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神棍小村医 > 第2364章 两次受伤
    说着,北坡海又让左海君,将那一尊小金人摆在面前,然后对着那尊小金人像拜了起来。边拜边嘀咕起来。

    “老祖宗保佑!方小宇身旁有九缕凤气,最贵莫过于下山凤顾玲。孙儿本次的主要目的,就是将顾玲的人魂拘了,金身像中。然后带回日本。我愿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方小宇的女人下山凤的人魂带回日本。巫法社能否重振雄威,就看我们能不能得到这一尊可以逆转乾坤的玉女人魂了。”

    北坡海对着那一尊小金人像跪拜了三拜,嘴里不停地念唠着。

    他先是祈祷,然后又诅咒起方小宇来。

    “方小宇,你死定了。最迟活不过明天。”

    此时,遥在数百公里之外的方小宇,并没有睡觉,而是聚精会神地炼着丹药。

    正凝神之际,忽见他的脑海中陡然间,闯进了北坡海的身影。

    方小宇微微一愣,立马便反应过来,是自己的魂识进入了念头中。

    “北坡海老贼,想不到,你竟然已经来了。”方小宇怒吼了一声,他通过观望北坡海身后的景色,已经看出对方是在龙县荷花村的后山了。

    “啊……你……你已经知道我来了?”北坡海一阵慌乱。他刚刚进入冥想状态,不想,立马就与方小宇在念头中相会了。他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就你的那一点小伎俩,也能瞒得过我?”方小宇冷然一笑道。

    北坡海稍稍惊讶过后,立马又回过神来。

    他笑着摇了摇头道:“方小宇,就算你知道我来了又能如何?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现在还不能回到荷花村吧!等你回到荷花村时,我想你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哈哈!”

    “老东西,去死吧!”方小宇握紧了手中的拳头,便对着北坡海的脸上,一拳打了过去。

    “啊……”北坡海被吓了一跳,身子不由得猛然一颤,念头就此中断。方小宇消失在他的眼前。

    北坡海只觉胸口一阵沉闷,隐隐痛了一下,立马用手捂着胸口,吐出一口老血出来。

    “王八蛋,你……你竟然乱了我的元神!”北坡海愤愤不平地骂了一句,用手抹去了嘴角的鲜血,心中是无比的愤怒。

    他之所以,会被气得口吐鲜血,并不是方小宇有多厉害,而是方小宇抓住了,他是灵力修行为主的修行者,灵力虽强大,但对心静的要求极高,同时心理承受能力要更差一些,也就是更怕死一些,面对强敌往往会有恐惧心。在这种状态下,一旦在念头中被惊扰,冒然打断冥想,必会引起走火入魔,从而气血攻心。

    见北坡海当场吐血,他身旁的几名手下,立马拥了过去。

    “北坡海先生,你怎么了?”

    “北坡海先生,你没事吧!”

    “北坡海先生,发生什么事情了?”

    北坡海用手轻抚了一下胸口,摆了摆手,苦笑着朝三名手下道:“没事,刚才,我只不过是走火入魔而已。现在已经没事了。”

    对于,气血攻心的事情。北坡海实在是难以启齿。

    按说,同级别的高手在念头中相遇,根本就没有办法给对方造成直接伤害。

    可方小宇做到了。这事说出去很是丢人。因为,方小宇并不是靠实力,真的打伤了北坡海,而是通过,虚张声势的办法,把北坡海给吓了一跳。从而让他一时走神,走火入魔,导致气血攻心。

    北坡海越想越气,恨得咬牙切齿地骂了起来:“方小宇,你个王八蛋。我不会让你活过明天。”

    说罢,他一拳便砸在了一棵腰身粗的松树上。

    只听“砰”地一声巨响,腰身粗的松树,拦腰倒下,一阵哗啦啦作响后,便倒在了地上。

    松树倒下的声音,立马惊动了三百米之外的异能局成员。

    “走,我们过去看看。好像前边有动静。”异能局的雷局长,朝自己的孙女雷燕舞使了个眼色,便飞快地朝前边不远处追去。

    北坡海的灵力强大,加上他早已在百米之外,布下了阵法。

    雷局长一进入阵法圈。北坡海便已经感知到事情的不妙了。

    他被吓了一跳,连忙起身朝身旁的手下们喊道:“不好,有人过来了。快,我们快走。”

    说完,北坡海便起身,带着手下,狼狈地朝山林中钻了进去。

    直到四人仓遑逃出很远,才停了下来。

    北坡海嘴里不停地喘着粗气,一个劲地骂了起来。

    “气死我了。想不到,我堂堂一名玄学大师,竟然被人逼到这份上。”他抹了一下嘴角的鲜血,气急败坏地骂了起来:“方小宇,你个王八蛋。你不得好死。要不是为了你,老子怎么可能从日本追到这里来。现在还被人追得一路逃跑?”

    他坐了下来,生气地咒骂着,脑海中很快又再次浮现了方小宇的面容。

    “老不死,你喘什么气?怎么吐血了?是不是,被我刚才一拳给捶的?再来一拳吧!”方小宇一进入念头,便有意做出一副要打人的动作。

    “啊……怎么又是你?”

    北坡海被吓了一跳,再次慌神,立马从念头中退了出来。

    他用手在胸口轻抚了一下,一时气血攻心,再次一口老血从嘴里喷了出来。

    “王八蛋,方小宇你个杂碎,害老子两次吐血。老子,非弄死你不可……”北坡海握紧拳头,刚想对着身旁一块石头砸去,却想起了先前,因为自己一个掌击,便引起了异能局的人注意的事情。

    他打了个冷颤,立马又将发出的真气收了回来。

    可此时,北坡海的拳头已经打出去了,结果只发出了一半的劲道。

    只听“啪”地一声,拳头打在一块坚硬的石头上,痛得他连忙将手缩了回来。

    这是没有真气护体时的空击,想要不痛都难。

    “哎哟!痛死老子了……方小宇你……”北坡海想喊,又怕惊动了远处正在搜索的异能局的人。只好用手捂住了嘴巴,瞪大了眼睛,朝自己的几名手下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

    那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让人看了,真是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