她变的力大无穷,也被贪婪绑架,她以为三藏真经在庇佑她,为了得到更多的寿命,她试图第三次踏门。

    洞府里只剩下洪星、冒险王、胡狸、胡狸老妈与小和尚,混战中小和尚被李塞凤抓到,并抛进了书门里。

    结果李塞凤谋杀了她自己,前两次她是被迫踏门,因此得到力量与生命,最后一次她主动踏门,结局是惨死门中。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不敢再轻举妄动,但生死门却像魔鬼一样引诱着他们。

    洪星与胡狸老妈全部患有癌症,时日无多,于是两人做了一场赌注,一块踏门,谁生谁死听天由命。

    但是生死门却对他们免疫,怎么进去怎么出来,两人的身体没有任何变化。

    “生死早就注定,这不是我该来的地方!”

    洪星已经绝望,就此放弃了长生,第一个离开洞府。

    胡狸老妈没有走。

    她把胡狸叫到生死门前,忽然把胡狸推进一扇门,同时跟了进去。

    在她身体被摧毁之前,她冷酷的表情出现变化,第一次对女儿展露笑容,既然求生不成,那就死得其所,她把自己的生命主动转给了女儿。

    “不!”

    胡狸感觉到母亲的生命在她体内流动,痛苦的跪倒在地。

    荧幕下。

    戏院的观众们被电影气氛感染,罗兰饰演的老妈一辈子没有对女儿尽过责任,临死终于良心发现,不枉女儿对她一片深情。

    “好好一出喜剧,煽什么情呀!”刘德桦看的鼻子发酸。

    “钟小姐的演技是越来越犀利了,看上去并不弱于罗兰阿姨。”

    “电影应该结束了吧!”

    五虎们高谈阔论,都以为电影要落幕,谁知后面还有一出戏,而且是全片的最大高潮。

    罗兰死后,冒险王、胡狸、小和尚三人准备离开。

    冒险王把藏经宝盒取出来,摆在生死门前,他要物归原主。

    结果生死门忽然一亮,浮现出一位老僧盘坐的身影。

    “三藏大师?”

    三人全都惊呆了,唐僧竟然没有死?

    “活着走出生死门,都要被诅咒,你们增加多少年的寿命,就要承受多少年的折磨。”老僧只是三藏记忆的残留。

    他话音刚落,胡狸与小和尚的掌心全都浮现了‘卍’印记,腐蚀了两人的皮肤,他们惊恐询问老僧,该如何解除诅咒。

    生死门随之浮现了活动画面,像是放电视一样。

    镜头直接切了进去。

    大漠蓝天。

    “嘣!”

    一支铁箭离弦飞出,于半空忽然解体,化作十余道箭影抛落大地,射杀一片嗜血匪徒。

    镜头缓缓平转,呈现一幅惨烈的战场画卷。

    这里是魔鬼城。

    为了躲避蜈蚣追击,天山射手带着唐僧逃到这里,不幸遭遇匪群洗劫附近的城寨。

    两人随着百姓妇孺向西逃亡。

    马匪穷追不舍。

    天山射手一个人殿后狙击,她每射出一支箭,必有十余位匪徒倒下,但即使如此,仍旧满足不了战斗需要。

    匪群有成千上万,她的箭支很快耗空。

    逃亡也已经到了绝路。

    他们被逼到一座峡谷边缘,脚下是万丈深渊。

    正当他们绝望时,崖边的岩石忽然脱落,一块接一块,在峡谷上方拼凑了一座浮桥。

    “佛祖保佑!”

    唐僧虔诚的拜下天空,然后护着百姓踏上浮桥。

    天山射手没有离去,手持短刀立在桥头。

    马匪像潮水一样涌过来。

    震天的喊杀声让天山射手心生畏惧,她下意识向桥中退避,可是转头望见唐僧的背影,她强迫自己停下来,握紧短刀准备战斗。

    吵杂的喊声缓缓消退,背景音乐里只剩下天山射手急促的呼吸声。

    “铿!”

    一柄战斧当头劈下来,天山射手举刀应击。

    短兵相接后,惨烈的狙击战就此打响。

    背景音乐再一次变化。

    观众的耳边响起了《一生所爱》。

    “从前,现在,过去了,再不来,

    红红,落叶,长埋,尘土内,

    开始终结总是,没变改,

    天边的你飘泊,白云外……”

    歌声唱到中段突然减弱。

    唐僧领着妇孺过了桥,他把肩头背着的孩子放下来,说:“你们快去逃命吧!”

    “大师,你不走吗?”孩子们焦急的问。

    “我去帮她!”唐僧拿起禅杖往浮桥上走。

    但他刚刚立在桥头,天山射手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你不要过来,打碎桥身!”

    唐僧没有理会她的要求,举着禅杖大喝一声,试图冲锋过去,结果被身后的一群妇女紧紧拽住,哀求他毁掉桥梁。

    唐僧挣扎之时,天山射手被一剑刺中肩膀,她身上的创伤实在太多,已经坚持不下去,她最后一次回眸凝望唐僧,单手持刀狠狠插在了桥中,一条蛛网样的裂缝开始扩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