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858、求证
    儿子的话,引得一家人哈哈大笑,母亲在厨房里做了几个菜后,一家人围在一起高高兴兴的吃起来,秦书凯瞧着大家饭菜上桌就开始动筷子,却没有人提议要等刘丹丹回家后一起吃饭,忍不住问道,丹丹最近很忙吗?

    儿子一边夹起一块菜放进嘴里,一边说,我妈从来都不在家里吃晚饭的。

    父亲冲着孙子瞪了一眼说,尽胡说,你妈也就是工作忙的时候不在家吃饭,这不是例外嘛,你赶紧的给你妈打个电话去,告诉她,你爸今晚回来了,让她忙完了,赶紧回来吃饭了。

    孙子有些不高兴的撅嘴说,干什么,天天都让我打电话,天天都说不回来的,打了也是浪费电话费,有什么好打的。

    孙子坐着不动,秦书凯的父亲表情有些尴尬的冲着儿子笑道,你瞧,都被我给惯坏了,比你小时候脾气还要倔强。

    秦书凯心里感觉有些不对劲,瞧着父母极力想要掩饰什么的眼神,他心里不由凉了一下,表面上却还是装出一副平静的表情说,丹丹现在的年纪也正是出成绩的时候,大小也是个处长,忙一点也是正常的。

    父母赶紧连连点头说,是啊,是啊,你自己不是也忙的经常连过节都没空回家嘛,既然是当了领导,那就是国家的人了,哪能天天有空呆在家里呢。

    一家人吃完晚饭后,母亲收拾碗筷进了厨房,秦书凯让儿子跟自己进卧室,说是带了些礼物给他。

    儿子听话的跟在他背后进了卧室,秦书凯把自己买的礼物拿出来后,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口气问儿子,你妈妈每天晚上都不回家吃饭吗?

    儿子无所谓的口气说,她现在连睡觉都不经常在家了,吃饭的次数就更少了,我爷爷说了,你们都忙,我能理解。

    秦书凯听了这话,忍不住伸手有些怜爱的摩挲了几下儿子的头,现在儿子的年纪说不懂事也有些开悟了,可又没有到真正懂事的地步,不管刘丹丹最近到底为什么不经常回家,只要儿子现在的状态不错,对于秦书凯来说,心里总算是有个安慰。

    给儿子拿好玩具后,秦书凯拿出给父母买的东西,准备送到父母的房间,走到门口却听见母亲责怪的语气对父亲说,儿子难得回来,你为什么不实话实说呢?丹丹要是再这样下去,只怕这个家她是回不来了。

    父亲无奈的口气说,古人说的好,捉贼拿赃,捉奸拿双,现在不过是你这个老婆子的胡乱猜测,有什么好说的。

    母亲说,这还要拿什么双啊?咱们俩都看过好几回了,夜里送她回来的小车上那男的,要是正常关系能下车了,还搂在一起搂搂抱抱的?孩子都这么大了,你说这可怎么是好啊?

    父亲说,这话你可千万不能跟儿子说,儿子在外头当官,每天够累的了,别没事找点添堵的事情给他,省得他分神。

    母亲说,那也不能一直瞒着啊,儿子在外地上班,难得回来一趟,咱们老两口整天在家里,什么事情都看得清清楚楚的,明明知道的事情,却不跟儿子说,等到以后儿子要是了解了情况,能不怨恨咱们?

    父亲说,我自己的儿子我最清楚,他知道好歹,晓得父母对他的心意,他一定会明白咱们现在保密也是为了他好,就算他知道了实情又能怎么样?难不成又要闹离婚,都离过一次婚了,再离婚,这脸还往哪里搁?再说,还有这么好的孙子呢?要是像上次那样,离婚后,孙子连见都不让咱们见,你能受得了?

    母亲一下子沉默下来,半晌才哀怨的说了句,这可怎么是好啊?

    秦书凯轻手轻脚的回到客厅,把给父母买的东西摊放在沙发上,又去把儿子叫过来,让儿子喊老人过来看看自己带给他们的礼物,不一会儿老人从房间里出来了,见秦书凯买回来的衣服之类的物件,一个个嘴里埋怨着儿子不该乱花钱,脸上却都笑的像朵花一样。

    没有了女主人的家里,总是感觉像是缺少了什么,秦书凯晚饭后走出家门去了王耀中的家里。

    王耀中家跟他家住的并不远,当初在省城买房的时候,也是顾虑到自己常年不在家,跟王耀中家住的稍微近一些,让王耀中对自己家中老的老,小的小也有个照顾。

    秦书凯站到王耀中家门口敲门后,出来开门的是王耀中的老婆,自从以前秦书凯拿出二百万帮王耀中的老婆还清了挪用的公款后,这女人心里一直惦记着秦书凯的好,见到秦书凯过来,赶紧一副惊喜的表情说,耀中,你快看谁来了?

