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神棍小村医 > 第2263章 美女贴身警卫
    阿红是玉罗刹身旁的贴身保镖,也见识过方小宇上次调戏玉罗刹的场面。如今见到他,自是火冒三丈。

    这美人话一说完,便抡起拳头,朝方小宇的身旁砸过来。

    就在这美女扬起手的一刹那,方小宇已经将她体内的真气,看了个透。

    “不过是一名金丹初期高手罢了。”方小宇心中暗喜,将头一低,躲过了阿红的攻击,以极快的速度,一个穿档步跨了过去,与迎面而来的美女撞了个满怀。

    “突!”

    两人的胸膛碰撞在一块儿,方小宇只觉一阵绵柔,而阿红却是胸口一阵隐痛。

    “啊……你……”阿红满脸通红地朝方小宇瞪了一眼,恨恨道:“你个臭流氓,竟然敢对我无礼。”

    说着,她扬起手又是一巴掌,往方小宇的脸上抽去。

    这一巴掌原本是聚集了,她体内九成以上的真气。然而,就在她出拳的时候,方小宇已经往抓住了她的手,并未让她的真气彻底的释放出来。

    “有意思,某些人,真是不知害羞,分明是自己贴过来的,却要骂我臭流氓。”方小宇微笑着朝的阿红瞟了一眼道:“不愧是玉罗刹的人,耍起流氓来,也是一套一套啊!”

    说这话的时候,他有意挺了一下胸,阿红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

    一种被人调戏的感觉,立马从她心头涌了上来。身为玉罗刹的贴身警卫,又是金丹初期高手的她曾几何时,受过这等气。

    此刻的阿红,恨不得杀了方小宇的心都有了。

    “臭流氓,我要杀了你。”阿红咆哮着,挥舞着双手,要往方小宇的身上砸去。

    一阵忙碌后,却发现,无论自己如何努力,都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眼前这位,看起来有些坏坏的,但模样儿长得还算俊俏的年轻男子。

    阿红的双手已经被方小宇给抓住了。

    她娇嫩的身躯,被方小宇顶在一棵古松的树杆上。此刻的她,除了可以挺胸、扭臀外,别的地方都不能动弹了。

    见阿红已经被自己牢牢给控制住了,方小宇会心笑了笑,有意朝在阿红小姐的额头上吹了一口气,用手撩开了她的流海,开玩笑道:“如果你再调皮,我就把你抓回去,当我的小老婆。”

    “你……你混蛋。你要是敢对我无礼,我……我一定会杀了你。”阿红气急败坏地朝方小宇吼叫着,身子不停地拱动着。

    可越是这么挣扎,却越让方小宇占尽了便宜。

    见到这一幕,方小宇忍不住笑了。

    他低头呶了呶嘴道:“喏,美女,看好了,现在是你在对我无礼。别以为你胸大,就可以无礼的调戏本少爷。其实,我是蛮在意的。”

    “你……你个臭流氓。得了便宜还卖乖,我要杀了你!”阿红咆哮着,张开了嘴巴想要去咬方小宇。

    方小宇身子微微一让,这美人不仅没有咬着,反倒差点,亲到方小宇的脖子了。

    “怎么?你占了我的便宜还不够,还要亲我啊!”方小宇在阿红的额头上,轻轻指了一个手指,微笑道:“别闹了。越闹,你只会越吃亏,到时把衣服,给撑开了,让我看光了身子,可就不好了。女孩子家,动不动,躺开胸怀,这是极不礼貌的行为。”

    “你……”

    阿红低头一看,果真见到自己的衣服,被无意中撑开了,里边雪白的风景,不经意地秀了出来。

    顿时,她是又气又害羞。

    “臭流氓,你怎么可以这样。都怪你,把我的手给拿麻了,害得我把衣服也撑开了。”阿红说着“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姑娘,别哭。”方小宇用手轻轻拭去了这美人眼角的泪水,笑着安慰道:“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

    “那你放我走。”阿红挺起胸膛道。

    “现在还不能放了你。等我多逮几只幽灵战士,再放你走。”方小宇笑着朝阿红道:“我拿了你的麻穴,一个小时后会自动解除。”

    “不行。你必须现在就放我走。”阿红以命令式的口吻朝方小宇喊道。

    “行了,乖乖听话,我会有奖的。奖你一颗彩虹糖。”方小宇伸手从法布袋里摸了摸,还真摸出了一根棒棒糖。

    他笑了笑,便剥去了糖果皮,又用手掰开了阿红的嘴巴,强行将那一颗棒棒糖,塞进了这个美人的嘴里。

    阿红想要反抗,浑身却是麻的。

    她只好含住了棒棒糖,眼泪哗啦啦地往下流。可是当她偿到了甜味后,脸上立马又露出了甜蜜的笑容。

    因为,她觉得这一颗棒棒糖,是真的很好吃。奶香味的。

    见这美人,已经被自己制服了,正一个劲地吃着捧捧糖。

    方小宇满意地笑了笑,取出了养兵壶,将阿红刚刚引过来的两名幽灵战士给收进了养兵壶当中。

    他刚转身,便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如雷般的喝声:“臭流氓,想不到你竟然还有胆子敢上这里来。看我不杀了你。”

    闻声,方小宇扭头一看,只见玉罗刹正怒气腾腾地,飞掠过来。

    “我靠,速度真快啊!”方小宇惊呼一声,立马便取出了腰间的养兵壶。

    此时的阿红也已经咬碎了彩虹糖,一口吐了出来。

    她见玉罗刹来了,激动得大声喊了一句:“将军,杀了这个臭流氓。”

    听到声音,玉罗刹微微一颤,扭头朝玉阿红那边望了一眼,见此时的阿红,胸口的衣领敞开,露出雪白一片,正蜷缩在一棵古松下,以为阿红被方小宇给占便宜了,不由得火冒三丈。

    “阿红,这小子把你怎么样了?”

    “他……他拿了我的麻穴。然后……”阿红“哇”地一声哭了起来,用手指向了方小宇,颤声道:“他欺负我。”

    “好哇,你个臭流氓,真是色胆包天。竟然敢沾污我的贴身警卫。看我不杀了你。”玉罗刹气急败坏地朝方小宇喝了一句,立马动了杀念。

    一听这话,阿红急了,连忙朝玉罗刹辩解道:“将军,你误会了。他虽然占我便宜了,但还没有和我那啥……没……没得手。”

    “不管了。占女人便宜,就得死。”玉罗刹扬起脸冷冷地朝方小宇喝道,眼眸中的杀意更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