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神棍小村医 > 第1812章 破厌胜术
    “你的意思是我被人改了运?那怎么办!”梁董吓得腿都软了,紧紧地握住了方小宇的手,一脸激动道:“方先生,你无论如何,都要帮我化解此局,要不然,我的人生都觉得没意义了。我可以给你钱,很多的钱……”

    “你先带我去你家四周走走吧!我看你的斩子剑剑纹不深,但猛而直,从时间上推断,应该是最近几年才有的对吧!如果是这样,那多半是被人借运后,你的命宫发生了改变,才长出此纹。”方小宇朝梁董道。

    “让我想想。”梁董用手摸了一下额头的斩子剑,旋即便大声叫了起来:“没错,我这斩子剑的确是最近三年才出现的。”

    “那就对了!一定是被人施了法,才招来了败家运。”方小宇说罢,加快脚步朝前走去,刚走到大门的时候,又停了下来。

    “怎么了?方先生!”梁董不解地问了一句。

    方小宇没有作声,而是将目光落在别墅大门的横梁上。

    一旁的孟道长有些狐疑地朝方小宇瞟了一眼,冷冷道:“这小子又想搞什么骗人的把戏不成?”

    方小宇没有理会他,伸手指向了大门横梁,朝梁董道:“快,叫人把横梁给拆了。我找到了你家会出败家子的原因了,是有人在门梁上做了手脚。”

    “快,快把门梁拆了。”梁董的脸色苍白,立马招呼手下,找来工具,将横梁给拆了。

    “等等!”孟道长忽地叫住了梁董。

    他不服气地朝方小宇,喝道:“小子,我看你是想坑害梁董吧!拆人门梁,断人财路,这会破坏屋主的财运。”

    “这个不用你来教我。”方小宇不以为然地朝他瞟了一眼,旋即朝梁董道:“梁董拆了,有人在门梁上做了手脚,施了厌胜之术。”

    “千万不要!梁董我看这小子是想故意败坏你们家的风水。此门梁一拆,必会破财。这小子压根就不懂风水,若说相术,我服他,但风水就是狗屁不通。”孟道长大声喊道。

    “破财就破财吧!我梁家不差钱。”梁董冷冷地答了一句,旋即便朝自己的手下们喊道:“拆了!”

    “等等!”孟道长一脸冰冷地转过脸朝方小宇喝道:“小子,要是这门梁拆了,没有拆出什么东西来你怎么说?”

    “这话,应该是我反问你。要是我拆出东西来,你又怎么说?”方小宇冷冷地问道。

    “哼!小子,要是你能够拆出东西来。我……我把请动雷法的天师印送给你,并光着身子在这花园里跑三圈。”孟道长从自己带的包里,取出一枚天师印,在方小宇的面前晃了晃,一脸自信道:“要是这门梁上,没有拆出东西来,你小子就得给我光着身子在这花园里跑三圈,还得另外支付我一百万。”

    “行,我答应你。”方小宇笑了笑,朝梁董的手下喊道:“拆!”

    “是!”

    两名工人,拿起工具,便忙着拆门梁。

    不一会儿,便听一名工人大声喊了起来:“梁董,不好,真的有人在这门梁里放了一只黑坛子。”

    “啊……快,给我拿下来。让方大师看看到底是什么。”梁董大声喊了一句。

    工人将暗藏于门梁中的黑坛子,取了出来,交给了方小宇。

    方小宇举起坛子便砸了下去。

    “咔嚓!”一声,坛子碎了,碎片散落一地。

    众人朝地上望去,只见碎片当中,静静地躺着一只木偶,木偶的上方则画了几道符文,并写下了梁少的名字还有生辰八字。

    “梁董,我觉得是这小子搞的鬼,一定是他提前在你们家做了手脚,然后才故意说这里头藏了东西。”孟道长指着方小宇喊道。

    “闭嘴!这字迹我认得。这是枯木老贼的字迹。”

    梁董咬了咬牙,旋即便破口骂了起来:“王八蛋,这一定是枯木大师和湘西采魂生这两个老贼干的。我想起来了,前年枯木老贼介绍了一个装修工给我家换门,原来是为这事啊!”

    说着梁董便放声痛哭起来。

    “拿去烧了吧!”方小宇轻声朝一旁的梁董安慰道:“你儿子之所以有今天,是因为枯木大师对你们梁家施了厌胜术。你看,这木偶上边有一道借势符,上边正好画了一个天斩煞的符形,借的正是离这里二公里外的那一处孤峰形成的天斩煞。”

    “方先生,你真是我的大恩人啊!接下来,那我该怎么做呢?”梁董说着,便要在方小宇的面前跪下去,方小宇连忙伸手扶住了他。

    他微笑答道:“你只需要将在梁少卧室,五米开外的地方种一颗五米高的树,就能够破解远处的天斩煞。现在厌胜术已破,远处的天斩煞也化解了,不久你额头上的斩子剑纹也会慢慢的消失或变淡。我想用不了多久,你的爱人,又会给你生一个胖小子了。”

    “真的?”一听这话梁董的脸色中掠过一丝激动,紧紧地握住了方小宇的手:“方大师,今天这一份恩情,我一定要还。来,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说着,梁董当场从口袋里,取出了一张支票递给了方小宇。显然,这是早有准备的。

    “我的乖乖!这是一个亿啊!”

    方小宇接过支票一看,内心小小的激动了一把。虽然他不差钱,可看个风水就进一个亿,还是头一回。

    看清了数目后,方小宇有些不好意思地推让了一下:“梁董,这不太好吧!一个亿会不会多了。”

    “多啥?你救了我的命,又给我化了煞,一个亿,我还觉得少了呢!”梁董说着,强行将方小宇的手推过去,示意他收下。

    方小宇也只是客气一下而已,很快便高兴地将支票收了起来。

    这一幕看得一旁的孟道长直流口水,他给人抓鬼看风水,一辈子也才赚了几千万,可这小子一笔生意就赚了一个亿。

    “嗯咳!”

    孟道长咽了一下口水,有意装作轻咳,暗示梁董给他红包。他心想,梁董能给这小子一个亿,自己好歹也能拿个千把万吧!再差也要五百万啊!

    听到咳声,梁董并没有当一回事,而是转过身淡淡地朝他答了一句:“孟道长,这次替我做法事的五十万报酬,我会让秘书联系你。”

    “这……”孟道长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小声问了一句:“我怎么才五十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