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神棍小村医 > 第2436章 极品待客之道
    见方小宇这么说,雷燕舞也跟着作出一副很抱歉的样子道:“哦!对了,这是我男朋友家人的一片心意,可不能随便给外人分享,两位实在是不好意思啦!这饺子不能给你们吃。”

    一听这话,两名巫法社的成员,顿时拉成了一张驴脸。

    方小宇想了想,笑着朝二人道:“如果你们二人实在是肚子饿的话,我倒可以考虑给你们弄一点吃的。”

    “也罢,不过不能耽误太久了。”野路西岛用手轻抚了一下,有些咕咕叫的肚子,朝方小宇使了个眼色道:“小子,要不你先去帮我们弄吃的吧!你让你女朋友在这里等着就行了。”

    这家伙的目光,时不时便落在雷燕舞的胸口,那一副好色的样子,看得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

    “嘿嘿!你们是外国人,不懂我们华夏人的风俗。”方小宇笑着朝野路西岛拍了拍肩膀道:“我们这边讲的是公不离婆,秤不离砣。我俩相好了,自然不能分开。所以,还请两位慢慢在这等一会儿,二十分钟后,就帮你们弄吃的过来。”

    说着,方小宇便有意搂住了雷燕舞的细腰,雷燕舞也一脸亲密地往他的身旁靠了过来。

    “OK!”汉特教授满意地点了点头,做出一个同意的手势。

    野路西岛也只好无奈地点了点头。

    “走,咱们弄吃的去。”方小宇微笑着朝不远处的八戒来福,和小灰灰招了招手,立马便见一猪一猴,从林子里钻了出来。

    方小宇抱着雷燕舞骑了上去,旋即一个翻身,便跳到了野猪背上,两人欢快地骑着野猪,朝林中深处走去。

    汉特教授和野路西岛二人摸着肚子,皱着眉头,百般无聊地在石头上坐了下来,静静地等候着方小宇给他们弄吃的。

    骑行了一阵后,方小宇让八戒来福在一块巨石的后边停了下来。跳下猪身,在石头上坐了下来。

    他开启天眼神通,见四周没人,便朝一旁的小灰灰和八戒来福使了个眼色道:“你们两个家伙,对这山里的地形熟悉,能不能想办法帮我弄一点干牛屎来,我要用来伺候那两位外国客人。”

    “吼吼吼!”八戒来福接连点了三下头。

    一旁的小灰灰也跟着拍起了肚皮,发出一阵“唧唧”的笑声。

    一猪一猴,领命扬长而去。

    见到俩蓄牲,那一副欢快的样子,雷燕舞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去,这俩活宝实在是太有意思了。这是什么意思?方小宇你难不成,想要弄牛屎给这两名巫法社的成员吃?”

    “那当然,朋友来了有好酒。饿狼来了,用猎枪。狡猾的狐狸来了,让它们吃屎去。”方小宇轻轻拍了一下雷燕舞的肩膀,开起了玩笑:“来,小舞帮我捏一下脖子,我的脖子好酸啊!”

    “是!亲爱的,我慢慢帮你捏。”雷燕舞轻步来到了方小宇的后边,猛地伸出手,用力一把拎起了他的耳朵,没好气地骂道:“让你调戏……”

    刚发一半的力,她便觉得腿上一阵轻痛,很快便忍不住叫了起来:“啊……方小宇你要死啊!你捏我的大腿做什么?”

    “你乱来,我也乱来。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方小宇笑了笑朝雷燕舞瞟了一眼道:“老老实实的给我捏脖子,我稍后,一高兴,还会给你送福利呢!”

    “好吧!”雷燕舞被方小宇折腾得一点脾气也没了。只好老老实实地将双手搭在了方小宇的肩膀上,轻轻地帮他捏起双肩膀和脖子来。

    那轻揉的手法,令方小宇无比的舒服。

    “嗯!不错,这才像一对小情人的样子嘛!既然是演戏就要演得真实一些。”方小宇一脸得意地笑着自语道。

    “方小宇你个王八蛋,以后老娘再与你演戏是王八蛋……”雷燕舞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觉腿上一阵酥酥麻麻,紧接着,一种莫名的舒服,从她的小腹处升涌而起。

    “啊……这是什么?……方小宇你在干嘛?……舒服……”雷燕舞轻声喊了一句,有些情不自禁地皱起了眉头,此时的她,彻底的被方小宇的妙手,带来的一阵阵舒服所征服了。

    “好了!我欠你的还给你了。”方小宇微笑着将手一撤,同时将那一缕销魂的春气也收了回来。

    此时的雷燕舞,仿佛从无比舒适的九宵云外坠落下来,心中是一片空空落落。

    她有些怨恨地朝方小宇瞪了一眼:“方小宇你什么意思嘛!刚才,把人家按得那么舒服,眼看就要把我送上天了,你却撒手不管了。反正摸都让你摸了,你就不能多替我按一会儿?你……你简直坏透了。”

    “嘿嘿!你想多了,我压根就没有碰到你。”方小宇微微一笑,将手在雷燕舞的大腿上方稍稍比划了一下,暗运一缕春气,雷燕舞很快便隐隐感觉到一阵莫名的舒服,像是有一只手落在她的大腿上一般。

    “天哪,你……你可以隔空按摩?”雷燕舞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近距离倒是可以,而且还能意念化形。”方小宇微笑着朝雷燕舞答道。

    “讨厌!我又被你调戏了。”雷燕舞不管三七二十一,一阵粉拳,便朝方小宇的身上砸来。

    “喂!别打,别打了……”

    两人正在林子里嬉笑打闹,忽听不远处,传来一阵“唧唧唧”的猴笑声。

    吓得雷燕舞连忙停了下来。

    两人再次朝前望去,只见色猴小灰灰走着八字路,手里托着一只盆子,里边装了黑乎乎的东西。

    后边则跟着八戒来福。

    细细一看,方小宇这才发现,在八戒来福的嘴里,叼了一只瓷碗,里边盛了满满一腕黑乎乎的翔。

    “我去,这俩蓄牲到哪儿弄了这么大一陀啊?碗都弄来了,真有本事。”

    方小宇看着小灰灰那碗里的一团黑物,有些哭笑不得。同时暗自佩服这俩蓄特牲的本事,想必又是到农场里偷来的碗。

    “翔翔翔!”小灰灰张开嘴巴,吐出一句不太清楚的人话,说这话的时候,还不停地用手指着八戒来福。

    “我去,这死猴子不会是让这野猪拉了一泡翔回来了吧?”

    一旁的雷燕舞早被那恶心的臭味给熏得,连忙用手捂住了鼻子。

    “管他呢!这玩意反正也用不着我们吃。我给它上点色料,然后再弄些去味药,这样就没味儿了,但事后会折腾死人。”方小宇笑了笑,朝小灰灰竖起了大拇指道:“干得漂亮!”

    说完,他便从法布袋里取出了一包药粉,撒在了那两陀黑物上,不一会儿功夫,便见两陀黑物变了颜色,味儿也闻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