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神棍小村医 > 第2065章 这佛珠是法器
    听了粗犷男子的话,妙玉羞得一阵通红,不自觉地往方小宇的身旁靠近了一些。

    粗犷男子望得有些痴了,口水都流了出来。

    这时,他身旁一名鼠眼男子,用手轻轻推了一下他,“牛哥,这老尼子把我们的夹子收走了。害我们这几天夹不到猎物,这一笔帐得算在他们的身上。”

    “对,这笔帐得算在他们的身上。”另外一名歪鼻子男,也坏坏地笑着接了一句。

    “妈的,是啊!老子接连三个晚上,放空了。原来是这个老尼在作怪啊!不过,这小妞倒是蛮不错的。这笔帐还真是要好好的算一算。”牛哥一脸得意地笑道。

    “阿弥陀佛!”

    静如师太双手合十,闭微着眼,朝众匪徒,施了一个佛门礼,面带微笑道:“老尼深居山中多年,与山林中的众生结下了极深的因缘。实在不忍心,看到你们在此山中,造下杀业。放手吧!若你们愿意放弃逮捕山中的动物,老尼我愿意给予你们适当的补偿。”

    “补偿?”牛哥得意地笑了起来:“师太,看来你蛮有钱嘛!行啊!只怕你说话不算数。”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狂语。”静如师太一脸严肃地朝男子行了个礼道:“只要你们肯真心实意的放下杀业,老尼便将我脖子上的这一窜菩提玉朱送给你。这玉珠拿去卖了,也是能卖一些钱的。你看如何?”

    当静如师太拿起玉珠时,方小宇很快便用天眼神通,看到玉珠的上方,荡起了一阵琉璃色的蓝色气旋,中间隐隐浮现出药师佛的圣像,十二药叉列于珠身四周。可见,这老尼用此佛珠曾经修过药师佛法门,而且功力极深。身持此珠,不仅能够得到药师佛的法身加持,而且还能得到十二药叉的守护。

    可谓是上品法器,拥有这等念珠,既可用于疗伤,又能消灾延寿。

    见到这等宝贝,方小宇都有些心动了。不过,那位叫牛哥的男子,却是有眼不识泰山。

    “靠,你当打叫花子啊!”牛哥不屑地朝静如师太白了一眼,没好气道:“谁要你这破珠子啊!老子要这玩意做什么?拿回去扯珠子?”

    听了这话,他身旁的三名壮汉,都一个个忍不住笑了起来。

    只有一名眼镜男,脸色凝重。

    眼镜男,仔细观望着静如师太手中的菩提念珠,好一阵,才快步来到了牛哥的身旁。

    他小声在牛哥的耳边劝道:“牛哥,我看这老尼脖子上的那一窜佛珠,不一般啊!只怕是个法器啊!你看上边都被这老尼摸出包浆来了。按说她手中所持的念珠是白菩提珠做的,可现在却变成了褐红色,可见这珠子的年份久远。只怕,上边吸附了这老尼不少的灵力和念力啊!”

    “妈的,管他娘的,灵不灵力。老子要的是钱。这玩意遇不到识货的人,就是个百把块钱的地摊货。”牛哥有些不耐烦地白了眼镜男一眼。

    他扬起脸一本正经,地朝静如师太道:“听好了。老尼!你们把我们的夹子收了,破坏了我们的猎阵法,给我们带的损失不可估量。这钱,恐怕你们也赔不起。现在,我可以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让这妞给我爽一晚。这钱,我就不用你们赔了。”

    说到这,牛哥邪恶的目光,落在了妙玉的身上。

    “不可能!”妙玉果断地拒绝了。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切莫造下口业。”静如师太念了一声佛号,便飞快地拨动起念珠来,一边拨珠,一边念动咒语。

    “不可能?”牛哥冷笑一声,朝妙玉瞟了一眼道:“你不愿意也行,那就等着赔钱吧!不过,那数字,说出来会吓死你。”

    “你们……”

    妙玉吓得花容失色,连忙朝方小宇的身后,缩了过去,颤声道了一句:“方总,你救我和我师父。他们恐怕不会放过我们。”

    方小宇顺手将妙玉揽在了身后,挺起胸,一脸淡然地朝牛哥道:“你要多少钱?先报个数吧!”

    “咦!”牛哥惊讶地朝方小宇望了一眼,旋即便用手捋了一下下巴的山羊胡须道:“小子,你想替这小尼出头?也行,听好了。我们这一次来龙县,本是为了白鳞和红鳞穿山甲而来。现在我们已经得到了白鳞穿山甲,还差红鳞穿山甲。”

    “按照我们的计划,今晚,本该将这宝贝弄到手的,可是现在这老尼,将我们布下的阵法都破坏了。法阵一破,红鳞穿山甲也弄不成了。这笔帐肯定要算到你们的头上。”

    “哦!那你说说,红鳞和白鳞穿山要多少钱,又有何用。只要说得合理,再贵我也可以赔得起。”方小宇一脸淡然地笑道。心中,却在想,先听听这小子怎么说。

    牛哥得意地笑道:“好!哥我今晚就详细的和你说道说道。接下来,你们要是赔不起钱。到时老子可就不客气了。不仅这小妞要爽了,只怕这老的也不会放过了。哈哈!至于你,小子等着吧!会让你痛苦的。”

    牛哥顿了一下,一脸得意道:“听好了!红白双色穿山甲,乃天村地宝。那是一位大老板花了大价钱,准备卖来送给西南丹王,作为炼丹用的顶级药材。价值在一千万以上。这位老板前期,给我们的活动经费,都有五十万了。现在看来,这计划怕是要落汤了。所以,你们必须给我们支付一千万的赔偿金。”

    “一千万?你怎么不去抢!”妙玉生气地骂了一句。

    “哟嗬!敢反抗了?信不信,哥哥我,现在就把你给推了。”牛哥用手推了一下鼻翼,旋即便朝妙玉的胸前抓去。

    “啪!”方小宇一巴掌便往牛哥的脸上抽了过去。

    “哎哟!”牛哥失声喊了一句,摸着红肿的脸,瞪大了眼睛,望着方小宇道:“小子,你敢打我?”

    “不!是杀你。”方小宇冷然笑了笑,手掌一挥,便飘忽出一朵足足有足球那么大的火焰,咬了咬牙道:“敢在我方小宇的地盘上,毁我天才地宝者,死!”

    “不,你不能杀我。我们是有依仗的。我们是,是丹王的采药人……”牛哥吓得脸色苍白,当场便跪了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