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神棍小村医 > 第2113章 无力照天
    “啊……这……”丹王脸色一僵,整个人像是被人点了穴一般,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方小宇竟然会顺口答应这事。

    在外人看来,方小宇太过咄咄逼人,自然会留下不好的印象。可人家脸皮厚,不当回事,最终吃亏的还是方天峰和方天轮。

    真要让这两人下跪,岂不是丢尽方家的脸面?想到这一重,丹王的肠子都悔青了。他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脑袋短路了,怎么当时会说出,让自己儿子和侄儿,给方小宇跪下来道歉的话来。

    可话已经说出去了,自然是不能收回来的。

    “不行,绝不能让自己儿子和侄儿下跪。”方照天咬了咬牙,最终将目光落在儿子方天轮的脸上,有意朝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在这时候唱一下反调。

    父子连心,他的一个眼神,便让方天轮读懂了丹王的心思。

    “爸!这事,我不服。”方天轮挺身站了出来,用手一指战龙道:“这小子,打伤了表弟康明,这可是实事。这事必须给我们一个交待。先前我对富贵叔他们的态度,的确是过份了。我跪下来给富贵叔道歉可以,但这大个子,必须吃我一拳。”

    “没错,要我们向富贵老哥道歉,也可以。但康明那笔帐必须算清楚。如果让这傻大个吃天轮一拳,我愿意跟着天轮一起下跪,向富贵老哥道歉。”方天峰也挺身站了出来。

    听了两人的话,方小宇忍不住笑了:“你们两个先把辈份弄清楚了再说吧!一个叫叔,一个叫哥。亏你们还是堂兄弟呢,敢情你们不像是一家人啊!”

    此话一出,人群中是一片哗然。一时间议论纷纷。

    “是啊!这方家一对堂兄弟,还真是有意思了。一个叫叔,一个叫哥。”

    “对啊!方天峰管这农民大叔叫老哥,怎么到了方天轮那里,又叫叔了。这辈分是不是有些乱套了?”

    “哈哈!有意思。方家人今天算是出丑了。”

    听着人们的议论声,丹王方照天的脸色阴沉。

    他生气地朝自己的侄儿,方天峰吼了一句:“天峰,你这是搞什么鬼,你比富贵小一辈,怎么可以叫富贵为老哥呢,应该叫叔。”

    在丹王看来,方富贵似乎比他小不了多少,自然以为方富贵是与他同辈的。

    他的话一出口,倒让方富贵有些不淡定了。

    方富贵扬起脸,清了清嗓子一脸认真道:“丹王,天峰没错。他的确应该叫我哥。我查过族谱了,你和我爸是同一辈的,你应该管我爸叫堂哥,而不是堂弟。”

    丹王之前压根就没有想过,要与方富贵认亲,刚才说自己有一个堂弟去了龙县落户,不过是自己编的谎言罢了。

    他只知道,龙县那边有一股适合方家发展的龙脉之气,而那一股龙脉之气,也曾经是方家祖上的人。他只想过要把那一股龙脉气象借过来,至于那坟地里,躺着的是谁。他压根就没有往心里去。

    说客气一点,他没有刨了方小宇爷爷的坟地,已经算是非常给面子了。

    现在见方富贵和自己论起了辈份,丹王心中很是不爽。

    他细想一下,真要按方富贵说的,方小宇还得叫自己爷爷,顿时心情就无比的激动。

    丹王有意清了一下嗓子,认真地朝方富贵问道:“照你这么说,我应该叫你侄儿,小宇也得叫我爷爷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目光中流露出得意之色。

    方富贵是个老实人,自然没有看出这老家伙,语言中想占他便宜的意思。便点了点头道:“按照辈份的确是这样。”

    “好!好,实在是太好了。既然你都说了,是我的侄儿,那方小宇也就是我的孙子了。咱们也算是一家人了。大家是一家人,那还讲这么多客气做什么。”丹王有意做出一副非常爽快的样子,朝不远处的刘管家喊了一句:“刘管家,准备单独再开一桌,我要热情的招待我的侄儿和孙子。哈哈!”

    这话乍听起来,十分正常。可细想一下,却带着嘲讽和挖苦的意味儿。

    方富贵没能听出其中的意思,方小宇自然听明白了。

    不过,还不待他回答,便见神医华冕的孙女华青虹,有些不服气地轻声朝方小宇嘀咕了一句:“方小宇,这老家伙真的是你爷爷?”

    “我爷爷已经死了!谁想再当我的爷爷,那么请他到九泉之下,先问一问我爷爷同不同意再说。”方小宇扬起脸,朝前走了几步,冰冷的目光落在了丹王的脸上,冷笑道:“原本,我们今天是来认亲的。不过,现在晚了。我给过你们机会,是你们不珍惜。”

    一听这话,丹王身子不由得一颤,面如死灰。

    他知道,想要通过柔和的方式,修复和方富贵父子之间的关系,那根本是不可能了。

    此刻的他,心里也隐隐有些后悔。如果刚开始,不是那么的嚣张,没有看不起方富贵。或许,他和方富贵父子之间,还真能搞好关系。

    眼前的方小宇,远比想像中的要强大太多了。他不愿意当面与之为敌。可现在似乎已经没有了挽回的余地。

    丹王沉默了一会儿后,咬了咬牙,冷笑道:“好!不愧是我方家的血脉。有种!小子,我看你今天不是来认亲的,是有意来这里砸场子的吧!”

    “不!我是来讨一笔债的。那是一笔欠了二十年的陈年老债。”方小宇冷然一笑,从法布袋里摸出了一块五方借运石,在丹王的面前晃了晃道:“老东西,这玩意,我想你应该还认识吧?”

    “五方借运石?怎么会在你这里!你已经把方家祖坟上的那五块石头,都给刨出来了?”方照天脸色一僵,仔细朝方小宇手中的石头扫了一眼,很快便摇了摇头道:“不,这一块石头,不是方家祖坟上的那一块厄运之石。”

    “没错,这的确不是我方家祖坟上的那五块石头。因为那五块厄运之石,已经被我砸碎了。从此,你这一脉的运气,只会越来越差,好日子过到头了。”方小宇冷冷地笑道:“方照天,凭借你再精通借运之法,也无力回天。你今天既照不住方天轮,也照不住方天峰。你的名字叫照天,我便让你无力照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