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第3668章 看看谁阻碍建设
    “你知道吗?秦书凯关于深港项目的规划方案在省委常委会上获得了通过,上午胡副省长亲自打电话过来,要我立刻撤销刚刚成立的港口扩建工作组。”

    “啊?”

    成杰奎被朱家友突然说出的消息惊呆了!

    那神情跟一早朱家友接到胡副省长电话时的神情如出一撤,一想到自己刚刚当了工组组长准备大干一场却突然被上头叫停,成杰奎心里沸腾起来。

    他不无气愤道:“省里的领导做决定怎么能一日三变呢?既然省委领导已经确定要支持秦书凯规划的深港项目,为什么胡副省长又催逼咱们按照贾思杰的规划扩建港口呢?这不是拿工作上的大事开玩笑嘛?这也太不严肃了吧!”

    成杰奎立马意识到此事对主子的影响有多大?这不是硬逼着主子自己打脸吗?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何况主子还是定城市说一不二的市委书记?

    这消息一旦传出去,恐怕朱书记在定城市培养了多年的领导威信顷刻间土崩瓦解,外界还不知道会传出什么样难听的说法?

    “朱书记,反正这决定是上头决定的,您也就是执行者,他们怎么说就怎么做,您根本没有选择权不是吗?”

    成杰奎贴心为朱家友的尴尬和丢脸找台阶下,朱家友心知肚明,禁不住冷笑摇头,冲他说道:

    “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您的意思,这件事里头还另有文章?”成杰奎凑上前问。

    朱家友重重点头:“难道你没发现,自从秦书凯到定城上任后,定城市委市政府领导班子成员潜移默化都发生了一些变化吗?”

    “您的意思是说,秦书凯在背地里拉帮结派,故意跟您唱对台戏?这不靠谱啊,他才来几天,哪能跟您在定城当了这些年领导,枝枝节节都有几个信得过的自己人相提并论?”

    “你错了!别的不说,你就看市委副书记赵德才,整天跟他一个鼻孔出气,上次的市委常委会上,赵德才更是态度坚决支持秦书凯,这说明什么?

    说明他和秦书凯一样,心里早就知晓深港项目已经得到了省里领导的首肯,他们之所以斗胆在市委常委会上跟我争锋相对,就是为了等着这一天看我的笑话!”

    “狗日的赵德才!平日里您对他也算不薄,居然趁机对您落井下石?简直是畜生不如!”

    当主人受人奚落的时候,身边的忠心的哈巴狗肯定要适时的“汪汪”两声,以表达自己跟主子一条心的意思。

    “朱书记,您看现在怎么办?港口扩建项目的工作组是不是先通知他们解散?还是?”

    说到具体问题,朱家友有气无力冲着成杰奎挥挥手道:

    “有些事情你去办就行了,尽量做好解释工作,另外,立刻通知市委常委召开一次紧急会议,关于深港项目立项的事,省里要求定城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好歹也要在常委会上公开说明一下?”

    瞧着主子那副难受的模样,成杰奎心里真是比自己出糗丢面子还难受,遇上这样的事,即便是平日里巧舌如簧经常把朱家友逗的哈哈笑的他,此时也只有干瞪眼的份。

    晚上八点。

    上周刚刚召开过市委常委会议的三楼会议室里再次灯火通明座无虚席,秦书凯和赵德才早就猜到今天常委会议题是什么,不动声色各坐一旁。

    大部分的市委常委却还云里雾里,一个个坐在位置上交头接耳相互打听:

    “这是本月第三次召开市委常委会了吧?今晚究竟要讨论什么事?怎么之前半点风声都没有?”

    “谁知道呢?上午通知开会的时候,我就觉的奇怪,后来想想八成是港口扩建的项目动工之前要搞一个盛大的仪式?”

    “不可能!现在从上到下反腐倡廉抓的那么紧,尤其是对一些工程奠基仪式看的紧,万一闹出大动静来,有什么好?”

    “那倒也是。”

    “不会是市里有什么重大人事变动吧?”有人担心道,“或者又是哪个倒霉蛋被纪委的砖头砸中了?”

    “这倒有可能!这年头,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

    随着市委书记和市长前后脚进了会议室,常委们窃窃私语声渐渐变小,等到朱家友习惯把手里的水杯“啪嗒”一声放在桌面上,会议室里瞬间安静下来。

    “人都到齐了?”

    朱家友看也不看底下人一眼,瓮声瓮气问了句,角落里坐着的负责会议记录的市委办公室主任赶紧应了一声:

    “到齐了!”

    “好!那就开会吧?”

    朱家友今天看起来脸色很差,平日里梳理一丝不苟的大背头今儿也显出几分凌乱,尤其是那有气无力的说话声调,就跟睡眠不足没吃饱肚子差不多。

    再看他身边坐着的龚市长,一进门黑着一张脸,好像是一屋子人都欠了他多少钱似的,所有的不高兴全摆在脸上了。

    领导不高兴,底下人也不好显得自己心情好,否则的话,岂不是给领导添堵?众多常委们坐在底下一声不吭,大部分人心里却都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朱家友转脸看向龚市长,对他说:“龚市长,省里的相关决定你跟大家宣布一下吧?”

    朱家友实在是没脸亲自当众在深港项目上做出自己打自己嘴巴的决定,为了尽量少的减少尴尬,他在常委会议召开之前,特意把龚市长叫到办公室,跟他说了今晚市委常委会主要内容。

    龚市长听说省里对秦书凯提供的深港项目方案通过了省委常委会议倒也没什么可说的,当听朱家友告诉他,“省里领导的意思,让湖州市和定城市港口管委会联合建设深港项目,一方出钱一方出地,两家合作把项目建设好互惠互利。”

    龚市长不高兴了,他当着朱家友的面表态说:“我本人坚决反对省里关于两市合作建深港项目的决定,先不说,两个和尚没水吃,两家在分工合作中难免发生扯皮的麻烦事,单单说一条,明明是我们定城市的港口,凭什么要和湖州市来共享?

    大不了我们自己可以想办法找资金,向省里申请一些,再由市财政勒紧裤带省一些,总归还是能凑出来的,无非是工期延迟一些,晚一些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