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神棍小村医 > 第1753章 亮出身份
    “不必了!”方小宇连忙朝冯冰摆了摆手道:“冯总,我这一顿餐费也是出了钱的。结果却有人说我蹭饭。我看这群王八蛋是不配享有你的免费午餐,你也别打折,更别免费了。”

    这话,方小宇显然是冲着龚长伟说的,听得他牙痒。

    原本,龚长还指望,冯冰来了,上前打一下招呼,说两句好话,应该可以打个折啥的。折扣后的钱,完全可以进入自己的腰包了。

    他当副会长,图的也就是能够趁机在里头捞一些,每年聚会、捐款,还有拉赞助能圈不少钱。

    可眼下,这餐费的事,被方小宇这么一掺和,他都不敢上前去和这美女老板打招呼了。

    冯冰听了方小宇的话,先是愣了一下,继而微笑着朝他点了点头:“行!方总,那我就不麻烦你们了。你们继续吃饭。我也先忙了。”

    说完,这位美女老板又朝杨经理特意叮嘱了一番,让他重点关照方小宇,这才转身离开。

    杨经理头点得像鸡啄米似的,对方小宇是毕恭毕敬。

    冯冰一走,整个宴会大厅内,再次恢复了先前的平静。

    主持人朝不远处的龚长伟使了个眼色,大意是在问他,接下来,那奖还颁不颁发。方小宇又该怎么安排。

    她也是受到龚长伟的指使才有意,说方小宇是浑水摸鱼进来的。

    龚长伟冷冷地“哼”了一声,走到主持人身边,小声叮嘱道:“继续颁奖。这小子,由他去吧!”

    主持人点了点头,旋即便朝那位叫方晓玉的妇女,使了个眼色道:“来,大姐,你到这边来,我们稍后马上安排颁奖仪式。”

    说完,主持人又朝方小宇点了点头道:“先生,你可以下去了。回到你的座位上去吧!”

    “不!”方小宇摇了摇头,朝主持人道:“有些事情,我们需要当面说清楚。”

    这时,段玉梅正好悠悠地醒转过来,她愣了一会儿后,才想起了先前发生的事情。目光,再次回到了方小宇的身上。

    见方小宇,不仅没事,反倒和主持人怼了起来,心中是百般不解。

    “方小宇,你没事吧?”段玉梅快步走到了方小宇的身旁,用手拽了拽他的衣服,一脸惊讶地问道。

    “没事,接下来,他们有事了。”方小宇冷冷地答道,冰冷的目光扫过主持人和那位叫方晓玉的妇女的身上。

    “方小宇,你别太过份了。”龚长伟咬了咬牙,手指着方小宇喝道:“刚才没有赶你出去,那是我们给酒店冯总的面子。”

    这时,刘会长也站了起来,不冷不热地朝方小宇喝道:“小子,你别以为自己拿了个美食大赛的冠军,就有多牛逼,那也仅仅是美食界看得起你罢了。这里是我们的同乡会。今天是我刘会长说了算。你要是敢在这里闹事,我绝不会对你客气。”

    对于美食大赛的事情,他也知道一些。这冠军在美食届的确有份量,但出了美食届压根就没有人在意。

    方小宇丝毫没有把龚长伟和刘天喜二人放在眼里,只是淡淡地朝二人扫了一眼道:“这里没你们什么事。”

    “嘿!小子,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刘天喜冷笑一声,正准备把方小宇羞辱一顿,不想,却见方小宇陡然间转过身来,用手一指,“你给我闭嘴。”

    刹那间,方小宇的目光中透着浓浓的杀意,像一把长剑一般,直望得人心寒。

    刘天喜虽见多识广,但还从未见过有谁的身上,有如此浓重的杀气。他被方小宇的那一声吼叫,吓得脸色苍白,恐惧感由心底自然升涌而起。当真是一句话也不敢再多说。

    而一旁的龚长伟,也被方小宇所表现出的气势给震惊住了,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方小宇的目光,像寒剑一般,从主持人和那位叫方晓玉的妇女身上扫过。

    两人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尤其是那名妇女,更是一脸的紧张。

    “说,你为什么要冒充方晓玉?”方小宇冷冷地朝那位妇女喝问道。

    “没……没有……我真的叫方晓玉?”妇女颤抖着答道。

    这时,一旁的龚长伟有些紧张了。他先前被方小宇的气势所震惊住,可是回过神来后,整个人又立马变得镇定下来。

    他生怕妇女把自己设计陷害方小宇的事情,给说出来,便一脸正色地朝方小宇喝道:“方小宇,你想做什么?这里是我们的同乡会,不是你家,别大吼大叫。”

    见有人撑腰,那名妇女的底气也足了,挺起胸,挑衅地朝方小宇道:“我就叫方晓玉怎么了?你还想打人了是吧?”

    “把你的身份证拿出来。”方小宇冷冷地朝妇女道。他已经用透视眼看到,这名妇女口袋里的身份证,名字写的是龚丽兰。显然,冒充方晓玉这事,是受人所托。

    妇女见方小宇要看自己的身份证,先是愣了一下,继而一脸不悦地朝方小宇吼道:“你是谁啊!我凭什么要把身份证给你看?”

    “不拿,那我只有动手了。”

    方小宇一个箭步过去,捏住妇女的手腕,一个反扣,便痛得妇女失声叫了起来。

    “哎哟哟!你……你干嘛?”随着妇女的大声喊叫,台下的人们也都一个个议论起来。

    “我去,这小子怎么连女人也打。”

    “这也太败人品了吧!”

    听到人们的议论声,龚长伟的脸上掠过一丝得意,心想,今天群众都站在自己这一边了,终于正儿八经地揍这小子了。

    “来人了给我打这小子!一个对女人动手的男人,大家还有什么好同情的。快,给我打。”

    说着,他便朝远处的角落里招了招手,两名黑狼俱乐部的打手,便快步朝方小宇的身旁冲了过来。

    人们,依旧在议论着方小宇的不是,说他不该打女人。

    方小宇并没有理会,而是冷冷地朝妇女喝了一句:“把你的身份证拿出来。”

    “哎哟,痛啊……好,好我拿出来。”妇女被方小宇反扣住手,痛得不行,只好乖乖地把口袋里的身份证掏了出来。

    方小宇飞快地从妇女的手中接过身份证,旋即便松开了她,轻轻一推,妇女便倒在地上。

    “看到没有,这女人压根就不叫方晓玉,她身份证上的名字显示,是龚丽兰。刚才我并没有打她,只是她会装罢了。”

    方小宇说的也是实话,他对这女人并未下重手,还不至于痛得呼天喊地。而且摔倒也是装的,显然,是有意煽情,想让他难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