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其他类型 > 本港风情画 > 211、星辉
    十几辆豪车参与了陈柏强的护送工作。

    场面很威,阵势很大,这是打造明星形象的重要环节,而形象能提升价值,这绝不是显摆。

    在陈维云眼里,明星价值直接影响到公司盈利。

    他会持续包装陈柏强,提升陈柏强在全球音乐界的地位,如果陈柏强拥有多张冠军专辑,一个人创造的收入就能买下全港的所有唱片公司。

    这并非夸张。

    《狮子王》原音大碟才发行半个月而已,先不算唱片利润,仅仅美国各大电视台的通告费就足以买下护送陈柏强的那些车辆,还有余头支付随行的保镖薪水。

    陈维云手上有一份日程表,这是ATA总经理黄玉美传给他,纪录着陈柏强在美的所有工作计划。

    表单的日期已经排到四月底,电视台的综艺节目最多,商家的邀请演出次之,随着《狮子王》专辑持续热卖,若能连冠《公告牌》榜单,那么下个月,甚至一整年的时间内,陈柏强都有接不完的美国合约。

    陈柏强赶回公司的时候,陈维云与吴世邦都在本港娱乐等着他。

    “阿邦,你要给艺人制定一个分级,方便安排公司的资源。”

    顶级巨星与十八线艺人,待遇肯定不同,在公司的地位也必须有所体现。

    “老板,按照什么方式分级呢?”吴世邦征询道:“出道的年限,新闻的曝光度,走红的区域,还是综合指标?”

    “不用麻烦,直接按收入划分!”陈维云说:

    “你每月开有工资单,累积起来计算,谁的收入最多,说明谁带给公司的利润最高,那么谁就是公司的最大牌。”

    其实吴世邦也算是明星,前段时间媒体热炒他是打工皇帝,无论知名度还是收入都在公司名列前茅,陈维云又道:“你也算上。”

    吴世邦一听险些笑出声,公司ceo怎么可以算作艺人嘛。

    “我是认真的,你的级别我来定。”陈维云不是讲玩笑,经营吴世邦的形象有助于提升本港娱乐的品牌,但是包装策略要变一变。

    他们正说着话,汪名荃领着几位厨师进来,端着大大小小的盘子。

    已经到十二点了,陈维云懒得动,直接在办公室应付。

    “去把叫阿贞叫过来。”

    这是要一块用餐,汪名荃扭头去喊人。

    吴世邦想陪老板喝两杯,赖着不走,笑着说:“老板,我用不用出去?”

    陈维云在漫威吃饭的时候,林敬业会安安静静离开,从不敢打扰老板,吴世邦脸皮厚,两位总经理的性格差异体现的很明显。

    “想呆就呆着,问什么问。”

    吴世邦很高兴老板对他的态度,立刻走去酒柜,随手拎出一瓶茅台,他拍着酒瓶说:

    “老板,我给《冒险王》选了七家赞助商,总赞助金两千万港币,已经超过这部电影的一半投资,其中五丰商行出的钱最多,他们想做梦工厂酒店的供货商,我让叶慕帘经理参与了赞助谈判。”

    他说这句话的意思是他没有收取茅台酒的回扣。

    这种事可大可小,只要他愿意,每天都能拿到大把的灰色收入,但他处理的很妥当,牵涉到有回扣的谈判,他会及时给老板汇报,免得日积月累让老板起疑心。

    “嗯!”陈维云点点头,示意他明白了。

    他翻开梦工厂院线的文件,《狮子王》差不多已经落画,《逃学威龙》也上映了20天,他要检查一下票房情况。

    《狮子王》在港票房4700万港币,仍有两座龙头戏院在放映专场,每天的上座率很不错,这部动画会一直放下去,再映一两个月都有可能,最终票房有望超过《我和僵尸有个约会》。

    但是《逃学威龙》的票房低于陈维云的预期,目前只有1000万港币,这是公司开业以来,票房数据最差的一部电影。

    “阿邦,《逃学威龙》最终票房你预测过吗?能不能突破1500万?”

    “不能!戏院的上座率在暴跌,最多卖1200万。”吴世邦的没有失误,公司要媒体有媒体,要院线有院线,结果没有大卖,这说明片子出了问题,

    “我调查了几千份问卷,多数观众都觉得男主演的搞笑不自然,吸引力不足。”

    “这么说来,问题出在阿星身上?”陈维云觉得这是一个磨练问题,周星池第一次挑大梁,估计心里也紧张。

    这部戏开画前陈维云并没有观看样片,他对票房收割机充满信心,但他显然高估了周星池目前的能力,下部戏他会重点关注,他交代道:

    “阿星看上去嘻嘻哈哈,其实心里很敏感,立刻给他准备第二部戏,剧本我回头给你,先让他签约,不要让他消沉下去,这部戏的拍摄周期尽量延长,让他自己琢磨怎么表演,不要给他压力。”

