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神棍小村医 > 第1714章 黄纸上的八字信息
    正当方小宇暗自思忖之际,忽听身后传来一阵尖叫声。

    “王八蛋,快放开我。我是男的啊!”方小宇转过身一看,只见山鼠抱着宋平,正做出一副亲热的样子。

    方小宇忍不住笑了,走过去在山鼠的屁股上,猛地踹了一脚。

    山鼠“哎哟”一声,这才用手摸着屁股,缓过神来,一脸尴尬地望着方小宇。

    “啊!我……我怎么会这样。”山鼠本能地用手在身前挡了一下。

    “行了,你看你都成啥样子了。还不快去,找你的衣服穿上。”方小宇朝山鼠喝了一句,山鼠应了声“是”便飞快地往先前为了躲避僵尸的地方跑去,寻找自己的衣服和裤子。

    这家伙,刚才为了躲避僵尸,竟然把衣服和裤子都脱了,这会儿才想起,自己啥也没穿,刚才又中了桃花迷雾,差点就犯事了。

    想到这一茬,山鼠脸都红到了脖子根。

    一旁的宋平则恨得牙痒,想想自己刚才被山鼠拥抱的画面,他就恨不得把这小子给痛扁一顿。

    不过,细想一下,他的脸上也掠过一丝微红。

    在山鼠还没有拥抱他的时候,他自己也拥抱住了一根石柱,并一个劲地狂亲着,他以为石柱是路丽。这会儿,缓过神想起这事,真是又羞又气。

    宋平越想越觉得不对劲,隐隐觉得先前的花香味儿有问题。他在想这香味里头,一定含了能够令人致幻的药物。

    想到此,他便一脸担心地朝一旁的路丽问了一句:“路队长,刚才你有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啊!比如看到了自己喜欢的男人什么的。”

    “哼!你以为我像你啊!”路丽没好气地白了宋平一眼道:“本小姐意志坚定,才不会像你们一样,闻到香味儿,就心迷神醉。”

    话是这么说,这美人的脸色却比宋平还要红。

    她不经意地朝方小宇望了一眼,想想自己刚才抱着方小宇大腿时的情景,更是无比的尴尬,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了进去。

    方小宇知道这美人心中是在想什么,便有意岔开了话题,道:“走吧!我们去寻找那个该死的恶道人。”

    “走!”路丽应了一声,径直跟了上去,山鼠与宋平二人紧随其后。

    方小宇来到了先前,湘西采魂生的施法的地方,只见地上静静地躺着一只药罐子。

    罐子里头静静地躺着两只已经干死的壁虎,下面还有一些赤红的粉末。

    “这是什么?”一旁的路丽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说话间她已经伸手把那个药坛子抱了起来,并用鼻子嗅了嗅,忍不住轻声道了句:“好香啊!”

    “别闻!”方小宇用手指着药罐子上边雕刻的三个字,轻声念道:“春香散!”

    一听名字,便知道,这不是啥好东西。

    路丽吓得浑身不由自主地打了个激灵,连忙把药罐子放了下来,一脸紧张地朝方小宇道:“春香散是什么?会不会有毒啊!”

    “顾名思议,春香散是用来催动人春心的。”方小宇忍不住笑了,风轻云淡地答道:“这玩意女人闻了发热,男人闻了发狂。刚才,我们中了湘西采魂生的桃花迷雾,想必就是这春香散在发挥作用。你麻烦了,这回玩大了。”

    “啊……不会吧!刚才,隔这么远都中招了,现在我是贴着药罐闻了,不会马上就发作吧!”路丽吓得满脸通红,说刚说完,她便觉得浑身上下有些不得劲了。

    “别这样看着我,中了春香散,我也没撤!”方小宇无奈地耸了耸肩膀。

    路丽无力地松了手,手中的药罐,自觉地坠落下去。

    “喂!别!”方小宇以极快的速度,伸出手,接下了那一只药罐子。

    他笑了笑,将药坛里的粉抹倒了出来,又用纸包好,装进了法布袋,微笑着朝路丽道:“这玩意,我拿回去大有用途。”

    “方小宇你什么意思?难道,你想用这个来害人?”路丽没好气地朝方小宇瞪了一眼道:“我告诉你,要是你敢拿这些药物去祸害女孩子,我第一个拿枪蹦了你。”

    “笑话,我方小宇需要用这玩意?你也太小看我了。”方小宇冷笑一声朝路丽道:“这玩意我想带回去,给我的养殖场配种用。蛙场和养猪场还有养鸡场都可以用到,蓄牲们,用了这玩意,产量定能翻倍。”

    “行了,你别说了。我……我没兴趣听这话。”忽见路丽,扬起手朝方小宇做了一个停的动作,旋即便蹲了下去。

    此时的路丽脸色泛红,嘴唇也有些干渴。

    她隐隐觉得,先前中了春香散后的药力发作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她也顾不得面子不面子了,便厚着脸皮小声朝方小宇道:“你过来一下。”

    “有事吗?”方小宇蹲了下来。

    “我身上的药力发作了,怎么办?”路丽哀求的目光落在了方小宇的身上,颤声道:“这春香散威力很猛,我有些吃不住。你能不能替我想想办法。”

    “来,我把把脉看。”方小宇将手伸了出去,开始替路丽把起脉来,旋即便忍不住笑了:“路警官你想多了,这根本不是什么药力猛,是口渴了。你现在出现的症状是发热,不是春心大乱,多喝点水就没事了。”

    “这样啊!”路丽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突然这美人,大声喊了起来:“快看,这些是什么?”

    说着,她便将地上几张已经烧了一半的黄纸捡了起来。

    方小宇迅速地接过黄纸,仔细朝黄纸上一看,只见上边写了三个人的姓名和生辰八字,只有最后一张黄纸,只写了一个梁字,下边的内容却不见了,被火烧化了。

    “这梁字是什么意思?”路丽好奇地问了一句。

    “我想这黄纸上,写的定是某梁姓人的名字和生辰八字,被火烧去的部分是他的名字和生辰八字。”方小宇推断道。

    “不会是燕城三少之一的梁少吧!”山鼠好奇地接了一句:“据说,枯木大师与梁少闹翻了,刚才那个恶道人,恐怕是枯木大师请你来这里施法,迫害梁少的。”

    闻言,方小宇的脸色骤然沉了下来。

    很快,心中又有了另外的想法。