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神棍小村医 > 第1797章 撒娇求饶
    方小宇知道,这是保安防守能力最弱的时候。

    只见他一个冲锋跳,便轻轻跃过中小区的围墙,紧接着,蹭蹭蹭几步,便飞身上墙,抓住别墅的边角,飞快地往二楼梁少所住的阳台上爬去。

    只用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方小宇便轻快地翻身钻进了二楼的阳台。

    他聚目朝梁少卧室里一看,只见此时易容成梁少的枯木大师,正穿着一袭睡袍,躺在卧室里,有些不耐烦地等候着什么。

    “我去,这女人都他娘的洗了一个多小时的澡了,还没有洗好啊!”

    枯木大师有些不耐烦地,朝浴室里瞟了一眼,目光中流露出焦急之色。

    方小宇顺着这家伙手目光望去,很快便用透眼视看到,浴室内有一个女人,正躺在大大的浴缸里把玩着手机,拨动了几下后,又见她放了下来。

    就在这时,方小宇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是短消息来了。

    他掏出手机一看,只见屏幕上跳出了一行小字,正是红桃K发来的求救信息。

    “方小宇你倒是快一点啊!我都在浴缸里泡了一个小时了,再不来,枯木大师恐怕就要冲进来了。”

    看到这条信息,方小宇立马回了一句:“你先把衣服穿上,打开浴室的通风窗,我这就进来。”

    接到方小宇的信息,红桃K激动得立马,在浴缸里坐了起来,当场便回了一句:“好,我等你!”

    说完,便见这女人起身,冲去了身上的泡泡,不一会儿,又裹上了一条洁白的浴巾。

    方小宇估摸着这女人应该穿好衣服了,便用透视眼往里一瞧,见红桃K裹上了浴巾,便往浴室的通风窗里爬了进去。

    “哦!天哪,我的大英雄,你总算来了。”

    一进浴室,红桃K便往方小宇的怀里扑了过来。

    眼看那绵柔之处,就要碰到方小宇的胸膛了。

    方小宇伸手一挡,淡然笑了笑道:“我是找你进来谈事的,可不是和你潇洒快活的。”

    “你……”红桃红咬了咬唇,轻声道:“我知道你是来救我的。人家这不是关心你嘛!”

    说着,这女人的身子突然扭动了一下,身上的浴巾,有意脱落下来,眼前风光无限。

    方小宇只是扫了一眼,便立马打住了。

    他以极快的速度,从这女人的膝盖处,接住了那一条浴巾,旋即扯着浴巾的两角,裹着这女人的身子,在这她的胸前打了一个死结,冷冷道:“别给我耍花样。我说过,我对你没兴趣。”

    “啊……你……”红桃K气得脸色通红,低头朝自己的胸口一看,见方小宇用浴巾在自己胸前打了个死结,以致她呼吸都有些累了,便撒着娇皱眉道:“可是你也不能这样对我啊!你,你勒痛了我。”

    “行了,你别装了。”方小宇从法布袋里取出一颗解药丸,递给了红桃K一脸正色道:“呆会儿,我想枯木大师,一定会用药物把你弄昏过去。然后再用以祭炉。你先服下这一颗解药丸,能缓解药力。以便拖延时间。到时再看我的眼色行事。我想,只要你没有晕过去,枯木大师应该就不会把你投进炉内。”

    “好,我这就吃了它。”红桃K拿起方小宇递给她的那颗丹丸,丢进了嘴里,轻轻一咽,便吞了下去。

    这边刚服下丹药,便听门外传来了一阵喊叫声。

    “妈的,搞什么鬼,这小娘皮,洗个澡都洗了一个半小时了。还到底陪不陪老子玩了?”

    枯木大师终于忍不住,要爆发了。

    “来了,来了!我马上就来了。”红桃K应了一句,旋即便朝方小宇使了个眼色道:“方小宇,你……你就躲在这里吧!如果枯木老头,把我弄晕了,你就过来救我好不好。我怕他拿我投到鼎炉内去烧了。”

    “好了,你先去吧!”方小宇朝这女人使了一个眼色,旋即便从法布袋里摸出了一根香烟叼在嘴上。

    接下来的时间有点儿难熬,这女人出去了,枯木大师自然少不了要和这女人打情骂俏。可他还不能走。只能叼根烟解解闷了。

    “我先走了!”红桃K用手提了一下浴巾,抖了抖胸,有意朝方小宇眨巴了一下眼睛。不一会儿,便见这女人转身推开了浴室的门,出去了。

    一出门外,红桃K便开始向枯木大师发起了进攻。

    “亲爱的,真是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来吧!我知道你一定等急了。抱着我!”

    说着,这女人便像一只春猫一般,往枯木大师的身上粘去,向枯木大师撒起了娇。

    “啪!”房间里的灯一下便关了。

    “来吧!今天就让我好好的庞一下我的美人。哈哈!”说着,枯木大师干枯的身子,便往这女人的身上扑去。

    不一会儿,便传来了红桃红美妙的叫声。

    听着房间里的声音,方小宇的心也跟着有些晃晃悠悠了。

    他只好掏出手机,随意把玩起来,尽量不去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可就在这时,忽听门外传来“啊”地一声尖叫。

    方小宇不经意地扭头一看,只见红桃K,紧紧地搂住了枯木大师的肩膀,在这老家伙的肩膀上咬了一口,旋即便情不自禁地喊了一句:“哦!枯木大师,你实在是太勇猛了。”

    此话一出,枯木大师立马便停了下来。

    他一把推开了红桃K,伸手往床头柜的并关一按,只听“啪”地一声,房间里的灯打开了。

    呈现在方小宇面前的是一男一女,截然相反的两具血肉之躯。

    枯木大师浑身干枯,皮糙肉少,而红桃K却宛若玉脂,洁白如雪。

    “枯木大师?”忽见枯木大师眉头一皱,冷笑着一把抓住了红桃K的双肩,喝道:“说,你是不是早就认出我来了?”

    “大师……不,梁少,你抓痛了我。”红桃K一脸紧张地朝枯木大师喊了一句。

    “贱女人!闭嘴,别给我装了。”枯木大师咬了咬牙,狠狠地朝红桃K瞪了一眼,旋即又冷笑起来:“不过,也没关系。反正用不了多久,就要拿你去祭炉了。就算你知道,我是枯木大师那又如何。哈哈!”

    “不要啊!大师,我不想死。求求你,不要杀我。”红桃K泪水连绵地向枯木大师撒起了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