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神棍小村医 > 第2145章 顶级催眠术
    “嗯!这个就得看你,有没有对我下黑手了。”

    方小宇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如果你刚才没有用真气点我的肩井穴,就没有中我的五雷掌。如果点了,那就中了。”

    听了这话,占康飞心中是一片苦海。他心里直骂娘,这小子也太阴险了。

    可眼下,明知自己中了五雷掌,却又不能说出来,只好打掉牙往肚里吞。

    占康飞勉强挤出一个微笑道:“没,没有的事。我怎么可能会对兄弟你下黑手呢!咱俩还要一起,治疗冷少校的蜮毒呢!”

    说着,他便觉喉咙一甜,一股鲜血便从咽喉里涌出。

    占康飞感觉到自己要吐血了,可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和面子,他只好强忍住,又将那一口老血又咽了下去。

    一股恶心的味道,熏得他眼泪都冒出来了。

    此刻的占康飞,脸色凝重,一句话也不敢说。否则,他受了伤的事情,必定会让冷家的人看出来。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冷家肯定不会让他,再继续给冷江虎治病。

    在占康飞看来,若能够为冷江虎破解蜮毒,以后就真的抱住了冷家这一根粗腿了。在南疆发展事业就容易多了。

    他此番回国,正是因为在海外混不下去了。才想到要回来发展的。可不能失去了冷家这个强有力的靠山。是以,这根救命稻草他无论如何都要抓住。

    占康飞中了五雷掌之事,方小宇早已看中眼里。他知道,这小子早就扛不住了,只不过是在硬撑罢了。

    他会心笑了笑,见占康飞的两眼隐隐憋出泪花来了,便笑着打趣道:“哥们,你怎么哭了?”

    “啊!有吗?”占康飞一脸尴尬地笑着解释道:“我这人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一想到冷少校那一副病殃殃的样子。我心里就难受,一时伤感,就情不自禁地流泪了。”

    说着,占康飞便真的失声哭了起来。

    “唉!占先生你真是一个热心肠的人啊!”冷建涛的妻子阮回玉,被占康飞的演技给打动了,便示意下人拿了纸巾盒递到了他的面前。

    “谢谢!”占康飞抽了纸巾,便有意转过身,擦抹眼泪的同时,抹去了嘴角的鲜血。

    那表情不知道有多滑稽,看得一旁的方小宇是忍俊不住的想笑。

    见占康飞那一副哭哭啼啼的样子,冷老爷子的脸色不太好看。他是军人出身,不知打了多少胜战,最不喜欢的便是男人像个娘们一样。

    只见他端起茶杯,朝一旁的管家使了个眼色:“去,把阿香叫来吧!”

    “是!”

    管家转身出了大厅,去把阿香请来了。

    阿香先是朝冷老爷子行过礼。

    冷老爷子点了点头,招呼她过来,叮嘱了几句后,便朝阿香使了个眼色道:“来,阿香给占先生泡一杯忘忧草。”

    “是!”阿香一脸甜蜜地朝占康飞施了个半蹲礼,旋即便将托盘和茶具置于,占康飞的茶几上,开始慢条斯理地泡起茶来。

    “久闻占先生是一位非常厉害的催眠师,不知道能否向我们展示一下,您的催眠绝技呢?”阿香一边为占康飞泡茶的同时,一边笑着问道,说话间,已经端了一杯泡好的忙忧茶,朝占康飞的面前递了过去。

    她这套说辞,完全是按照冷老爷子的意思来说的。

    “当然可以了!”占康飞正觉嘴里有一股血腥味儿,难受得要命,他端起茶杯,便往嘴里灌了一口。

    刚一入嘴,占康飞便被滚烫的茶水,烫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定了定心神,笑着朝阿香道:“这位小姐,你是不是现在就想,体会一下我的催眠术?”

    “嗯!是的。”阿香微笑着点了点头。

    占康飞正愁没机会展示自己的绝学,便爽快地点头道:“好,我这就向你展示,什么是世界顶极催眠术。不过,得找个人来配合我才行。我要替他做催眠。”

    他目光朝四处扫了一眼,最终落在了方小宇的身上,正准备喊方小宇,让他站出来做实验品。

    不想,却见一旁的华青虹挺身站了出来,自告奋勇道:“让我来试一试吧!”

    见华青虹挺身站出,占康飞的脸色阴沉。

    他本想找个机会,故意整蛊一下方小宇。让他说出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来。顶级催眠术,是可以控制一个人的意识,说出符合催眠师本意的话来。

    可现在华青虹坏了他的好事。不由得让他有些恼火。

    “姑娘你确定要当我的实验品!我有必要告诉你,顶级催眠术,是可以召唤你的本心,从而让你说出一些平时不敢说的话来。你可要好好的考虑清楚哟!”占康飞有意吓唬华青虹道。

    “啊……这样啊!”华青虹有些迟疑了。

    这时,方小宇挺身站了出来,笑着答道:“还是让我来吧!”

    “嗯!好!”占康飞心中一阵狂喜,用手指了指一旁空着的座位道:“方先生,过来,坐我这边吧!”

    “行!”方小宇爽快地在他的身旁坐了下来,面带微笑地打量着占康飞。

    “好,我就喜欢方先生这样爽快的人。”占康飞的脸上,露出了阴险的笑容。

    心里却暗暗在笑:小子,呆会儿,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丢人丢到家了。待老子用催眠术,让你说出一些辱骂冷家的话来。我就不信冷老爷子还能容得下你。哈哈!

    占康飞端起茶杯轻缀了一口忘忧茶,旋即便开始对方小宇施展起催眠术来。

    “方先生,闭上眼睛。想象一下,你此刻最想做的事情。记住,一定要说实话,那是发自你本心的话。”

    占康飞双手在方小宇的面前轻轻晃动着,并配合轻柔的声音。

    方小宇在康占飞的催眠下,真的闭上了眼睛。

    “好,说实话。快点,把你的心里话说出来。”占康飞有些激动地问道:“你此刻最想做什么?”

    “我,最想听你说实话。”方小宇笑着答道。

    “啊!我……”占康飞心里有些气了。再次定了定神道:“说实话,你此刻最喜欢做什么。”

    “你呢!”方小宇反问了一句。说话间,已经动用念力,开始干扰对方的心境。

    “我啊!哈哈!我最想把冷江龙的老婆给睡了,那小娘皮长得水灵灵的。”占康龙嬉皮笑脸地答了一句。话一说出口,便被惊出了一身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