    女人热情的把秦书凯迎进客厅,王耀中从洗漱间匆匆出来,一眼瞧见居然是秦书凯,高兴的冲过来,用力的抱了抱说,你小子,神出鬼没的,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兄弟也好安排陪你好好的喝两杯。

    秦书凯笑道,现在见了酒就跟见了毒药似的,我宁可跟你喝茶,也不愿意跟你斗酒,都不是外人,就别拘这些无所谓的礼节了。

    王耀中伸手擦拭了一把头发上的水珠,冲着秦书凯问道,怎么样?我听说你在底下干区委书记,干的倒是热火朝天的,接下来准备好有什么大动作没?要是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可千万别客气。

    秦书凯听了这话,懒懒的往沙发上一倒说,官场上的事情,还不是就那样,到了一个新的领导岗位上,必定面临一系列的利益划分,我现在已经基本上算是站稳了脚跟,至于说弄几个大项目争取挣点功绩,这是下一步要干的事情,一步步来吧,都是轻车熟路的活计,在哪里干都是一样的,工作上的事情,我倒没什么好担心的。

    王耀中一副钦佩的眼神说,我就知道,你小子是个天生混官场的材料,我到了省城都一年多了,一些酒场上,还得靠着你的名头去撑场面,人家见了我王耀中倒是没什么印象,一听说我是秦书凯的哥们,立即就客气了三分,我就纳闷了,我在交际这块,没少比你费工夫啊,怎么着就没有你的名头大呢?

    王耀中的老婆沏了两杯水过来,听见王耀中的话,不由讥笑的口气说,就你那点本事,一上酒桌稍微喝大了,说话就没有一个分寸,哪像人家秦书凯,喝多少都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只要一上场,一桌子都镇得住,官场如酒场,你在酒场没威信,到了官场一样没有威信。

    王耀中见老婆当着兄弟的面数落自己,脸上有些挂不住,冲着老婆说了句,一边去,我跟我兄弟说话,你少插嘴,有你这样摔打自己老公的嘛,我酒量的确没有秦书凯好,但也不至于像你说的那么夸张,一上酒桌就醉酒,我偶尔也有几回是清醒回家的嘛。

    老婆笑道,是啊,清醒的回来就唱黄梅戏。

    秦书凯刚刚喝到嘴里的茶水差点吐出来,王耀中的酒品,他是最了解的,半醉不醉的时候,就喜欢唱一段黄梅戏,学着女人的扮相挤眉弄眼的,特别搞笑。

    王耀中说不过女人,便转脸对秦书凯说,兄弟,你看看,这女人要是发起疯来,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你是最了解我的,我有她说的那么次吗?

    秦书凯笑道,你比你老婆说的还要次。

    王耀中做出一副挥拳的手势,三人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从王耀中跟老婆的斗嘴中,秦书凯能感觉两人之间的和谐关系,再想到自己今天来找王耀中的目的,心里不由感觉有些不爽,自己或许心里对刘丹丹谈不上爱,但是在一起生活了这些年,儿子都这么大了,爱情没有,亲情总是有的,何况,他一人在外头打拼,希望后方最好一直安安静静的,不要发出任何不和谐的声音,现在看来,恐怕这种想法只能是自己一厢情愿了。

    两人聊了一会后,王耀中问秦书凯,今晚过来有没有什么事情?

    秦书凯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你是知道的,我一个人在普安市工作,有时候忙起来,真是顾不上家里这帮老小,要是家里有什么事情,还请兄弟多照应着。

    王耀中拍着胸脯说,兄弟说着话可就是寒碜我了,咱们兄弟什么时候分过,你父母就是我的父母,你儿子跟我自己孩子没什么区别,你不在家的时候,我偶尔也会过去转一圈,好在两家距离不远,有什么事情,叔叔阿姨一向不会见外的,你没瞧见吗,我们家桌上还放着阿姨做的包子呢,你没口福吃上的好东西,可都让咱们一家人帮你给吃了。

    秦书凯听了这话点点头,轻声的问道,最近,你们见过刘丹丹吗?

    这句话一说出口,客厅里的气氛立即变的有些尴尬起来,王耀中倒是楞了一下,王耀中的老婆立即反应过来,赶紧回答说,见过,见过,我经常在路上碰见她,她最近可能是工作太忙了,所以我们见面的次数也比以前要少些,怎么?你回来之后,没给她打电话吗?

    秦书凯看出王耀中的老婆眼神里明摆着有内容,他冲着王耀中老婆笑道,这大晚上的,一个女人家下班了,就算是有应酬,这时候也该回家了,要是老婆回家还需要男人打电话催,那怎么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