    “我下午落实这件事。”吴世邦安慰过周星池,他知道老板看中这个艺人。

    这时,邱舒贞喜气洋洋冲进来,陈维云上午九点就到了本港娱乐,她一直猫在工作室想见面,终于等到了机会。

    三月底她从美国回来那天,陈维云说给她邮寄化妆品,她当时没有放在心上,结果回到家一看,哇,陈维云给她购了十几箱的奢侈品,她下个月要过十七岁生日,陈维云的每样礼品都是十七个。

    她今天穿的衣服,戴的手表,穿的鞋子,喷的香水,全身上下都是陈维云赠送,她知道陈维云今天来公司,故意这么打扮。

    “吴总,我想和老板讲几句悄悄话。”邱舒贞双手合十向吴世邦请示,她的话有点不礼貌,尤其针对上级来言,但她想法很单纯,就是要给陈维云道个谢,顺便讲一件私事,有外人在场,她不好意思开口。

    吴世邦正在倒酒,抬头瞧瞧她,撵我走?难道你跟老板了?

    他犹豫的时候,陈维云发了话:“你过来,趴我耳朵说。”

    “得!”邱舒贞蹿到陈维云身边,脸色略有点发红,她小声说:“老板,谢谢你的礼物。”

    陈维云见她没了下文,笑道:“这就是悄悄话?”

    邱舒贞扭捏一阵子,声音更小,又说:“老板,下个月你能不能陪给我过生日?”

    陈维云正要回话,汪名荃领着陈柏强、张国容还有一位洋妞出现在门口,陈维云特别交代过,两人回来后直接领到办公室。

    “老板!邦哥!”

    陈维云朝他们打了一个落座的手势,这才对邱舒贞说:

    “我们马上去印尼,有几场戏要在新加坡拍,你的生日有可能要在剧组里度过。”

    “那算啦。”邱舒贞以为陈维云在拒绝她,心里很失落,早前的兴奋劲一下子消失不见。

    陈维云没有给她解释,他在打量梅格.瑞恩,美国甜姐竟然被张国容晃点到香江,让他大跌眼镜,这世界还真是奇妙。

    在美国时陈维云见过梅格.瑞恩,他们不是陌生人,围在一起用餐。

    陈维云先问了陈柏强在美国的活动,以及唱片销售的情况,又问了张国容把梅格.瑞恩带回香江的原因,他得知梅格.瑞恩想加盟《冒险王》的剧组,他考虑后准备临时增加一位洋妞角色,《冒险王》要拿到欧美上映,多一个白种人面孔,未必是坏事。

    但他没有透露自己的决定,等张国容亲自向他要角色,他才会‘勉为其难’的答应,这是人情。

    吃完饭,陈维云把陈柏强单独留在办公室说了一会儿话。

    这天下午,陈维云一直在本港娱乐办公。

    临下班的时候,他带上公司的二十几位艺人们,浩浩荡荡赶去参加香江金像奖颁奖礼。

    这年头的金像奖还没有影响力,不存在围观群众,但是有记者,全港媒体都派出了精英采访小组。

    梦工厂的车队直接停在富丽华酒店门前。

    此时的酒店大堂里,站满了全港有名有姓的明星,记者们原本在采访他们,可是一见梦工厂艺人赶到,立刻如同潮水一样涌了过去。

    即使皱闻怀与程龙、新艺城三巨头、德宝的富家子都被记者无礼的抛在一边。

    门口处,陈维云、陈柏强与吴世邦是记者重点包围的对象。

    其他艺人通行无阻,结伴进了酒店大堂。

    周星池与吴梦达并肩站在角落,全是一副丧气脸。

    “星哥,咱们的戏扑了大街,你说老板会不会炒我们鱿鱼?”吴梦达患得患失。

    “什么扑街?净是瞎说,《逃学威龙》卖了一千万,至少几百万盈利。”周星池叹声气,

    “但是与公司其它戏相比,我们确实扑了,下午邦哥专门找到我,又给了一部片约,他讲这是老板的意思,老板这么赏识我,我却拖了公司后腿,觉得心里过意不去。”

    他回头望望被记者簇拥的陈柏强,他以前发过梦,《逃学威龙》能超越《我和僵尸有个约会》,拿到全港票房冠军的宝座,结果票房是公司的倒数第一名。

    哎,他还指望着和张国容争一争公司一哥位置呢,谁知新一哥竟然是陈柏强,假如他再不努力,小弟的帽子永远也摘不掉。

    其它电影公司里,票房能卖一千万,老板一定捧为上宾,但是在梦工厂,一千万票房是丢人的数据,起点不一样,艺人的心态就不同。

    这种心态直接影响到他们的眼界,即使梦工厂一个小配角,见了其它公司的台柱子也谈笑风生,丝毫不觉得自己矮谁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